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无所谓,有所谓

  “是小矣吗?你回来了啊,过来妈妈这儿。”

  轮椅上的女人显然是把洛桔当成了她的弟弟,洛矣……

  “是啊,妈,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

  对于自己妈妈把自己错认成弟弟这件事上,洛桔似乎没有丝毫影响,她平静而自然的扮演着这个已有十几年未出现过的弟弟角色,除去有时这个女人会突然清醒一些而拼命朝她砸东西赶她出去之外……

  ‘苏慕卉,你可曾想过,最后守在你身边的,是你最鄙弃不堪的灾星吗?’

  看着眼前这个把自己当作洛矣激动的揣紧自己右手的女人,洛桔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丝嘲笑般的看着苏慕卉。

  “矣儿怎么这么久才来看妈妈啊,妈妈每天都有梦到小矣哦,小矣有梦到妈妈吗。”

  轮椅上的女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笑的格外温柔。

  “当然有,我也是每天都梦到妈妈,还梦到姐姐呢……”

  像是刻意刺激她一般,洛桔眼里藏有一丝讥讽的笑意。

  女人的面容倏的冰冷起来,毫不留情的啐道,

  “嗤,你梦她做什么,那个灾星!”

  “对,她是个灾星……”

  原本和谐的对话因为另一个人的介入变得有些急躁不安。

  两人互相安静了一会儿,洛桔觉得自己可能太过无聊才会和这女人置气,静下心后,便认真开始自己的最初目的。

  “好了,妈,你再不理我就要回去找姐姐了哦。”

  “不!小矣,到妈妈这来,那个灾星会害你的,到妈妈这儿来,好不好?”

  轮椅上的女人像是生怕自己手中之人拒绝自己一般,紧紧的扣住对方。

  手腕处的疼痛越发明显,洛桔却好像感觉不到一样,反而回握着苏慕卉的双手,笑的极为乖巧。

  “好,我就陪着妈妈,妈,你再给我讲故事好吗,像以前一样……”

  自从十三年前苏慕卉疯了以后,洛桔每次来看她都会听到她莫名奇妙的讲一个故事,最开始洛桔以为是她的病症导致她脑子杂念太多随便念叨的,后来慢慢的发现她说的都是真的……都是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亏欠过的,致使她不安的事件,而事件里面的主人公,或其他会出现的人,她都会以动物的名称来做代表……而这之间间隔的时间又十分有规律,既不能隔的太短又不能拖的太长,否则会导致故事不连贯甚至交错位置时间人物的可能。而这之中,唯一能让洛桔坚持来找苏慕卉的原因,只有十三年前她亲眼看着自己父亲跟外婆掉下悬崖的那一刻,父亲和她说的,关于洛家的生死存亡和那个人唯一的犯罪证据……

  然而对洛桔来说,她真正在乎的,从来就不是洛家的生死存亡,她在乎的,只有那个人,那个害她,害她的亲生弟弟,背负一生挥散不去的黑暗,就如同她,永远忘不了她最后一次见到的洛矣……那个正是天真无邪的幼童年纪却被强行撕碎赤裸不堪面如死灰的躺在床上,四肢被像枷锁般死死系住直到声音只剩呜咽哭泣……

  那一瞬间,洛桔觉得,即便她粉身碎骨,也比得她弟弟好百倍千倍……

  “妈,兔子把地图藏在哪里了呢?”

  “嗯……兔子最开始是把地图放到了自己家里,很快,被狮子察觉到了,兔子马上跑回了家,最快时间的转移了地图,这一次,它找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一个只有它自己知道的地方,这个地方呢,就是……”

  “嗯?是哪里呢?妈?”

  苏慕卉没有说话,洛桔知道,这个女人恐怕又要开始她的疑心病了。

  女人扭了扭肩膀,示意身后的洛桔停下按摩,挥舞着手臂,做紧张状的细语道。

  “我感觉有人在偷听我们说话,小矣,你感觉到没有?妈妈的故事不可以被别人偷听去的,因为妈妈说的,都是真的……”

  “妈妈,没有人偷听,你再不讲我就走了哦,那个地图放那了呢?”

  “不走不走,矣儿不走,妈妈继续给你说,后来兔子把地图藏到了它在西边山脚下的一个房子里,那是它第一次被人保护还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家,兔子好聪明的,她把地图放在了屋顶上,还自己做了一个小夹层,就算人家打开板子也看不到它藏的东西哦然后……”

  “啊……”

  只见苏慕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她身上偷到了她的防身锥,她的防身锥本就坚韧无比还极其锋利,轻轻一滑就可以划破皮肤表层,索幸苏慕卉使出全力时洛桔及时推开了她,只是肩膀部位被化了一刀,但也不浅,迅速夺过苏慕卉手中的防身锥,按下机关收起尖韧的部分,再拿过一旁新备的消毒毛巾盖住伤口,血液瞬间浸透毛巾。

  “你们谁都斗不过我!你们这群垃圾,畜生,还是我最厉害吧,洛家迟早是我的,你们尽管嫉妒吧!嫉妒吧!哈哈哈哈我没错,我没错,是你们错了……呜呜呜呜是你们错了……”

  按下床头的呼叫铃,没有再管屋内女人疯狂和辱骂的举动,洛桔径自走了出去。

  洛桔心想,结束了,她与这个女人最后的链接,终于结束了……这一刻,洛桔竟然觉得自己有一丝高兴……果然,她这么做,是对的吧,放弃这个自己从不曾想留念的人,或者说,是曾经留念过的人……

  来到院长室

  即使之前见过很多次洛桔受伤,但那都是红肿摩擦,最多就是躲避苏慕卉时剐蹭到皮肤流些小血,此刻突然看见洛桔整个手臂全是血渍尤其是白色衬衣衬的更是格外吓人的洛桔突然站在她面前,池艾笑几乎是颤抖着走到洛桔身前,话也说的断断续续。

  “桔,桔子!你的手,天……”

  “我没事,只是血吓人,别担心。”

  像是生怕自己眼前这个小女人突然哭出来洛桔赶忙安慰道。

  “唐院长,麻烦您了……”

  “你这孩子,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快,跟我过来……”

  转眼离洛桔受伤的时间就过了大半个月。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唤醒我的向往,温柔了寒窗……”

  一阵温柔的手机铃声响起,这是上次她受伤回家后池艾笑给她换的,说她原来的铃声像老头容易影响到她的心情……硬要让她赶什么潮流,她也是懒得和她争,就随她。

  “你好,哪位?”

  “洛桔吗?我是何堇色……”

  “你打错了。”

  拿开手机,洛桔准备直接挂电话。

  “洛桔!我只是来告诉你,苏延武要回洛家了!”

  被突入其来的信息楞了一下,很快,便又反应过来,冷然道。

  “何堇色,你想弥补什么?”

  说完便直接挂了电话,按了关机……

第二章 无所谓,有所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