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公主由来

  苏贵妃刚怀上白颀时,形势是有些不妙的。因着皇后妒她生下了白帝的第一子,又深受白帝的宠爱,还有强势的娘家做靠山。虽然皇后的长子坐着东宫之位,可是一直对苏贵妃非常忌惮,反而对诞下二子的董静妃态度宽容。一是董静妃原先是有过意中人的,却被家族强行送进宫中,对白帝不温不火,二是虽然肚子争气生下两子,家族非常满意,董静妃却是淡淡的,也不管两个儿子,一心只在吃斋念佛。苏贵妃就变成的皇后的首要对手。

  苏妃有孕消息传出的时候,坤宁宫内一片静寂,宫里服侍的人大气不敢出。皇后心中暗恨,私度着她已经生下皇长子,若是这胎又是儿子,圣宠更甚,那太子的处境就更加不利。可又不能轻易下手。

  白帝正被政事所烦,突闻一喜,下了朝步辇径直往贵妃宫中去了。苏贵妃出门迎接,白帝见状赶紧将她扶回里间,“爱妃,身子要紧,别受了风”。“今日天气尚暖应是无碍的,臣妾想早点见到陛下,修儿要有妹妹了”苏贵妃脸上浮起为人母的慈意。白帝十分愉悦地笑着说:“看来爱妃更喜欢女孩,也好也好,只是尚不知是男胎女胎,韩太医怎么说?”“韩太医方才说孕期太早还瞧不出区别,得等上些时日才能辨别。”苏贵妃说着抚上平坦的小肚。“是男是女都无妨,都是我们的孩子”白帝笑道。

  翌日,国师求见白帝。“陛下,臣昨夜夜观天象,有一明星突现,可是宫中哪位贵人有了身孕?”白帝一听“爱卿果然非同寻常,昨天苏贵妃被诊有孕。”国师面露难色,“臣....”。白帝见他犹犹豫豫,“爱卿但说无妨。”国师正色道:“昨夜那颗明星,虽然初现,但周围已有不祥之兆,怕非常法能保住此星。”“苏贵妃是小心谨慎的人,周围服侍的也都加强了警戒,如此还保不得皇儿?”白帝又是惊又是怒。要说这国师贸贸然来这么一出,一般人都会有所保留,所言之事并不会尽听尽信。但是这个国师从他被招入京赴任以来,预言过的瘟疫水灾皆无虚发,也正是因为如此,白帝很倚重他,对其所言深信不疑,当下才又惊又怒。

  白帝急忙问道:“可有法解此困局?”“虽有一法,但...,此法便是将来皇子出世无论男女,都得当作公主抚养,才能保一世平安。”“这.....”白帝一时陷入思量,没看到国师低下头那一抹得意的笑容。

  国师虽是有些真本事,可他是皇后的人,借此一招,断是皇子也不足为惧。男子若自小被当作女子来养,其心性谋略甚至体格也会逊正常男儿许多。白帝退朝后立刻赶往清泰宫,将此事告知苏贵妃。苏贵妃闻言眼前竟有些恍惚,“陛下是说非此法,保不住皇儿。若是女孩倒也罢了,可万一是男孩,这一辈子都得以女儿身出现在世人眼前,也无法成家立室。”苏贵妃眉心微蹙,隐隐的不安涌上心头。白帝宽慰道:“现也未知,爱妃不必多想,好好照顾身体要紧。”可已命令下人备齐公主出世所需物什,已然下定决心。

  白帝走后,苏贵妃去书房,看着白修专心读书的样子,微微有些发愣。白修注意到有来人,抬头一看,竟是母妃,连忙扶进来,“母亲刚刚为何不进屋,小心着了凉。”待苏贵妃坐下,与他道来今日白帝所言以及她的忧虑。白修此时也不过十一二岁,却已然有所学成,虽平日韬光养晦,但背地里不论文武都是同龄人里的佼佼者。白修思量了两下,“母妃,当下也不宜太过忧虑,若是妹妹却也无担忧本就是按公主抚养,若是弟弟确实有些难办。”可为何昨日刚诊出喜脉,今日就奏有患,未免有些上赶子,白修心下有疑,但面上不显,不想让母妃担忧。“母妃安心养胎,十月足够外祖家查清其中内幕,找出方法破解此局。”苏贵妃闻言心下稍有宽慰,“修儿,平日母妃嘱你低调行事不争不抢,但是你也要多注意留心,我不伤人,人却要伤我。你要保护好自己,若是遇着什么事,小心处理,却也不要委屈了自己。”白修感受到母妃的关爱,也下定决心更快地成长为可以在这宫中直接护佑母妃和未出世的孩子的人。

  白修目送苏贵妃回去后,立刻叫了穆擎,让他通知外面的部下探消息。原本白修也无心皇权,但从小到大,每一次看似意外的意外,都令他变的更硬更冷,只不过不为人所知罢了。这些年,暗中成长羽翼渐丰,再借着外祖的力量,竟也有些手眼通天的趋势。母妃只愿他平安喜乐,可在这皇家中,没有点资本怕是连渣都不剩。

公主由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