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 幕炫的追踪

  不到三个时辰,小曦已经将五行中,自己认为合适的法术都统统记录在识海。金属性的金斩术,就是将灵力化成一把大刀,金属性本就是无坚不摧,化成大刀,威力要比其他四属性要强不少。

  木属性的法术小曦选择的是春风术,这种法术没有什么攻击效果,但有比用丹药回复要好的治愈效果,无疑不少节约灵力的一种。

  挑了本记录有水波术的法术,准备修习,考虑的是水属性攻击力没有金属性强大,但如果是层层叠加的话,有时候也有不错的效果。

  土属性这里,小曦没有太多意外的选择了落岩术。使用落岩术不管是对付修士还是妖兽,这是最简单直接,没有技术含量的打法,往往这样的打法是最解气,最有效的。

  对于火属性加小曦暂时还不想再挑一本,一是,找不到合适的;二是,觉得火球术如果练好,也照样好用;三是,已经挑了四本,可怕要花去不少时间来连续。

  挑完五行后,小曦往摆放四技的书架走去,在这里的修士是最为多,特别是丹药这一排书架,不管是蓝衣还是灰衣弟子,在这里刻录玉简内容的修士也最多。有的修士进来就是为了找一块玉简,刻录完,立马便出去了。

  小曦看了两眼,也就明白了,这里的玉简都是记录炼丹炼器需要的材料,还有符箓需要的妖兽血液类别等等介绍。

  小曦仔细观察了一下,关于炼丹需要的灵植和灵药材的介绍是修士最为注意的。灵植种类繁多,描述灵植的生长环境和要用价值,以及炼什么丹,需要灵植的那一部分都要详细介绍,想要充分掌握自然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积累沉淀。

  但这些,都是面前,练气期最为需要了解的,生怕一个不认识而错过,弄得遗憾后悔。

  小曦对这些不太感兴趣,灵植这一块,自己知道的应该比这里的玉简上介绍的要全面,自然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

  小曦很快来将视线转移到阵法这排书架上,这排书架也是修士查探得最少的。在乐风和东允两位师叔的洞府,关于阵法一类的,自己都看不懂,之前是苦于没有基础玉简,如今,这里正好可以找几块入门玉简看看。挑了一块刻有八卦图的默默记在识海,找了相关的慢慢比对和理解。

  王达正在门中的小坊市晃悠,正准备寻个好地方,摆摊卖上几瓶凝气丹,被一位身穿蓝衣的师兄给堵住了:“你是王达吧!你小子算是好运,跟大师兄攀上关系了!大师兄让我带你去见他!”

  ‘大师兄?’王达精神立刻紧绷起来,自己前几天和那位黎师姐一起见过,再无其他和门中大师兄有关,找上自己?难道是为了黎师姐?王达的心理不由立刻在心中猜测起来。

  王达被带到潺潺溪流边,见幕炫端坐在石登上,石桌上放着一壶清茶。

  幕炫打量王达良久后,邀请王达落坐,王达忙恭敬抱拳行礼道:“大师兄,您但请吩咐,我王达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幕炫的嘴角微微翘起,对王达的识趣十分满意,说道:“王师弟,你,应该知道我要问什么吧!”

  王达自然也是成精的人,忙点头如捣药般:“是,师弟我猜测应该是和黎师姐有关吧!”

  “你果然是聪明人,说吧,黎师妹的师傅到底是那位师叔?”

  王达头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最怕的就是幕炫师兄问这个问题,不由不由脸上白了白,老老实实答道:“大,大师兄,不是我不想回答您的问题,我真的是不知道啊!我也只是和黎师姐见过三两次面,第一次是我和几个同门,和另外几个同门抢夺一株灵草,惊动暗暗在一旁的黎师姐,当时的黎师姐正在等她师兄回合,后来,这株灵草当然归了黎师姐,再后来,黎师姐可以用丹药跟我们换灵药材,还让我帮她找寻,她需要的灵药材。就是,就是上次我碰到大师兄的那次!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幕炫的脸上慢慢下沉,半晌未出声,直到王达越来越忐忑,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这次慢条斯理道:“是吗?我看你为黎师妹帮事很尽兴尽力的样子,原来,你们不太熟!倒是我想岔了。”

  王达虾的摊软在地,忙又爬了起来,紧张道:“不是,我王达绝不敢欺瞒大师兄。我为黎师姐尽心尽力办事是因为黎师姐她有丹药啊!不瞒大师兄,我王达入门修炼近三十载,在练气期四层停滞不前近七年之久,也多亏了黎师姐的丹药,还有点拨之恩,我的修为才能到现在的进阶,这样的大恩,我如何不尽心尽力办事,再说,黎师姐让我办的也都是一些小事,我自然……!”

