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结婚了

  2016年,韩筱寿

  两年前,我结婚了。

  这命运就是捉弄人。现在我觉得自己像个行尸走肉,只是麻木地在人群中装作还是我自己。已经二十七岁的我没那么的时间、精力去挥霍。我突然发现自己那么玩不起。

  我不幸福。

  结婚当晚,我因为喝到断片,失了身。姑且算作失身吧,毕竟我们是合法夫妻,毕竟是我点头同意的婚事,毕竟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娇羞地躲进丈夫的怀里。但我想他是知道的,醉酒后的我在整夜呢喃的都是一个名叫张晓宫的男人。我至始至终认为自己未动过真心,可是为什么那么痛呢?那天婚宴,坐在角落里,向我父母敬了酒就匆匆离开的身影……是你吗?

  我麻木了。

  他很爱我,我是说娶我进家门的丈夫。我们的新房是郊外的一座别墅,独门独院,环境很好。我知道是丈夫很用心挑选的,他熟悉我的喜好,而我对他一无所知。结婚后我辞了工作,就这么窝在家里过着米虫的生活,我大门不出二门不买,除非买菜我连街都懒得逛了。

  我不甘心。

  父母突然的意外让我手足无措,丈夫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我试图展开笑颜,可我发现我脑子里、眼睛里、心脏里、都只有一个男人的影子在重复,他叫张晓宫。丈夫依旧爱我,呵护我,可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愧疚,我想我害了病,那种名叫思念的病,我开始后悔放弃寻找,我其实应该继续的。

  我变了。

  变得不爱说话,总是微笑等着丈夫回家,听他说话,听他呢喃着爱恋。后来我连家门都不出了,每天等着保姆送来菜,然后我会坐在客厅里看着她把工作做完,沉默寡言。直到有一天,我开始意识到这样颓废的自己,张晓宫是不喜欢的,所以我又回到了工作的地方,除了睡觉就只有疯狂的工作,像个疯子。

  我回来了。

  和丈夫离婚的第二天,我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婚后半数的财产又回到了我在北京那条巷子里租住的筒子楼。第二年春天,我站在上海环球俯瞰上海,刚刚面试了一个公司,不知道不能顺利入职。

  落脚第二个礼拜,我遇上了那个男人。听着急促的门铃声,我走到玄关,开门,然后石化。

  “韩筱寿,我回来了。”

我结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