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3章 是娇宠了些

  幕炫手中拿着酒坛,闲闲的喝着手中的酒,又道:“听老祖说那个时候,曾经有几十年,只要是练气期六层以上修士,都呆在这后山修炼,门中只能看到练气期五层以下弟子出没,那些修士,几乎将后山所以的妖兽都赶尽杀绝了,把后山翻了个底朝天,都没能寻得那位坐化的前辈说的玉寒印。老祖曾经去外面很多地方,也未尝听说过,有玉寒这种逆天之物存在,你说,你想得到玉寒印是不是妄想?”

  小曦十分配合的点头道:“嗯,你说老祖在外未能打听到此物的下落,如果在这样,那,玉寒印的名字又是那里来的呢?为何叫玉寒印呢?”

  “你这丫头,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玉寒印的由来自然是那位成功进阶的外门结丹前辈取的名字,不过,按我的理解,应该是一块冒着寒气的玉石,应该是想印证得到便能让修为大进的意思!”幕炫自己理解道。

  小曦想想也是,心中隐隐猜测,那天缠缠特意弄回来的东西,真的就是玉寒印,至于为何让人找不到此物,应该是此物十分难形成,并不是大家理解的石头一类的东西,而是和冰契莽这种妖兽有关。那蒋姓灰衣老者故意设计何、马两对人马,应该是因缘际会知道此物的存在和用法,不然,他也不会敢做下如此大的局。只可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到最后便宜了自己,只是,当时的自己未能将这位玉寒印的储物袋弄到手,还真是可惜了。

  “哈哈,西木师妹,你不会真有了要寻找玉寒印的心吧!”幕炫看小曦沉思,笑道。

  小曦摇头:“能得逆天法宝,也要有那等机缘,倘若,命中没有,就是得到也会是别人的,师兄说可对?”

  幕炫点头:‘这所谓命中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小曦笑笑起身,朝慢慢靠近的白幻磁刺溅蛇走去,一个纵越,小曦高高跳起,将几枚种子悄悄洒落在白幻磁刺溅蛇周围几丈远的地方,慢慢抽枝爬腾朝白幻磁刺溅蛇围了过去,为了不着白幻磁刺溅蛇的道,还在自己接近的方位丢出一枚臭臭花,臭臭花开出的花朵气味让小曦的灵台保持清明。

  白幻磁刺溅蛇天生胆小,他们都会在锁定的目标附近徘徊许久,攻击手段便是吐出体内残存的液体来制造各种可怕幻境,目的就是迷惑目标在其中,然后找到机会吞食猎物。

  臭臭花虽然对修士有好处,但妖兽并不喜欢,臭臭花开之后的气味,绕过白幻磁刺溅蛇,便打算逃离!

  小曦怎么可能让这条白幻磁刺溅蛇逃走,一个落岩术砸向白幻磁刺溅蛇的七寸,让本就白幻磁刺溅蛇惊慌逃窜,小曦便将轻灵剑脱手,直接扎向白幻磁刺溅蛇的七寸位置,大概是因为这条白幻磁刺溅蛇还是刚刚到二阶,故而并未对小曦有太大的威胁,小曦很快收拾完白幻磁刺溅蛇,回到幕炫身边。

  “你对木属性法术运用十分透彻,在这片后山,如果是不是遇上三阶妖兽,几乎可以横扫大部分二阶妖兽了!最让我惊奇的是,你的落岩术运用得也十分得当,西木师妹,你小小年纪,还真是了得!”幕炫边喝酒边夸赞道,能找到如此合用的植物,也是木属性灵根的优势。

  小曦听出幕炫的恭维,翻了翻白眼,并未接幕炫的话,关于自己的法术,根本不想多说什么,在自己未强大前,多说多错!将白幻磁刺溅蛇的蛇丹丢了过去,连玉盒都懒得奉上:“幕炫师兄,想要白幻磁刺溅蛇蛇丹稳固修为,就直接说,你这一路也帮我良多,难道我会小气不成?”

  幕炫结果小曦丢过的蛇丹,脸色微微泛红,尴尬的用袖子擦了擦唇边沾上酒:“咳咳!西木师妹!你……!”

  小曦见幕炫这幅表情,笑嘻嘻道:“幕炫师兄,你还会脸红啊!如果让门中修士知道,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相信!哈哈!”

  幕炫被小曦的调笑得不知怎么接话,只能撇开脸,不说话。

  小曦又是嬉笑两声,注意到幕炫喝的酒坛,拿起用鼻子嗅了嗅,突然想到自己还欠管理藏书阁的不阵师祖一壶好酒,闻着这味道,怎么也是上等货色吧,想来他幕炫虽然是练气期修士,但也是出生名门,喝的酒也应该不会太差。

  “幕炫师兄,不如,你拿两坛好酒来换白幻磁刺溅蛇蛇胆如何?”小曦打定主意道。

  幕炫早就注意到小曦手中的酒坛,狐疑道:“你喜欢喝酒?”

