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9章 此风不可长

  小曦拿出三十块灵石来,是刻了三块玉简,付三十块灵石也是藏书阁的规矩,竹蓝是谢谢这位结丹老祖的提醒,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去翻阅第十三排的架子,从而得到诸多收获。

  老者吸了吸鼻子,掀开竹蓝是的盖子,见是一只大肘子,乐呵呵道:“小丫头,贪多嚼不烂你可明白?”

  小曦心中一惊,难道自己在藏书阁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位师祖眼中?不由抬头看向出入口的方向,开玩笑的问:“师祖,我们所有同门进入这藏书阁,您都知道我们看了那些东西?您也太厉害了!”

  老者撇了小曦一眼,操起肘子,毫不客气的咬上了,三两下将肘子吃完,咂巴咂巴嘴,有些惋惜到:“嗯,好些年没有吃到如此美味的菊红蒸冰鲁腿了,是珍馐堂的吧!嗯,看来,乐风那小子待你还不错,难怪你对灵植那排玉简没兴趣,乐风小子那里,应该比这里的玉简内容更全面得多,足够你现在用了。”

  小曦笑眯眯的看着老者,心中已然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位师祖把所有进入藏书阁的所以修士的举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否则,刚刚也不会没有达话,不过也是,一位结丹大修,怎么可能会在意自己这些练气期修士的一举一动。突然,心中一惊,试想一下,如果这位老祖想针对某一个修士,那恐怕,哪个修士在劫难逃吧!

  每个进入藏书阁的修士都是进来挑选适合自己的灵根修炼的法术,还有增长见闻,肯定是因为自己短缺才来补足。这位师祖是结丹修士,记忆里不可为不惊人,很可能将每一位进入藏书阁的弟子灵根都摸得七七八八,如何不可怕!

  老者早已经见竹蓝里东西吃得一干二净,还摸着油光的胡子带着点促狭看着小曦:“他那一脉的,虽然人数少了些,但个个都是精明之辈,真是不好招惹呀!也罢,我也不能白吃了你的东西,要不然,以后,他找来,我可陪不起!你这丫头太过狡猾了些!”

  小曦知道老者说的‘他’就是伏阳真人,自从在醉文师叔那里知道当年的事情,小曦十分明白整个北凌派对伏阳真人的忌惮之心也不解释什么,反而还得意起来,不管因为什么,只要自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就好,其他都不太在意,眨着无辜的杏核眼道:“老祖,晚辈那里狡猾了?”

  “哼,老夫本想探出你的灵根来,提点一二,没想到你这丫头,除了火属性,那是一个属性的法术都没有放过,这不是贪多嚼不烂吗?你不是想将你是天灵根的秘密藏起来吗?嗯,又是个喜欢阵法和丹药的,让老夫想想,该给你什么好!”

  小曦心中一惊,自己在藏书阁挑选的五行法术,还牢牢记下了几道,自然未逃过老祖的神识,刚刚还说自己狡猾,难道,老祖认为自己是故意为之?如此肯定的说自己是伏阳真人藏起来的天灵根,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年岁和修为吧!不过,这样也好。

  师祖说自己是个喜欢炼丹和阵法的,应该是自己并未对藏书阁的灵植也关注,这显然是因为自己在乐风师叔那里得到的吃食,自己在藏书阁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阵法上了,故而才如此说的吧!

  也对!炼丹需要火木灵根为佳,而阵法一道,对于灵根要求到不是很高,只要悟性和修为有要求,如果说什么人对阵法一道有天生优势的话,也这样超过一本人的神识了。

  “有了,我这里有一本残缺的孤本,是修炼神识的,兴许,对你有用!”老祖手上多了本破破烂烂的兽皮册子,只有几页残破的几页,明显是被扯过,大部分内容不见了。

  小曦的眼睛了亮,如果没有进入藏书阁查阅过诸多关于修炼的知识,一定会嫌弃老祖给的几张破破烂烂的兽皮册子,但现在,小曦清楚的知道,神识对一位修士来说是多么重要。

  想修炼神识是何等困难,如果要了机会,又如何可放弃?要知道,神识不仅可以扩大修士的感知范围,还可以在斗法过程中起到决定性性作用,还可以做诸多事。能用一个肘子换一本修炼神识的功法,怎么算都是自己挣了。

  小曦小心接过老祖递过来的残缺兽皮册子,拿出一块绢花帕子包好,这才放入自己的储物袋,感激道:“师祖,晚辈栗曦涵,多谢您了!”

