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威胁谁不会

  小曦探入神识到储物袋查探,不由惊讶了一翻,不说储物袋里的东西,就说储物袋的容纳大小,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小曦不由感叹,结丹修士,果然出手不凡。

  储物袋里东西倒是不多,一双绣着云团的淡蓝色靴子--疾飞靴,是一双飞行灵器;一把小巧的淡绿色竹片伞---竹萧伞,防御型灵器,一只带着漂亮流苏的金色手环,一副苍蝇牌模样的法器。还有四块解说玉简。大大小小的玉简和一块曾经见过东允师叔为自己交过贡献点的圆形玉牌,小曦拿起这圆形玉牌,神识探入,果然是十万贡献点的贡献玉牌。

  这下,自己恐怕修炼到结丹都不用出去挣贡献点了,想到这里,小曦好奇起来,那水彤到底是什么身份,如果那固魂木真如乐风师叔说的那样稀有。那自己得到固魂木的消息不是要被传开了吗?想到这里,小曦心中有些忐忑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可就相当无危险了,让人郁闷的是,自己没有半点打斗经验。

  如果遇到同阶还勉强能应付,如果是高出自己修为的呢?那不是根本将无还手之力吗?

  还有勤勉哥,如果自己不帮他的话估计,勤勉哥就是再修炼个八九年,也到不了筑基期,阿婆等得了吗?

  小曦拿起面前的竹片伞和解说玉简,刚想探查神识来解读一翻,再炼化,就感觉洞府外的禁制被人触动。收起所以东西,将黑紫色的储物袋小心收起放好后去门口,想来应该是乐风师叔的访客,可自己来了三月有余,除了给乐风送来灵植药材的高阶练气弟子外,将未曾见过其他访客到来。

  在禁制内,小曦不由皱眉起来,这个人,小曦认识,就是第一次东允带自己去执事堂办理凡人玉简时,那个负责接待的精瘦的执事。当时这位执事师叔一脸献媚的和东允师叔搭讪,东允师叔并未理会,为何这人会来乐风师叔洞府?

  小曦也不喜欢这样的人,根据自己的经验来看,这样的人不是真欺善怕恶之人,就是心机深沉之辈,这里是乐风师叔的洞府,他身为执事堂的同门,应该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于是,小曦打开禁制,不咸不淡的问:“这位师叔有事吗?乐风师叔不在洞府!”

  精瘦执事见是个面生的少女来应门,不由眯眼仔细打量起小曦来,见小曦身穿一身月白衣裙,模样倒是灵秀清雅,看不出是门内弟子还是门外弟子,眼珠不由滴溜溜打转,走近小曦身前两步,低声道:“不在?那正好,师侄,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小曦退后两步,心底有一丝反感,交易?想想乐风师叔是炼丹师,交易,不外乎就是跟丹药有关的吧,心中有些厌恶,原来,修士之中,也有这样的人存在,还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是非多。但脸上不动声色,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精瘦执事,并未说话。

  “小师侄,你叫什么名字?”精瘦之色见小曦不语,问道。利用自己在执事堂的职务,查个本峰弟子的出生来历,还是可以做到的,到时候,可以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让其替自己卖命,这可是一举多得的事,往常也是这么干的。只是,这乐风什么时候弄了个如此水灵的女子在自己洞府的?看样子还是完璧之身,难道,乐风是要趁他师傅伏阳真人不在,利用这女子达到自己的目的?

  小曦还是不语,怎么可能告诉你名字!让你知道我是栗曦涵,想起三年多前,我只是一个凡人,如今已经是练气五层的修士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小曦皱眉重复之前的话:“这位师叔有事吗?乐风师叔不在洞府!”

  意思是,没事,就走吧!

  精瘦男子有些不满,脸色冷了下来,一个练气五层的小修士,也敢在自己堂堂筑基期修士面前叫嚣,心中冷笑,面色任然和颜悦色道:“小师侄,何不听听师叔我的交易呢?对你这等练气修士而言,也未必是件坏事。说不得,你以后还要感谢我呢!”

  小曦任然不说话的看着精瘦执事。

  “我们做的交易,就是,你从这乐风师弟洞府中,得到贵重的丹药或者灵草,可以卖给我,我出灵石或者那想要的东西来购买如何?”精瘦执事看着小曦,一字一句低声说道。

  小曦心中了然,果然如此,看来,乐风师叔这里,也不是个安生之处。看这精瘦执事如此坦然,小曦知道,这精瘦执事没少干过这样的恶事。面色不变的又重复道:“这位师叔有事吗?乐风师叔不在洞府!”