  小曦摇头:“之前,答应过一位长辈,回山门后,见到他一定要给他带几壶好酒,我闻着你这酒味道应该还行,给我两坛,应该能应付过去吧!”

  幕炫气了个倒仰,直接收拾东西走人,做出生气之态。

  小曦又咯咯笑起来,跟在幕炫身边,故做哀叹道:“哎!可怜这白幻磁刺溅蛇蛇胆啊!恐怕我要自己留着享用了!”

  说完,还伸出手来,作势要去夺幕炫手里的蛇胆。

  白幻磁刺溅蛇是少见的没有带毒素的蛇类妖兽,刚刚击杀的那条虽然只是二阶,但能在这片很可能出现三阶妖兽的地方出现,也算是十分厉害的妖兽了。白幻磁刺溅蛇除了蛇皮之外,在没有修炼道四阶,形成妖兽内丹。就是这蛇胆十分有用了,服用其蛇胆可以直接稳固修为,这也是幕炫目前最需要的。

  幕炫看着蒙着面纱的小曦,面露狡黠之意,虽然知道这是敲诈,但此一时彼一时,白幻磁刺溅蛇蛇胆正是自己面前,最需要之吴,无奈的从腰间的储物袋拿出两坛酒来,递给小曦,叹道:“你可知道,这酒是我老祖赏给赐我的,平时,就是我父亲也很少能喝到!”

  小曦开心的将小巧的酒坛拿了过来,嘴里还不饶人的揶揄:“稀罕就好,至少,让我应付得过去就行!”

  幕炫跟小曦相处久了,也没了往日在他人面前的稳重,学着小曦翻了白眼,而后,有意味深长道:“这酒名叫无伤酒,是我家老祖闲暇时采摘灵草灵果酿制,不可多得,在门中,也是有名的好酒,有舒缓经脉中灵气的作用,到你这里,怎么就成了应付?”

  小曦自然知道幕炫要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说如果将这酒送人,便表示与幕炫背后参天大树有联系。小曦魂不在意道:“那又怎样?我还收了师兄你的玉佩呢,到时候,拿出来救命,一样会让人知道!”

  不阵师祖乃是门中五品阵法师,在门中的地位自然不言而喻,还会在意这一两壶酒的来处,那也就无法修到结丹了!这点,有什么可怕的?

  幕炫实在看不懂小曦的意思,都说得如此直接了,难道,西木师妹真不知晓,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有党派之说?莫非,她真是云霞和云宵两位元婴祖师后辈中的一员,故而,有恃无恐?幕炫又忍不住猜想起来。忍不住探寻出声:“你认识纪白?”

  小曦点头,忽然想起纪白的古怪和那日,何、马两位的只言片语,问道:“纪白师兄和萍师姐倒地是什么关系?为何,我觉得纪白师兄有些古怪?”

  幕炫看了小曦一眼,西木师妹连纪白和萍儿师妹之间的事情都不知道,看来,自己是多疑了,想到这里,上下打量起小曦来,狐疑的问:“你没有听说他们的传言?你认识纪白,难道,你答应了纪白的要求了?”

  小曦更加疑惑了,上次遇到雌雄花斑螳螂时,纪白那句未说完的话,好像就是让自己答应他什么来着的,只是,自己当时,急于与之分开,所以,那句不情之请也就不了了之了!

  难道问题出在这里?小曦问:“幕炫师兄知道纪白喜欢,跟人提要求?”

  幕炫促狭一笑,幸灾乐祸道:“你答应了?那你可慘了!萍儿一定会找你麻烦的!难道,你也喜欢纪白?”

  小曦又是一个大白眼丢过去:“什么叫也?我最喜欢我自己了,怎么可能喜欢那样古怪的师兄!我觉得纪白师兄还不如你长得好看,为何要喜欢他?”

  不知为何,幕炫听到小曦说的最后一句话,心中莫名的开心,嘴角忍不住上扬的弧度有些大,点头赞道:“嗯,算你有眼力!没有无辜的被纪白拖进他和萍儿之间的旋窝里!”

  “喔?此话怎讲?”小曦很少夸人,刚刚故意捧了幕炫一把,虽然是事实,也是有目的而为之,真是好奇纪白和萍儿二人之间到底有什么。

  幕炫考虑到西木师妹是某个结丹师叔的私生女,不了解门中的八卦事件,有意提醒,特意解释得十分清楚:“你应该知道萍儿师妹是单系水灵根,是飞沿峰云霞老祖的得意后辈,因为云霞老祖成就元婴只有三五百年,后辈不像其他两位老祖一样众多,这几百年来,也只有萍儿师妹这么个出众的后辈,故而,娇宠了些,有些,嗯,有些调皮!”

第43章 是娇宠了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