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只是一个认识的同学

  元旦过后,宋文文才意识到来大学已经四个月了,时间过得很快。新的地方,新的朋友,那些高中时期的好友,刚开始还会经常电话联系询问近况,慢慢地有了新的圈子,和老同学的联系也变少了。生活被学习、打扫和执勤充斥着,无比忙碌,似乎并不像学姐学长他们说的那样清闲。

  北方的冬天确实很冷,而宋文文还是习惯每天都洗澡。每当她拎着热水瓶去打水回来洗澡,她们仨都会感慨她的勇气,“这么冷还坚持每天洗澡,你到底是有多洁癖啊!”在学校里冬天洗澡确实需要勇气,因为宿舍的卫生间并没有热水器,需要去楼下打热水回来,用桶装好往身上浇。所以,在她们眼里,虽然宋文文很瘦,但她是一个非常耐冷的人。

  临近期末,天气越来越冷,督察队的执勤工作也暂停了,不用再在寒冷的室外巡逻了,对宋文文来说也是件高兴的事情。学期快要结束,也意味着他们要期末考试了。同学们开始了紧张地备考,期望临时抱抱佛脚,考试不至于挂科就行。而宋文文的目标是考进前五,这样就有奖学金可以拿。

  全校的学生都在备考,自习教室就非常的紧缺。常常跑了好几间教室都找不到一个空位,很多学生都会帮其他的同学占自习的座位,也没有办法强行不让他们占位。宋文文没发现可用的空位,准备去另一间,忽然听到有人叫“哎,坐这里吧。”有点熟悉的声音,宋文文望过去,看到是徐明哲,他居然在上自习!宋文文坐到他旁边,拿出精读课本,整理复习资料。徐明哲问能不能给他看看她整理的资料,宋文文递给他,他说:你写得好细致啊,整理完了借给我复印一份吧?宋文文感谢他让自己有自习位,就答应了“好啊!”然后他收拾好课本,“太好了!那我就不用看书了,先走了,你好好整理吧。”宋文文瞬间无语,摇摇头,看着他离开教室。

  整理好精读的考试重点,宋文文去学校打印店复印了一份。上专业课时,到三班的教室,把资料拿给徐明哲。他说了一声“谢了!改天请你吃饭。”宋文文笑笑,“不用了。”

  考试之前,班长忙着统计假期要订火车票的同学名单,大家才意识到,订一张寒假回家的火车票有多难。宋文文和闵菲为了省钱,订了最便宜的火车票,学生半价,只用37.5元一张,但是无座,而且是晚上的火车,隔天早上到武汉。

  考完专业课和选修课,外语系就放假了,她们宿舍的人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回家。坐火车那晚,宋文文和闵菲搭了公交去火车站,检完票,好不容易挤上了火车。闵菲怕宋文文太瘦挤不上去,在后面使劲推宋文文上火车,然后自己才跟着挤上来。这是她们第一次经历春运。K开头的绿皮火车,车厢座位上坐满了乘客,走道里站的都是人,她们挤进车厢后,才发现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闵菲个子小巧,整个人都被旁边的人架空在中间,脚不能着地。车厢里很热,让人误以为到了夏天,她们俩都挤得满头大汗。行李包背在身后,连搁的地方都没有。

  11个小时20分钟,这是宋文文和闵菲需要站的时长。由于疲惫不堪,她们看着彼此,苦笑,一句话没说。这一夜,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困顿、煎熬,让人绝望。宋文文想起了程子安,他家离学校近,不用挤火车。快天亮时火车过了孝感,这才有人陆陆续续下车,只上来几个乘客,火车再开动,她们才终于有了空位可以坐。等火车到了武汉,宋文文要转几趟公交和巴士才能真正到家,而闵菲还需要在火车站旁边坐长途客车才能回到鄂州她家。

  等宋文文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妈妈见到宋文文很高兴。寒假每天帮忙家里干活,准备年货。虽然气温没有北方低,但是房子里没有了暖气,还是冷得让她有些不适应。回家没几天,宋文文的双手就冻破了,又疼又痒,很不好受,所以竟有些想快点回学校。好在寒假也就一个月,很快就假期结束准备返校了。回程买到了硬座票,感觉很幸运,不用再像回家时无座那么痛苦了。

  新学期开始后,上学期的考试排名也公布了。宋文文排在第二名,这是她没有想到的。看了成绩表,才知道除了专业考试成绩,班干部因为特殊贡献还有加分,所以第一学期,凭借这个成绩,宋文文顺利拿到了一等奖学金。

  然后又开始了上学期相同的日子。上课、自习、打扫卫生、执勤。除了上体育课,基本没时间打篮球,偶尔有时间了,去篮球场转一圈,也看不到空场位。但每次去总能看到他们系那几个男生在打半场,徐明哲和林奇也在其中。徐明哲看到宋文文时,总会问:“哎,你不用上自习吗?”或者问:“哎,你们督察队不用执勤吗?”宋文文总是只答两个字:是啊。就走开了。宋文文跟他甚至还谈不上是朋友,关系只停留在“一个认识的同学”。