  敬酒不吃吃罚酒!精瘦执事面上显露恼色,声音严厉起来:“师侄是听不懂师叔我的话吗?那可不要怪师叔我,不客气!”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放出筑基期修士的威压向小曦扑去。

  小曦咬紧牙关,就感觉双肩有千金重般,压得双腿膝盖站立不稳,有要弯曲跪下的趋势,心中也恼了,这位筑基期执事还真是可恶,居然以大欺小,以筑基期修士的威压来恐吓自己这个练气期的小修士,小曦额头大汗淋漓,身上的月白衣衫瞬间被汗水浸湿,强忍着要骂人的冲动,不疾不徐的还了句:“师叔听不懂我的话吗?乐风师叔不在,师叔如此以大欺小,就不怕伏阳真人知道?你一个执事堂执事,来欺负他门下一个晚辈吗?不怕有失了师叔身份吗?”

  威胁谁不会?

  精瘦执事微微一愣,随即冷笑道:“原来是个伶牙俐齿的!哼!难道你不知道,伏阳师叔带着他的弟子出门游历了吗?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重要的弟子,虽然有几分姿色,也顶多是个玩物而已!哼!”

  说完收起自己的威压,轻蔑的看着汗流浃背的小曦,冷笑连连。

  玩物!小曦再次听到这个词,不由心神一惊,这是自己第二次听到有人把这个词,用在自己身上,难道,北凌派,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第一次是灰衣女修,那还只是个练气二层的小修士,现在,这个筑基期修士,也这样看自己,如果是一个人这样说,有可能是一个人的看法,让如果连一个筑基期修士也这样说,那就说明,其中一定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事或者人存在。

  “咦!钱师兄怎么在此处等我?”乐风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二人转头望去,乐风转瞬便出现在小曦身边,看着小曦汗流浃背的样子,不由皱眉。

  小曦见乐风回来,不由松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转头去了自己的修炼室。

  乐风看着钱姓精瘦执事,扯出笑道:“钱师兄可是有事?”

  钱执事见乐风并未跟自己解释小曦的事,也并未在意,笑道:“当然是来取执事堂拜托乐风师弟炼丹的事,不知乐风师弟可曾练好丹药没!”

  乐风拍了拍脑袋,道:“哎!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紧赶慢赶,那=你看,这不是我师傅带我三师弟出门游历,让我给他多炼制了两炉丹药,结果,不凑巧,让我把丹炉给炸了!这不,刚刚出去买丹炉回来,没想到钱师兄居然是提前来取丹药,哎!实在不好意思!”

  钱执事拜拜手,笑道:“不妨事,不妨事。本也是想来看看乐风师弟,随便来看看丹药是不是练完了,既然没有,那也不妨事,只是,我倒是有乐风师弟要的龙须根的下落,不知乐风师弟可感兴趣?”

  “龙须根?拿来我看看是真是假!”乐风惊喜伸出手来,兴致勃勃道。

  “额!乐风师弟,我只是有龙须根的消息,还没有得到龙须根!”钱姓执事尴尬的笑道。

  “消息?有消息有什么用?我也知道龙须根长在苍岭山以北的龙目山上,钱师兄,你我都是筑基期修士,能过的了苍岭山?你这不是拿师弟我寻开心吗?”乐风撇嘴揶揄道。

  “哎哎!乐风师弟不要着急呀,听我把话说完,虽然我们都知道龙目山上有龙须根,但要去龙目山,必须经过苍岭山,我这里有一条相对来说还算安全的路,邀几个战力如那三师弟东允那样的修士,还是可以去得的!乐风师弟,要不要看看?”钱姓执事凑近乐风,讨好的小声说道。

  “安全?钱师兄,那是拿我乐风寻开心吗?师弟我虽然修为不如你,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晓的!不说穿过苍岭山需要结丹中期以上修为,将说我三师弟,也不在门中,钱师兄,你是执事堂的修士,难道会不知道?”乐风的脸色不好看起来。

  “师弟!不要动怒,不要动怒!我也知道伏阳师叔和东允师兄都不在门中,但这是我好不容易从一个朋友那里花了好几百块灵石换来的消息,乐风师弟何不看看?等东允师兄他们回来,再从长计议一翻,也不是不可能的!你说是不是?”钱姓执事劝告道。

  乐风沉思少顷后,这才道:“把玉简给我看看,如果可以,倒是可以商量,但事先说好,我刚刚炸炉,卖了一批丹药才买了看得上眼的炼丹炉,手头也不宽裕!”

第18章 威胁谁不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