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5章 一定有猫腻

  纪白认真的看着小曦:“我想知道,你为何知道那只黑煞蝎子的弱点!”

  “这个不是常识吗?”小曦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

  “常识?西木师妹可知道,你说的这种常识,如果没有结丹以上修为的家族和底蕴深厚的门派,是根本不可能让一个练气期修士知道这些妖兽的弱点和喜好?我也是因为我乃单系土属性灵根资质,又是门中老祖玄孙的身份,才知道这些你认为的常识!”纪白颇有深意的看着小曦道。

  小曦心中一惊,老祖玄孙?在,门中,被叫做老祖的在门中只有三位,就是三位元婴老祖,居于聚仙峰的云冲老祖,凡姓为乔,最为出彩的后辈是拥有雷灵根的幕炫,自己是见过的,虽然只有炼气期八成,但雷属性攻击力极强,也被称为大师兄;还有云千老祖,居于飞沿峰,听说最为喜欢的是有单系水灵根的玄孙女,凡姓郑,只是未曾见过;难道这个纪白是姓宇?是居于厚阳峰的云霄老祖的后辈?

  这些门中的重要人物,东允师叔闲暇跟自己都说过的,自己还真是后知后觉,之前便猜出纪白是单系土灵根,在曹姓修士三人恭敬行礼时,自己就应该有所察觉才对!

  还有,自己投胎之前的常识,加上在乐风师叔洞府看到的手札上零星的记载,让自己误认为这些是常识,原来这些是成为门中重点培养后辈弟子的重要知识,可自己�现在总不能把伏阳真人和东允他们这杆大旗给扛出来吧?得快速的为自己知道这些东西找了个出处才行,小曦忙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低声道:“是看守藏书阁的师祖赏赐给我的,我用东西换的,还欠下了一壶好酒呢,你不要跟其他人说!”

  纪白看着小曦,仿佛看怪物一样看着吐槽出声:“一壶酒?”就这么简单?随后又点头:“那位师祖道号:不阵!门中唯一一位有名的阵法五品大师赏赐的,那就另当别论了!或许,不阵师叔对你另眼相看也说不定!”

  小曦心中一惊,原来那位看门的师祖是阵法大师,还是五品的大阵法师,乐风师叔说,能成为五品炼丹炼器或者是阵法师,符录师,都是跳出另一个境界的不凡修者!小曦突然想起,那位师祖给自己的那本‘泥神决’来,难怪,那位老祖会十分在意自己在阵法那一排的书架上多停留翻开玉简。难道是因为不阵师祖的神识十分出众,才被放到看管藏书阁的位置吗?

  纪白看小曦的好似才知道看管藏书阁的老祖是阵法大师的样子,说道:“不阵师叔是个性格古怪的门中前辈,有时会无故将里面翻看玉简的同门扔出来,不管是炼气期修士还是筑基期修士,都如此,你以后,要小心些!”

  “那估计是因为那些同门,在藏书阁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情吧,否则,师祖又如何会好端端的将他们从里面扔出来?”小曦反驳道。

  纪白意外的看了小曦一眼,如此袒护不阵师叔,难怪会将这样的门中秘藏交给这位其貌不扬的西木师妹,这样说来,也就说得通了,如果这位西木师妹真的能成为不阵师叔的弟子的话……!

  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可以帮自己一把,想到这里,纪白的说话的语气也变了,点头道:“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西木师妹……!”

  突然,纪白的脸色一变,一把想要拉起一旁的小曦,小曦急忙往一旁躲去,还不等小曦发问,纪白急切道:“是花斑螳螂,还是一雄一雌两只,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小曦的脸色也大变了,忙跟在纪白身后,双足灌注灵力到疾风靴子,与纪白并行,纪白见小曦能跟上来,也放心不少,找了一个方向,二人飞驰而去。

  一两只螳螂倒是不可怕,小曦觉得自己和纪白合力应该可以一战,但,如果是一雄一雌同时出现,那就让人不寒而栗了!雄性螳螂有个称号,叫‘短命新郎’,雄雌性螳螂在一起短短几天后,雌性螳螂会残忍的把‘新郎’给吃掉,雄性螳螂留下的只有几片翅膀。这是因为雌性螳螂为了产卵,需要补充充沛的体力和充足的营养。

  在这种情况下,一雄一雌同时出现,就意味着,她们会一起合作,收集足够多的食物,为孕期的母螳螂准备够多的食物,‘短命新郎’会不接余力的得到食物,奋力的‘短命新郎’远远比一只懂得逃命三阶妖兽更加可怕。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是一个道理,所以,就是练气期九层的纪白见到这种情况,也毫不犹豫选择逃跑!

