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复人

十六点五十三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鱼温弋1

  鱼温弋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上学时被奖励拥有的第一间公寓。那可是他最初的梦想开花的地方。那个房子,有一个自制的阳台鱼缸。

         他就站在鱼缸面前仔细看着,仿佛不曾见过。整个阳台都是鱼缸,透明的玻璃透着天空,颇有种海的错觉。那里面的鱼,肌肉强健有力,鳞片暗沉光滑,是新品种的深海鱼。它们却只囿于一方光亮的阳台,跟着机器所制造的环境生活。

         许是恨急了光,一个个不安分的都冲着顶上的排气孔窜去。结果不用想,肯定是从高空摔死。

         可有一条,顽强的往室内跑,冲着鱼温弋。撞破了玻璃,却又飘飘然在空里游,笨拙缓慢,像被淤泥裹住脚的人。

         鱼温弋大惊,忙跑到浴室,他不知怎的,下意识不想让仅剩的这条鱼死掉,哪怕他很害怕。

         有人!有人在客厅。他是被邀请来参观鱼缸的人。

         梦里的逻辑不清,但就是明白每个人的意图。

         他在嘲笑你,鱼温弋。

         鱼温弋却只顾转头盯着那条因缺水而濒死的海鱼……猛然惊醒!

         醒来,是实验室。是古德·安猎旗下的秘密实验基地,是鱼温弋大放光彩的实验室。

         怎么会做梦呢?为什么要做梦呢?有多久没做过梦了?

         毫无疑问,鱼温弋是个严谨的科学家,或者说是个变态的实验爱好者。他走出那方纯白的电影室——这个落后的爱好保留地,去询问睿眼的实验结果。

         睿眼,即人类的第三只眼,古老的东方国家称之为天眼,神话角色以二郎神来诠释,或是佛道之类的……神棍?

         唉,作为鱼温弋,他是不用追究太多的,只要造出这么个东西就好了。

         “怀孕母体情况如何?”鱼温弋最烦那些实验助理惊恐的看着自己,只是问问情况,又不是要拿你做研究,怕什么。

         “瘟……哦不,鱼研员,母体正常,胎儿良好。”

         “嗯。”鱼温弋知道他们私底下称呼他为“瘟疫”,毕竟好多人都这么叫,你也是,不是吗?

         鱼温弋快步走出实验室,转身进了衣帽间,随便扯了一身衣服就去参加古德·安猎命令他参加的宴会了。反正他鱼温弋又不是想结识权贵攀感情的人,又何必收拾自己呢?不过,这次宴会,说是会有一个惊喜……还是古德·安猎那个老家伙最会吊人胃口!

         路上,鱼温弋乘着最新的无人驾驶车辆,形状是中规中矩的菱形,黑色,拉风却不扎眼。

         鱼温弋揉揉眼,多久没看过外面的世界了?现在看看,也和以前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哦,对了,除了这辆最新的车——全智能驾驶车辆。

         鱼温弋通过单面透视车窗,看着外面用手动开车的人艳羡的盯着这块黑色菱形,不仅嗤笑,这车有这么好吗?不就是相当于一个机器人融合到车里为车主人服务嘛,再有,有心人若反控也易如反掌,当然前提是你得是个厉害的角色。

         唔,这车是古德.·安猎公司产的,自己就相当于一个实验展示品,真无聊的事啊,真想看看那家伙被当成实验品的反应呢,一定很有趣吧。光是想想环球公司老总这个身份就够了。

         反正,这世界,要的只是创新罢了,哪管你是谁?

         安隅酒宴门口,鱼温弋慢悠悠下车,全自动感应的车门很是听话的打开,容易磕到人体的部位还细心的裹上了一层绒布。

        时间:第一代237年。地点:安隅酒宴。

         安隅?不,哪里有什么安?鱼如果安分呆在类似“隅”的玻璃缸里,一定会很快死的。

         可是,世界不论多么危险,总有人妄想躲在安全的角落。

         到了酒宴里面,果不出所料,一屋子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却没有分出所谓的主流,因为,有多少美就有多少美人啊!

         远处,鱼温弋发现了那项令自己在世界瞩目的研究成果——伦人。

         伦人,人类基因改造的产物。当然他们也归属于人类,因为他们就相当于用最好的基因片段拼凑起来的人类,外表堪称完美!