  老祖很满意小曦没有嫌弃自己的残缺兽皮册子,反而珍而重之的收起,点头笑道:“真是个精明的小丫头,如果真要感谢老夫,到你筑基期再来,给老夫带一摊子好酒就好!”

  小曦笑道:“师祖,乐风师叔和东允师叔他们都不喝酒,我也不知道什么酒好,到时候,您可不能嫌弃我带的酒不好!”

  结丹修士要喝的酒醉又岂是自己一个练气期小修士随便答应的起的?

  老祖明显没有抱太大希望真让小曦带自己看得上的好酒,笑着点头,就大发小曦离开了。

  小曦得了修炼神识的法门还有强行记入识海的属性法术,还有藏书阁诸多的玉简知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洞府好好消化一番了,之前订下的计划到后山历练,根本不能现在实行计划,但在回洞府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办。

  在这之前必须要见见王达和水水彤二人,给他们丹药也有半月之久,应该收集了一些吧。毕竟,后山是迟早要去的,丹药还是要多家准备的。

  发出传音符后,在以为和二人见面的地方等候。

  不多时,小心翼翼的偷瞄着小曦,就这些日子换得的灵药材和灵植都交给小曦后,还犹犹豫豫有话要说的样子。

  小曦仔细检查这灵药材和灵植,灵药材就是灵植分解好的,比如,灵植的根部,花朵,果实,分开好的,直接可以用来炼丹的,灵植则是可以再次栽种的,有些需要年份久些,可以炼制更高级别的丹药,自然要比灵药材贵得多。

  小曦自然感觉到王达有话要说,看正事都完了,水彤还没来,这才问:“王师弟,莫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与我说?”

  王达的脸不自然了瞅了一眼小曦道:“黎师姐,你,那个,你还没去后山历练啊!我,我还以为,您和我分开,就要去后山呢!”

  小曦没说话,只是表情淡淡的看着王达,并未说话。

  看王达还不说话,小曦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红果子,不紧不慢的咬着,好似专心的品尝着美味的果肉一样,但眼睛一只看着王达。

  王达看着小曦手里的花果子,一口一口的被咬掉,心中就是一突,突然回想起上次看到这红果子的情景,忙和盘托出道:“黎师姐,我们分开几天后,大师兄就找上我,问了许多关于您的事情,大师兄问您的去向,我说,您很可能,是去后山历练了!”

  小曦咬果子的动作停,脸色沉了下来,问:“你都说了什么?还不将你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都给我说一遍!”

  王达忙将直接和幕炫之间所以的对话都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黎师姐,你看,我没主动提黎小师妹的,还把黎师弟的事情没有没有透露给任何人。其他的,我就是想隐瞒也隐瞒不了啊!我是雀羽峰修士,这个,一查便知,我现在的行为还是练气期五层,见到您,只能是在本峰,至于去后山,我看幕炫师兄对您并无恶意,我听说,后山十分凶险,每年陨落在后山的弟子不计其数呢!如果大师兄能帮上您,我也算没有给您添麻烦。”

  小曦吃完手里的果子,将果核手起,拍了拍手,将手伸向王达面前,悠悠道:“把大师兄给你的好处统统交出来!”

  王达明显一愣,明显没料到,小曦回找这茬,但还是乖乖的将幕炫给的凝气丹玉瓶拿了出来,有些肉疼的房子小曦白皙的玉手上。

  小曦打开玉瓶塞,看了看丹药,这是上品的凝气丹,果然和自己炼制的有些不一样,拿回去研究一番也是有必要的。不客气的饭入自己的储物袋,挑眉道:“跟我做事,我又没亏待你,还拿我的消息买给别人,换得修炼资源,此风不可长!以后,如果透露了我认为不该透露的消息,我会让你看看,我再次神不知鬼不觉的毒倒一个练气期修士的!”

  王达大骇点头,庆幸自己当时回答幕炫大师兄时,没有存着巴结的心思,说的是模棱两可真真假假的话。不然,恐怕不是没收好处这么这么简单了!

  小曦还觉得敲打得不够,又悠悠的补了句:“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的毒,目前,还没有研制出解约来,正等着找你这样的修为的修士来研究呢!你……?”

  “黎师姐,我,我错了,再也不该透露黎师姐的任何事情,以后一定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黎师姐……!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次吧!”王达扑倒在地,求道。

第29章 此风不可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