  其实,小曦不知道的是,在花斑螳螂这种妖兽,比短命新郎更加可怕。他们如果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足够多的食物,那就以为着不用为后代做养料,故而,更加卖力。

  羽翼震动的声音突然来临,让纪白的脸色更加凝重,小曦的神识中已经看到逼近的一雄一雌花斑螳螂。一只如之前那只黑煞蝎子大小,一只比黑煞蝎子大两倍,如逃窜的二人一边,成跳跃式腾挪。小曦见这样可快便会被追上,忙道:“纪白师兄,我们分头走!”

  纪白还没答话,小曦便朝另一个方向而去,让纪白急忙喊道:“分头走没用,螳螂额前的触角可以通过气味锁定目标,只要雌性花斑螳螂追那个,那雄性花斑螳螂便会去帮忙的!”

  “那你想办法困住一个不就行了!”小曦喊道。心中有些郁闷,难道这位纪白师兄如自己这般,也没有斗法经验吗?

  “我是土灵根,又不是木灵根,西木师妹,我们一起比较安全!”纪白转过方向,追着小曦跑。

  “这两只花斑螳螂一起,我们二人合力打得过?”小曦怒道。不管如何,自己绝不能跟这纪白师兄一起斗法,自己的灵根属性不能暴露太多,尤其是纪白师兄还是云霄师祖的受宠的玄孙。这也就是,小曦更不愿意被纪白跟着的原因。

  小曦原本的打算是让这位纪白师兄吃完自己的烤兔肉,好打发滚蛋!没想到,纪白还不走了,有种要被赖上的感觉。

  纪白想了想,这才道:“那我们分头行动,我会想办法拖久一点,还有萍儿师妹也在附近,这是她的传音符,你给她发传音符让她来给你帮忙,我随后就来与你们回合!我先走了!”

  说完,很快腾挪消失在小曦面前。小曦收起传音符,并未发出,心里想到:明明有云霄师祖玄孙萍儿师姐的传音符,而且,按照纪白的意思,萍儿师姐就在附近,为何不直接发出传音符?非要自己发传音符求救?这其中一定有猫腻,这位纪白师兄不会是在给自己挖坑吧!

  小曦将传音符收入储物袋,急忙又奔了半里地,神识扫向追在身后的锲而不舍的花斑螳螂,十分倒霉放发现,是那只体形较小的雌性花斑螳螂跟在自己后面!这意味着,雄性花斑螳螂会放弃追纪白,转头来追自己,如果纪白不能拖住雄性花斑螳螂够久,那自己根本无法斗得过这只雌性花斑螳螂,一个不慎,陨落都有可能。

  不过,虽然这只雌性花斑螳螂追的是自己,但,也有好处是,这雌性花斑螳螂的个头小,受到的威胁要比雄性花斑螳螂小不少!

  螳螂的前足就像俩把锋利的镰刀,被称为‘捕捉足’,足上还有许多小锯齿,它们的头部有修长的触角,用来探查周围的气味,通过转头来观察周围的情况。小曦心底想着螳螂这类妖兽的特征,心中默默计算着自己何时会被这擅长低空飞行的妖兽追上,到了一片矮木和杂早茂密的地方,手拂过腰间的储物袋,手心多了几枚藤蔓的种子,往周围抛弃出去,身体迅速往旁边一转,避开被自己攻击的方向。

  不管如何,都不能让它飞起来,至少要让这只螳螂的翅膀不能动,这样,自己才有逃生的可乘之机。

  藤蔓在这只雌性花斑螳螂的着陆的地方,立刻生长了出来,伸展缠绕过去,雌性花斑螳螂的触角微微晃动,一个发力,想跳开包围圈,小曦扔出一个火弹符,稍稍阻挡了一下蓄力一跃而起的雌性花斑螳螂,然后在周围又扔出几张,身体腾挪到雌性花斑螳螂的背后方向。

  雌性花斑螳螂在转动身体朝想小曦时,伸展而出的藤蔓已经将雌性花斑螳螂围在其中,有力的捕捉足撕扯着缠绕过来的藤蔓,不到几息,藤蔓便要被雌性花斑螳螂挣脱。

  小曦也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困住而已,就算是自己要逃,也逃不了多远,被追上是迟早的事。

  小曦心中盘算,如果不能速战速决的话,就算是收拾了这只雌性花斑螳螂,也脱不开身来。到时候,纪白这块牛皮糖黏上来,想甩掉可就不容易了,倒不如趁机甩掉纪白。

第35章 一定有猫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