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去陵园

  窗外的点点星光已经慢慢褪去,天空已经慢慢露出鱼白色,焦阳睁开双眼,眼里没有刚刚睡醒时的迷糊,反而一片清明,默默的叹口气,这一夜,有没有入睡,焦阳没有继续躺在床上,而是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下楼开始晨练,就在焦阳刚要准备开跑的时候,头顶上传来熟悉的声音“什么时候有晨跑的习惯了?”

  焦阳回头看了一眼季帆,响起昨天的种种,压制住心里的不适,淡淡的回道:“三年前。”

  季帆的眼眸深了深,昨天晚上,季帆把焦阳的大致资料看完了,就还剩这四年的详细生活的资料一直没有掀开,不是不想了解,而是想让焦阳亲自告诉他,这四年,究竟是怎样熬过去的。

  焦阳说完之后就开始晨练,丝毫没有想要理会季帆的意思,季帆也没有说话,就一直陪着她练。回去的途中,焦阳走的稍微快了一些,季帆总算是受不了了,一把拽住焦阳,说道:“不要误会我,阳阳,我和金涵没有任何关系。”

  焦阳愣了几秒,控制住自己想要转身的欲望,淡漠的说:“不重要了,季帆,从你继承季氏的那一刻,我们的未来就只是平行线了。”

  “你想要季氏,我可以双手奉上,你想要什么跟我说就是了。”

  “呵呵,我想要我妈活过来,我想要季然去死,我想让季氏,从此消失掉在我的视线内,我要的这些,你全部做的到吗?季帆,你别一副情圣的样子摆在我面前了,好吗?在生死面前,爱情在我眼里显得很微不足道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好手好脚的,四年不去见你,你就当从没见过我吧。”

  焦阳说完便推开季帆的手,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季帆,金涵很适合你。”说完攥紧手跑了回去。

  季帆在原地颓然的矗立着,身体微颤着慢慢往回走去。

  四个人吃完早饭便前往陵园,焦阳和容安在一辆车上,金涵和季帆在同一辆车上,一路上,虽然是两辆车,但是车内都出奇的安静,金涵是不知道为什么,距离陵园越近,心里越压抑,季帆是本就不想和除了焦阳以外的人有任何的交流,焦阳和容安则都是因为前去看容雅而心情低落,就这样在一路压抑的情况下,四个人到了陵园。

  焦阳和容安走在最前面,季帆还有金涵则跟在后面,焦阳和容安走到一个墓碑前便停下来,金涵看着眼前墓碑上的照片,心里不由得想到:这就是容阳的母亲容雅吗?就连照片都充满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眼睛很有灵气。

  “金涵,这是你容雅姑姑。”

  “您好,姑姑。”金涵说道,于是便不再出声了,金涵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容雅总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可是明明就从未见过面。

  季帆则是站在一旁,默道:容姨,我是帆帆,很抱歉,那么久才过来看您,我只想对您说一声对不起,是季家对不起您。请您原谅我。

  四个人站在墓碑前,各有各的心情,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几个人拜完以后去车里把祭品往外搬,搬到墓前,焦阳前去和守墓人打好招呼以后,几个人便离开了。

前去陵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