  4月份的时候,宋文文出了一点事。执勤时她跟别人起了冲突,当时一个女生在助学餐厅的门口抽烟,跟她的男朋友一起,宋文文走上前去劝阻无效后,要登记她班级和姓名信息,女生很生气,指着宋文文开始说很多难听的话。宋文文没理她,她用那只叼烟的左手指着宋文文鼻子吼道:“信不信老娘抽你,早就看你们督察队不顺眼了,成天闲得没事干,老娘抽烟关你们屁事啊……”宋文文盯着她,这时气已经上来了,因为那天她生理期,本来身体就很不舒服,情绪也不是很好。那个女生看宋文文盯着她,二话没说,抬起右手就甩在宋文文脸上。顿时宋文文就被打蒙了。女生继续骂骂咧咧,宋文文强忍着眼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她想起督察队的队训,想起队员什么事能做什么不能做,但她伤心过度,已经失去理智,连自己的父母都没有打过自己耳光。她看到餐厅门口角落有人在用桶接自来水,她跑过去,提起那桶水,再跑回来,抬起水桶就浇到了那女生的头上。那女生估计没有意料到宋文文会反击,因为督察队的队员不可能打人,不管受到什么样的侮辱,都必须要忍。但是当时冲动的宋文文,没有选择容忍。所以女生和她的男朋友顿时就愣住了,宋文文身边的搭档孙锐也愣住了。女生的男朋友估计是怕把事情闹大,所以拽着女朋友,孙锐怕宋文文继续做出冲动的行为,也拽住宋文文让她别再犯错。这时,宋文文的眼泪才刷地涌出来,“你他妈的凭什么打我!”她扔下水桶,捂着脸跑走了。

  宋文文蹲在小河边,哭了很久很久,在督察队工作期间遭遇过的所有委屈都涌上心头,越哭越伤心。想起自己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就不得不要做这样一份让自己一直背负委屈的工作,要忍受那样一些人的嘲讽和谩骂。然而,宋文文明白,更伤心的事实是,她将要失去这份工作,她将失去这个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勤工俭学的机会。

  哭完之后,宋文文的情绪才平复,去卫生间把脸洗干净,才回了宿舍。唐思思发现宋文文不对劲,左脸还红红的,就问她怎么了。宋文文什么也没说,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又会流出来。只跟唐思思说“我没事,就是累了吧。”唐思思告诉她说:刚才有人打了好几个电话找你。宋文文猜到可能是程子安,孙锐回去肯定会告诉他今晚发生的事。但是她没有回过电话去,什么都不想说,爬上床蒙上被子睡觉了。

  宋文文一直昏睡,第二天早上唐思思喊她起来上课,看宋文文没动静,趴在床沿摇她,才发现她发烧了,脸烧得通红。唐思思吓坏了,赶紧把闵菲和袁梦婷叫过来,三个女生把宋文文从床上拖下来,想抬到了医务室去。走到宿舍楼下的篮球场旁边,她们仨就抬不动了,急得不知所措。然后,宋文文迷迷糊糊听到了程子安的声音。原来昨晚宋文文没有回电话他,所以他一早就到了女生宿舍楼下,看见几个女生抬着一个人很像宋文文,就赶紧追上来,发现果然是她。最后是他把宋文文背到了医务室去输液。

  宋文文醒来看到程子安坐在病床边,他说:“你们宿舍的姐妹上午有课就先走了,她们会帮你请假,放心吧。”宋文文望着他,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又悲从心来,眼泪就流了下来。程子安看着宋文文,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把手放在她的左脸上。宋文文看到了他悲伤的表情。他说:“文文,什么也别想了,就放心好好休息吧,我在这儿陪你。”宋文文把脸靠在他掌心,流着泪,又睡着了。

  最后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宋文文被督察队开除了。闵菲知道结果后,替宋文文愤愤不平,“你们督察队也太不讲人情了,怎么能这样对你啊?你付出了那么多,最后却得到这样的结果。我要是你,我TMD也会打那个女生,太欺负人了。。。文文,你别伤心了,这样受气的工作不要也罢。开心一点。”她说完过来抱了抱宋文文,“没事的,相信你!”

  接着班上很多同学也知道了这件事,生活委员是宋文文隔壁宿舍的宁晨,她怕宋文文想不开,长期情绪郁闷影响学习,就召集几个班干部瞒着宋文文商量组织全班同学外出旅游,顺便让她去散散心,希望她能顺利度过这一关。最后他们决定全班去爬云梦山,当宋文文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对所有的人都充满了感激,特别是宁晨。

  宁晨牵头这次旅游,联系大巴车、购票、买吃的喝的,几个班干部每人分工,全部都安排得好好的。他们就等着出发去云梦山。全班43个人,一个都不少。大家坐在租来的大巴车上,一行人有说有笑。宋文文就真的忘记了经历过的那些不愉快,也第一次对这个班级有了深深的感情。

  第一次爬北方的山,这座属于太行山中段的山脉,据说鬼谷子曾在这里修过道,途经云梦山的白龙溪,泉水从山顶的水帘洞和白龙泉喷涌而出,似白龙飞腾。他们结伴一路往上,欣赏沿途的风景,不知不觉就爬到了山顶。看着眼下群山,悬崖峭壁,风景宜人,大家都敞开喉咙大叫,仿佛就把内心的积郁全部都吼了出来。北方的山脉与南方的极不同,云梦山山雄而秀美、景幽而宽阔,让人心旷神怡,喜不自禁。从山上下来回到学校,笑颜又重新回到了宋文文身上。

第4章:只是一个认识的同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