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5章:你说“我结婚了”

  宋文文再次见到徐明哲的时候,是在他生日的那天。方程因为要准备考研,跟他约定不再经常见面,以免分心影响备考。徐明哲又搬回了宿舍住,他内心郁闷,整夜整夜的泡在网吧打游戏,以此来打发没有女朋友陪伴的漫长日子。宋文文买了小蛋糕和奶茶去他们宿舍,把放在书包好几天的一张剪贴画拿给他。徐明哲连续几天通宵上网,眼镜因为疲惫而布满了红血丝,脸颊也变得削瘦。他吃完小蛋糕,跟宋文文说陪他出去吃晚饭。走在路上,他又说吃完蛋糕肚子其实不太饿,随便走走吧。

  两个人边走边聊,更多的时候是沉默不语,宋文文感受得到他情绪低落。走到河边,徐明哲突然停住,转向宋文文说:“我想抱一下你。”宋文文看着他,点点头。然后,两人拥抱,徐明哲抱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却越抱越紧,宋文文的心脏开始狂乱跳动,又害怕被他听到,所以用笑掩饰紧张,并慢慢从他怀里挣脱。这大概是他们成为好朋友以来最亲密的动作了。宋文文很开心,虽然她明白这个拥抱并不意味着什么。

  他听从了宋文文的建议,不再通宵玩游戏,并且把游戏账号废掉了。方程考研结束后,徐明哲又搬了出去跟她一起住。

  报考了BEC的几个女孩相约一起去石家庄考试,住在地震局的招待所,环境很好,均摊下来每个人只花了52元钱。去考试之前,大家在旁边的大粥铺吃了早餐,都很开心。大概是因为准备得很充分,宋文文顺利地考完笔试和口语,几个人又坐火车回了学校。

  考完BEC,就只剩下明年3月份的专业八级了。最后一学年的课程不再那么多,宋文文更多的时间是在做家教,准备专八,以及思考毕业后的去路。日子就这样重复着,或许因为很少能见面,她似乎已经习惯不再跟在徐明哲后面的这种日子。冬去春来,回家过完年返校之前,宋文文买了一身灰色面料的紫色竖条纹西装,穿着去武汉的人才市场参加招聘会。大概是她的身高在人群里很显眼,总是有负责招聘的人主动叫她过去面谈。宋文文跟他们谈完之后,心里也越来越有底,凭她的条件和实力,即使是二本院校毕业,毕业之后她应该是不愁找不到工作。

  回到学校没多久,就参加了3月份的英语专业八级考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考完之后宋文文自我感觉良好,及格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之后,除了准备毕业论文,就再没有别的事需要忙了。BEC的成绩也出来了,宋文文顺利通过拿到了证书,然后她去了人才市场,依旧穿着那一身西装,果然很快就找到了实习的单位,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地级市的玻璃砖厂做销售助理。因为工厂提供食宿,宋文文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3月中旬就去公司报到上班了。

  实习的那短短几个月里,宋文文每周放假都会回一次学校,看看在那里牵挂的人,然后目睹了一个又一个的分离。她从来都没有想过,陪她度过最后的学校时光的是他们:程子安、孙锐和他们的老大。因为面临着毕业分离,秦晓佳又和程子安分手了,这是他们第二次分手。最后离别的前夕,他们几个人常常在学校北门的餐馆聚餐、喝酒、聊天、流泪、发疯。每次聚餐,孙锐都坐在酒桶旁边,默默地帮大家接啤酒。他甚至把剥好的鸡蛋递到宋文文碗里,细心地照顾每一个人。宋文文才注意到他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可惜在督察队一起执勤的时候没有太多的了解。

  然而,每次回学校都没有再见到过徐明哲。

  汶川地震的前一天是周末,宋文文回到学校,她听说徐明哲已经离开学校了。她去林桥公寓三号楼后面,望着那扇紧闭的宿舍后门,久久不肯离开,最后蹲下来,抱着膝盖哭泣,她越哭越伤心,似乎一直只是在骗自己不想他,她觉得从此以后她的人生中不再有他,这是多么绝望的事情。

  地震的时候,公司刚好在开周一例会。宋文文做会议记录,突然一阵眩晕,她以为是前一天伤心过度造成的,就趴在桌上,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到了晚上快下班的时候,网络上才出现了汶川大地震的消息,她才明白下午的眩晕是地震波造成的。河北离四川的距离还是极远的,可以想象发生地震的四川情况会有多么严重。

  看着新闻里地震的那些现场照片,宋文文几乎每天都以泪洗面,为那些失去家园失去生命的人痛心。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人,想到自己已经远离家乡四年了,想到生命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地震灾难带给她的震惊,使她迫切地想要回家,想跟家人在一起,想守在他们身边,不论多么穷苦,只要大家都健康平安就好。

  结束实习,大家都回到学校拿毕业证和学位证。那天,宋文文终于见到了徐明哲,依旧是跟在方程旁边。宋文文痛苦万分,想到毕业以后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她跑到对面的教室,像发了疯一样抡起凳子就往桌子上砸,砸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响声引起了很多同学的注意,林奇跑过来拉她。宋文文早已泪流满面,她手里还提着一把凳子,站在一堆翻倒的桌子前说:“老大,我只是一看到他就混乱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真的,我心里难受,不知道要怎么发泄。”说完她蹲在地上哭了,哭得伤心欲绝。林奇只好也蹲下来,用手拍着她的肩膀,一句话也没有说。

  毕业后,宋文文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临行前的那晚吃完饭,程子安骑着摩托车带她最后看一次这个小城的模样,宋文文坐在他的车后座,把手搭在他肩膀上,风吹掉她眼角掉落的眼泪,宋文文在心里说:再见了!