         可是,就像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终究不会安分的待在自己身边,那些非本体的基因片段对一种被命名为“丨”的化学成分分外敏感,可奇怪是“丨”只能存于液体中。只要伦人喝下含有这种成分的液体,外来的基因片段就会被消融。伦人就好比是用胶水将那些美丽的东西包裹又粘起来的产物,而“丨”则能洗去胶水。

         当然对于正常人来说“丨”是无用的。

         关于“丨”的发现和命名,鱼温弋这样对外界解释:偶然发现;事物都相生相克嘛;肯定是禁品;关于命名,那个不是阿拉伯数字或其他符号,就是简简单单的一竖,你可以从古老的东方中国找到它的存在和解释。

         看着那个美丽的伦人姑娘如蝴蝶般游走于宴场中,巧笑倩兮的脸在水晶灯的照射下愈发光彩夺目,鱼温弋微微叹息。

         人要那样的瞩目有什么用?如果能活下去,又为什么一定要成功?

         那个伦人姑娘散发着微妙的气场,就像是画中的人,总给人一种不真实的错觉,可,这更加促进了伦人事业的发展。

         突然,鱼温弋看到了另一个精美绝伦的作品——一个男人,约莫二十二三,桀骜不驯的样子,浑身上下充满着生命的气息,仿佛“活力”一词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

         在这个沉寂的时代,人人深悉隐藏之道,都妄想一鸣惊人,于是压抑着自己的直接欲望。所以,很少有人这么张扬了。

         只见那个男人穿着很好看的衣服,那衣服设计者必定熟悉他的每一个生活习惯和细节,所以,他的一举一动自如的仿佛赤裸一般,而布料又挡住了身体的神秘地带,微微的,诱惑着。

         果然伦人之间不存在任何吸引法则,那伦人姑娘却端着酒杯,摇曳着向那男人走去。

         哦!一个不小心,酒杯跌落在地,液体扑到了男人衣服上,很快,晕开了一片水渍。嗯,可见男人身上的衣物定是由哪种植物纤维制成。果然,穿这种衣服的只有被精心包装的伦人,因为,会别有一番风景啊。

         伦人啊,可是自己一鸣惊人的代表作呢。鱼温弋找了个角落,坐在那里慢慢回忆,以此来打发无聊的交际时间。

         第一代人类不过是自觉进化的人类自诩的高级代号,也许这样感觉自己很厉害吧?可是有没有想过,有了一就有二,人们永远,只能在自己的时代嚣张。

         第一代人类五岁时,都会去政府的医疗机构植入一个芯片,芯片将生活常识道德法律慢慢的扎入孩子脑中心里,这个过程潜移默化,等你十五岁去替换芯片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拥有良好行为典范的人了。

         十五岁去替换的芯片,包含了古今所有有用的知识,死板的,深刻的,慢慢的扎入你脑海。这时候,就可以去上学了。

         学校头一年,只是温习功课。就是把芯片所有的内容融会贯通。成功者,继续学习;失败者,退出学校融入社会。

         鱼温弋记得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和大多数平庸的人一样,险险的通过了考试,然后就开始学习情绪。

         对于其他没通过的人,社会和智能产品会给他们学习补充缺失的天性。

         喜怒哀乐,娇嗔痴妄。鱼温弋学的很认真,在考题的每一句字词里都能挖掘出明里暗里的示意,可实践课上,总被批评太过敷衍。

         而这次实践考试的题目是嫉妒。

         鱼温弋觉得,他人的成功不论善恶,都是他人应得的,而嫉妒这无用的情绪,真是,太无用了……

         为了考试,鱼温弋继续在人生经历中搜索这种经历。

         嗯,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株盆栽的苹果树,靠着基质和营养液过活,被放在客厅一角。那里阳光少的可怜,苹果树长的瘦弱纤细,伸出的枝长出的叶无不透着可怜。鱼温弋一直以为,苹果树就是这样弱不禁风的模样,顶多成熟时坠几个通红果子。

         可是有一天,母亲带他搬家,十三岁的鱼温弋看着路边恣意疯长的树露出疑惑,这好像苹果树啊,可是,它很大很健壮!透着阳光的树影带着野性,静默又张扬。

         后来母亲才告诉他,这就是苹果树,和家里的盆栽一样。

         怎么一样?怎么能一样!

         现在想来,客厅角落的那株苹果树一定是嫉妒路边苹果树的,因为,那枝繁叶茂的身体充满了生命成长的快意!

         那种感觉,就是嫉妒。

         可鱼温弋还是不出彩,出彩的另有他人——麦冬临。

         麦冬临和鱼温弋是舍友,但没有鱼温弋奇思妙想的天赋,常在鱼温弋的结论发猜想出后才暗自懊悔。

      眼看着鱼温弋这个新才俊名声渐起,作为舍友总是被用来比较说事儿,一来二去就情绪不稳了。

         这次的实践题目是嫉妒,所以……

         当鱼温弋被关在惩罚塔上时,人际交往这根反射弧才反应过来。

         哦,被嫉妒陷害了。

鱼温弋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