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无心之失不为过

  “就是……身子,转一下。”容芷低头微微抿着唇,似是羞于开口。

  容霁蹙眉道:“你莫不是想趁我目视不见……”

  “怎么会。”容芷愣然,思忖着道:“只是这药太苦,芷儿的喝象……不甚雅观。”

  终于,容霁还是迟疑着转身,容芷再三确定后,才松了口气,皱巴着小脸,认命端起了碗。

  空气中的寂静恰如其分,只剩下容芷不时的吞咽声,还有,丫鬟们偶尔忽然重起来的呼吸声……

  容霁蹙着的眉头,始终未能够舒展开来,听到丫鬟们似笑非笑的声音后,一眯眸,也不顾说话不算数了,悄然侧了下眸光。

  这一侧眸,因为容芷另一只袖子遮掩得并不掩饰,便见容芷此刻将药碗凑到嘴边,唇舌均在瓷碗碗边抵着,药汁直接越过唇舌淌过……

  待到容芷苦着脸将碗丢在一旁,容霁这才开口道:“阿芷,这是发明了新法子喝药?”

  男子低沉的声音微微抬高一些,清冷的感觉便更甚。

  然而,容芷眸光一转看向容霁,果然见他身子虽说还站在原处背对着自己,一双眸却已经锁在了她身上。

  容芷霎时羞红脸庞,清亮的声音微微染上愠意:“哥哥!”

  容霁眸光淡淡,全然看不出他自觉有半分的不妥。

  容芷就是为了寻个法子减轻下舌尖的负重,岂料被容霁看了笑话去。

  “嗯?”容霁抬手,便捻起一颗蜜枣,递过去。

  容芷恨恨咬牙,碎步向前,直接张口,堪堪咬住了蜜枣。

  本以为自己的架势能够让容霁手抖一二,岂料容霁放在空中的胳膊丝毫未动。

  容芷如愿吃到了甜枣,却失算了。

  “哥哥也曾是一方守将,怎能言而无信?”容芷看着容霁,忍不住嗔道。

  “我转了身。”容霁冷着声道。

  容芷却莫名不怕容霁的冷面孔,轻哼:“可哥哥瞧见了我喝药。”

  “无心之失不为过。”容霁淡淡开口,借口随口捻来。

  容芷叹了口气,终于是决定不与容霁计较那么多了,道:“罢了。”

  “好生安歇。”容霁看容芷不再计较,便出声一句,准备离开。

  容芷叹息连连,瞪了一眼旁边的云珠:“你方才,是不是失笑出声了?”

  “是……是奴婢的错,不应当发出声响惹得大公子回头,瞧见了姑娘……正在喝药的模样。”云珠微弯的唇角还未平下去,就声含笑意的应着。

  容芷哼了声,道:“你确实有错,若不然,为何忽然又这般自称?”

  言毕,容芷便只身走开。

  她本是想做一个有威严却又不失亲切的主子的,如今看来,这两者注定是相斥的。

  瞧瞧这不过两日,云珠就已经不怕她了。

  “哎……”

  笑过闹过,平静下来后,容芷又不禁为自己日后的生活发愁。

  说好的随遇而安,可是面对自己全然陌生的环境,怎么会完全融入呢?

  难免是有些,找不到归属感的。

  清风仍在吹拂着,四月本已不是风季,春日却似是还未走完,于是仍在空中荡着波纹,久久不平。

第二十六章:无心之失不为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