  回到家乡,宋文文应聘到一家翻译公司做英语翻译。她在东湖旁边的城中村租到一个小单间,房租是每月150元。房间除了一张一米宽的木床和一个简易的桌子一把凳子外,便没有其他的家具。房间阴暗又潮湿,卫生间在房间的角落。对于刚毕业工资还很低的宋文文来说,这是她能承担的最高房租了。

  为了节省公交费,她选择每天步行上下班,需要早晚各走1个小时10分钟,风雨无阻。从她开始工作起,就再也没有用过父母的钱,除掉房租和基本的生活费,她把赚的每一份工资都交给了母亲,她知道她应该回报父母。

  同学们有的去读研,有的参加工作,大家各奔东西,偶尔在QQ上碰到就简单聊几句。宋文文的工作任务很多,因为工作十分认真仔细,公司提拔她为翻译三组的主管,除了负责翻译还负责小组成员翻译任务的终审工作。长期的工作让宋文文练就出了一双火眼金睛,目光扫视,就能瞬间发现哪里出错了。她始终对自己严格要求,小组的成员也都向她看齐。公司年终评选,翻译三组被评为“最佳小组”“客户满意度最高小组”,小组成员的奖金和提成也是全公司最高的。宋文文也成为老板非常重视、重点培养的员工。

  宋文文每天就这样忙碌着工作赚钱,放假了就回家看看父母,帮忙收拾家里。五一放假,以前的同事结婚,宋文文回去那座待过四年的小城,只是没有进去学校。更巧的是,程子安也有事回小城了,带她去九龙峡爬山。那是宋文文第一次单独跟男生去爬山,爬到山顶后她真的是很开心,好像从出生都没有那么开心过,她站在山顶跟着他狂喊。两人都不想原路下山返回,宋文文就跟在程子安后面找下山的路,程子安说:看不见路,并不代表没有路。他依然是那个让宋文文依赖,让她心安的男生。

  在返城的巴士里,程子安问她有没有再胃疼过,宋文文说有,可是吃过各种药都没有效果。回到小城后,程子安带她去找之前那个老中医,可是学校周边都拆迁了,不知道那个中医搬去了哪里。两人只好失望地离开。

  后来程子安专门回学校去找那个老中医,才知道诊所已经拆迁搬走,他多方打听才知道老中医新的诊所地址。幸好那位老中医有保存病人药方的习惯,他指着角落里的一个箱子跟程子安说,以往病人的药方都在箱子里,你找出来我再帮你的朋友配药。程子安就蹲在地上,一张一张地翻找属于宋文文的那张药方。最后,他终于翻到了,欣喜地递给老中医,才帮他重新配了药,然后快递给了宋文文。快递包裹里他没有提到找药的艰难过程,只是跟她说:好好照顾自己!宋文文内心满是感动。

  繁忙的工作也让宋文文无暇去想徐明哲,他已经去美国留学。直到9月的一天,宋文文看到他的QQ亮起,跟他打招呼,两个人闲聊着,接着徐明哲跟她说:“我结婚了”。宋文文盯着这四个字,双手顿在键盘上,没再输入一个字。没有像当年他说“这是我的女朋友,方程同学。”那时跟他说“祝贺你!”。此时此刻,她才深刻体会到王杰唱的那首《伤心的眼角》:“祝福真的很难,现在我才知道,谁舍得就给了微笑;就连一个拥抱,微微触碰的手,都怕造成你困扰。伤心的眼角,坚持到最后一秒,静静等着,对白都结束了。”

  宋文文不知道她接下来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熬到的下班,她的头脑里回响着那四个字“我结婚了”。她走到公司的楼下,失魂落魄,给唐思思打电话:“思思,他结婚了,徐明哲结婚了!”然后泪如雨下。就在她放声哭泣的时候,天空开始下雨,似乎在回应悲痛欲绝的她。宋文文听不见电话那头唐思思说了什么,因为头脑里始终在回响那四个字“我结婚了”“我结婚了”“我结婚了”……

  她听不到唐思思的声音,听不到雨声,更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走在马路中间,身边是川流不息的汽车,她听不到路过汽车的杂乱鸣笛声,也听不到司机的叫骂声。最终一辆躲闪不及时的面包车刮倒了她,她摔倒在地上,依旧在痛哭,右手攥着手机,里面传来唐思思焦急的声音:“文文,你怎么了……”,然后便晕了过去。

第15章:你说“我结婚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