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途遇燕郡主

  小曦有气无力的说:“如果是黄符纸攻击,就不用恢复灵力了吧!”

  东允一愣,笑道:“符箓?你已经会学读取玉简了?你既然知道那是符箓,就应该知道,符箓制作起来不易,用符箓没日没夜的攻击我这法阵做甚?那得浪费好几万下品灵石购买符箓吧!”

  小曦梗得说不出话来,无语望屋顶,只能说重点道:“东允师叔,我不喜欢那个灰衣女修,如果你再出门,就带上我吧!要么,就让我一人在洞府修炼,我不想有人打扰我!”

  东允皱眉,想想,小曦之前就说,那灰衣女修长得太漂亮,她不喜欢,难道讨厌到这种程度?无奈道:“我后院的灵草,需要修士打理,我让执事堂换一人来可好?”

  小曦想想也是,自己只是暂住,如此多的要求,也是不该,只能点头,但,一脸不容置疑的要求:“可以,但让那灰衣女修走后,一定要将入门阵法禁制重新布置,还有这里所有开门手决都要换,不能让他人知晓!”

  东允以为小曦在发脾气,也就点头,看小曦终于有了六岁孩子该有的模样,这才好笑道:“好!都依你就是!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有没有问题,按照道理来说,你是五灵根,引气人体至少要一个月之久,怎么会才短短半个月就成功了,而且,看样子,根基还十分扎实!难怪,把我的阵眼灵气都吸收一空!”

  小曦伸手的同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中吐槽: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东允心情不错!出去半个月,收货不小,也不在意这小人儿的偶尔闹腾。探入一丝灵气到小曦体内运作一个周天,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点头表示无事,看了看外面天色,不由道:“正好,我带你去换身份玉牌吧!”

  小曦起身,有摇头坐下:“还是等半个月后吧!你不是说我的事情,不能让太多人知道吗?还有,东允师叔,如果可以,能不能,也不要告诉你师傅我提前半个月引气入体的事?以后,等你师傅问起,或者,等哪天,哪天……!”等哪天我实力强大后,再说!

  东允显然明白小曦的想法,点头道:“那就半个月后再去执事堂登记吧,至于师傅那边,还是等师傅问起,我再说就是!”

  修士都有秘密,但小曦是师傅安排自己照顾的,如果有不同之处,自然不能欺瞒师傅。

  小曦又道:“换身份玉牌需要测试灵根吗?”

  东允点头,犹豫道:“你现在是修士了,其实,可以自己控制,如果不是结丹修士,应该看不出端倪来!”

  小曦瞬间心领神会的明白东允的意思,笑了起来,不管以后东允师叔会不会为自己保密灵根异常的事,对自己来说都是件好事,至于那灰衣女修说的话,一个结丹修士会信吗?除非灰衣女修是那伏阳真人安排的,那就另当别论。

  这半个月,小曦配合东允给的丹药,加以修炼,闲暇,看看书架上的书册,偶尔才会看一块玉简,东允说,这玉简上的东西,都是自己在练气期用的,正适合小曦。

  小曦为了淡化在人前的印象,一直都吃辟谷丹,新来了一个相貌忠厚的五层男修,叫王超。平时只是在后院替东允打理药园,并未出现在洞府内部,这让小曦很满意。

  东允和小曦相安无事的各自修炼了半个月,挑了一个月黑风高夜,这才带小曦来执事堂更换身份玉简。

  这次,是个面色黝黑的中年执事接待的二人:“东允师弟,这是?”

  “许河师兄,我来更换身份玉牌,她叫栗羲涵,上次是凡人身份玉牌!”

  “喔!请东允师弟稍待片刻,我这就去查!”

  “一个月前是凡人,现在已经是练气期一层了,嗯,的确是要换玉牌的,这是测灵盘,黎师侄,把手放在上面吧!”

  小曦点头,和之前一样,把手轻轻放在测灵盘上,测灵盘瞬间发出五色光芒,小曦放在测灵盘上手,轻微往上提了提,光芒消失不见,并未发出之前耀眼的五岁光芒来。

  面色黝黑的中年执事瞄了一眼东允,有些疑惑说道:“是五灵根?”这可是废灵根!伏阳师叔怎么会让东允师弟如此尽心尽力照顾一个费灵根?不过,以伏阳师叔的能力,也未尝可知!

  东允显然知道这位中年执事的意思,笑道:“师傅说我需要旁的事来稳固修为,故而,这般安排!”

