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不去见他

  ‘当啷’翡翠掉落山间的碰撞声!

  玄九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胸前的吊坠,空无一物。

  原来,是因为她脚步太快,不小心将脖颈处的玉坠甩了出去……

  那是17岁的月,给她的承诺。

  上好的玉翡翠,加上月凝聚深情的雕刻。

  玄九慌乱至极、心脏狂跳不止,她突然害怕极了,赶忙躬身寻找……

  皓月千里。

  星辰漫天。

  散发着碧绿光芒的吊坠总算没有埋没于黑暗之中。

  玄九自脚下不远处将翡翠吊坠捡起,珍爱的捧在手心,幸好没有损坏,不然连她都不知该如何责备自己的粗心大意!

  山脚处。

  金黄步辇上,尊贵的少女缓缓走下。

  紫衣恢弘大气,衬托的她愈发恬淡娴静。

  玄九走近她,局促的扣了扣自己的手指,做了亏心事般垂头低语“他……喝醉了、在山腰枫树下,更深露重,公主快去接他吧!”

  “嗯!”公主抿嘴、点了点头。

  “公主若无其他吩咐,玄九先行告退了!”

  作揖、转头,动作连贯到毫不迟疑,以此来掩藏自己的真实情绪。

  “玄九……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爱他!”

  公主在玄九即将踏上轿辇的时候,突然高声大喊。

  僻静的山谷间,回声阵阵……

  玄九顿住脚步,却始终没有回头,下一秒,她毅然决然走上了轿辇!

  翌日。

  整个尚书府里张灯结彩,各个院落都挂上了代表喜庆的大红彩带和大红喜字。

  尚书府有女儿将嫁入王室,提前来道喜的王公大臣、达官显贵应接不暇、热闹非常。

  唯独月阁,什么都没有,仿佛置于另一个世界的凄凉孤寂!

  那是月的要求,不去应酬、也不跟任何人说话,就将自己关在房内。

  “九小姐,月少爷一直将自己关在月阁,谁叫都不出来,若人问,夫人便称他染了风寒……”

  出去正厅看完热闹回来的欢羽喘着粗气、如是说。

  “他只是不想出来而已吧……明日就是我嫁入王宫的日子、他定不会失了礼数!”

  月自小便身体强壮,文武双全,生病更是少之又少,玄九知道,他只是不想出来、不愿面对……

  夜已渐深。

  灯火阑珊处。

  玄阁前的亭台里,月遥望玄九点着光的卧房……

  “月少爷还在,九小姐真的不再去见见他吗?”

  这已经是欢羽第八次过来禀报月的状况。

  “不去!”

  玄九攥紧拿着黄金步摇的手,因为太用力掌心被一端的尖锐刺破,鲜血直流、腥味弥漫。

  “九、九小姐,你的手、流血啦……”

  欢羽颤抖的手指着玄九掌心里的血红,脸部被吓到扭曲变形。

  “大惊小怪!”

  玄九面不改色、随意的扯下一旁的红色头盖,绑在自己的手上。

  打结扣的时候却难住了她,只有一只完好的手,根本做不到啊!

  玄九侧头望着一旁惊讶到呆滞的欢羽,不悦的吩咐“发什么呆,快过来帮忙啊!”

  “哦哦!”欢羽忙走到玄九身边,伸出手去,为她打了个结扣“九小姐,疼吗?”

  玄九邪气的扯唇、拈起沾了自己鲜血的黄金步摇,在欢羽的眼前晃上一晃“要不然我扎你一下,你体会体会,如何?”

第11章 不去见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