  “好了!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再不能回答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幕炫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但请大师兄吩咐!”王达心惊胆颤的抱拳行礼道。

  “你只是知道她姓黎?全名叫什么?你可知道她会在何处?”幕炫盯着王达眼神透出危险来。

  王达眼神左右不定,有些为难的看着幕炫。

  幕炫冷哼一声:“哼!”

  王达磕磕巴巴道:“大,大师兄息怒,我,我真的只知道她姓黎,这个还是黎师姐自己告诉我的,我以前根本没有见过或者听过黎师姐这个人。至于,会去往何处,我还真知道一些蛛丝马迹,但我也不确定!是这样的,我和黎师姐分开时,黎师姐曾问过我关于去后山历练的事,问得颇为详细,但我真不知道,黎师姐会不会去!”

  “喔?”幕炫挑眉终于说了点有用的东西。

  王达见幕炫的脸上好了点,又仔细解释起来:“黎师姐问过去后山的事后,我提醒过,要准备丹药和符箓,还准备提供门内坊市详尽的地图,可,黎师姐拒绝了。所以,我不敢肯定,师姐现在是去了后山。”

  幕炫见王达说完后,低头不语:“没了?”

  王达哭丧着脸,苦道:“大师兄,我总共就见了黎师姐三两次面,我知道的,都事无巨细的都说了,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

  幕炫皱眉:“那黎师妹是属于哪个峰的,按照你说的,你们当初见面,你才练气期四次层,你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何处,这,你该知道吧!”

  “是雀羽峰!”王达毫不犹豫回答。还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在里面。

  幕炫对王达这个回答还算满意,也并未为难王达,仍了一个玉瓶给王达,让人带王达离开了。

  王达走后,一个白衣白边衣袍的筑基期男修重新在幕炫对面的石凳上,眉目间和幕炫的面貌有几分相似之处,只是,这位筑基期男子,脸色微微发白,没有半点血色,让人感觉有些病态,慢慢抬起手来,给自己倒了杯灵茶,轻抿了一口。

  “大哥觉得,这个王达说的有几分真?”幕炫看面色苍白的男子喝完茶,问道。

  “三分假,或者说,七分假,至少,你得到需要的消息了!怎么?你真的打算去后山去找这个姓黎的师侄?”面色苍白男子挑眉看着幕炫。

  幕炫点头:“嗯!我的确有这个打算,再说,老祖也说了,我该去历练一阵了,为早日筑基做准备。”

  面色苍白男子微微轻笑,仔细打量着幕炫,带着一丝玩味的语气问:“你一向对女修不太热情,这次,一反常态,难道,哪位黎师侄她张得什么美貌?又或者,有什么特殊之处?”

  幕炫不由想起那双清澈发亮的明眸,淡淡看着自己的样子,摇摇头道:“不算太漂亮,至少,比不上你的那几个。只是,让我意外的是她有和我一样的想法,让我觉得,我早点志同道合的道友了,仅此而已!”

  面色苍白男子有些诧异:“难道,我北凌派,还有第一个天灵根不成?我怎么不知道?”

  幕炫摇头:“不知道,但雀羽峰并没有老祖坐镇,我实在想不出是哪位师叔坐下,还有这样如我这般的弟子出现,而且,我还从未听过其名号的!”

  “就是有老祖级别的坐镇又如何?只是,这雀羽峰倒是个例外,伏阳真人可不好招惹!如果是他门下,你可不要交恶!咋们北凌派就我们老祖和那位师叔还可以说上两句话,其他两位可是不敢的!”

  幕炫点头:“大哥说得是,我也听老祖和父亲都和我说过,这个伏阳真人是个不好相遇的,几十年前进阶事件,现在还让许多师叔们没有恢复过来,连面都不敢与之一见,一些来找麻烦的高阶修士都不敢再提,生怕再弄错个好歹来!”

  面色苍白男子眯了眯眼,没接话。

  小曦在藏书阁呆了十天左右,出来时,守门的紫衣老者笑呵呵看着小曦。

  小曦拿出三十块灵石和一个竹篮,一起递给老者。

第28章 幕炫的追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