  中年执事显然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原来如此,不由笑道:“伏阳师叔最是疼爱你这个弟子,如此安排,应是有缘法的!好了,这是黎师侄的身份玉牌,在这两份玉简上留下气息印记就可,以后,进入练气低阶三层,中阶六层,高价九层,还有筑基,若在门内,必须来执事堂报备,变更身份信息!

  这是门派发放的储物袋,里面有,一块门规玉简和门派内部地图以及山下坊市分部位置的玉简;你是蓝衣内门弟子,练气期一层的福禄是一年二十块下品灵石,一把门派制式剑行法器,还有两瓶凝气丹。练气一层,一年要交一百个贡献点,以此类推,到次年的今天之前,一定缴清贡献点,否责就要去矿区挖矿抵贡献点!黎师侄可明白?”

  不等小曦回答,东允掏出一个圆形玉牌道:“拿我的一千点贡献点先交上吧!”

  中年执事看了看睁大眼睛的小曦,又看了看东允,点头,拿着圆形玉牌往另一块圆形玉牌上一划,然后打出法诀,递给东允道:“还剩十三万五千八百九十个贡献点,东允师弟这些年做的任务可不少!我们北陵派,像你这样的,可是少有啊!”

  东允笑笑:“童师兄过奖了!告辞!”

  小曦随东允一起出了执事堂门口,与上次那精瘦的执事相比,东允比较喜欢与这位童姓师兄打交道。原来,在门派中,还要为门派缴纳贡献点,这个倒是很好理解,门派不可能让所有修士白吃白喝,自然是有要有收入才是!

  “这不是东允师弟吗?这么晚来执事堂?是有重要的事?”一个高大的青年,方面大耳,一脸笑容的跟东允打招呼。

  东允看清来人,回了句:“燕山师兄。”声音平淡,明显不想多话的样子。

  小曦朝东允唤燕山的修士望去,突然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不由皱起眉头拼命在脑海的搜索记忆。

  “东允,你回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小曦的思绪,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袅袅婷婷的白衣女子脚踩一把宫扇,娉婷飘然而来。

  东允看着来人,眼神微微动了动,但很快低头抱拳平静道:“燕琼郡主!”

  燕琼郡主秀眉轻轻皱起:“你唤我兄长燕山师兄,唤我郡主,是何道理?难道,现在你连师妹都不愿称呼我了吗?”

  东允无言,半晌才道:“我还有事!告辞!”

  燕琼郡主上前拦住拉起小曦要踏剑而起的东允,神情有些哀怨:“东允,我想和你说几句话,我们很久未见了!”

  东允不动,也不说话,两人僵持着,偶有修士路过,窃窃私语。不尽让二人皱眉。

  小曦看这情况,忙拉着东允的袖子,装出一副小女孩模样,甜甜道:“东允师叔,不如你把我送回去后,你再和这位漂亮师叔约个地方说话可好?多说几句话又不会少块肉,如果真少了,就,就让漂亮师叔多给你点吃的补回来就是!”

  “噗嗤!”本是一脸哀怨的燕琼郡主忍不住笑出声!不由看向小曦:“小师侄真是懂事!这火蛋符,拿去玩吧!”

  说完,手中凭空多出一叠黄色符箓,递给小曦。

  小曦不客气的接过,高兴道:“多谢漂亮师叔!”拿着火蛋符在东允面前嘚瑟了一下,握在手心不放。没办法,刚刚领的储物袋还不知道怎么用呢。

  旁边的燕山见燕琼郡主笑了,也上前笑道:“要不,你们现在就去,我把这娃娃送回去吧!嘿嘿!”

  小曦眼神闪了闪,这燕山说话的语气?原来是他!不动声色的退到东允身边,拉着东允的衣袖,紧张道:“不用了,还是东允师叔送我一程吧,回去也好换身衣服和漂亮师叔见面嘛!”

  东允皱眉的看着小曦自说自话,一脸不情愿的拉起小曦就往洞府发方向而去。

  二人刚起步,就听燕琼郡主的清脆声音传来:“东允,我在白琼山等你,不见不散……。”

  脚踩飞剑极速飞行而过,小曦知道东允的心情不爽,看着手中的一叠火蛋符问道:“东允师叔,觉得用这火蛋符攻击你洞府的阵法禁制,需要几日阵眼的灵石消耗到你回来时的样子?”

  修仙之人都不笨,东允的身形不由一顿,低头看向小曦仰起的脸,一脸正色,问:“你什么意思?”

  小曦小心的看了看周围,不说话。

第7章 途遇燕郡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