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女宦官

腊八1208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元德五年先帝驾崩,太子李志继位,朝中动荡不安。

  在通往帝都的官道上,有数十辆马车在缓缓的前走,车的后边跟着一个小女孩,十岁左右穿着一身男装叫莫长歌,莫长歌已经跟着这十几辆马车走了两天了,身上的馒头就剩下半个了,终于看到了城门了,长歌最大梦想就是当天下第一大财主,每天吃香的喝辣的,长的后在养几个小白脸,生活过的那叫一个爽歪歪。

  长歌八岁的时候和长歌相依为命的爷爷去世了,长歌就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的,最近长歌听隔壁村的王小丫说宫里在找人,她大表姑家的姐姐就在宫里当差,挣钱多又不累,长歌就带着爷爷留下的几两银子和李婶给的馒头去官

  道上看看有没有去帝都的车,正好碰到押送军粮的马车,长歌就一直尾随到了帝都。

  走进城门,长歌被帝都的繁华,给惊的木瞪口呆,心想长歌一定要留在在里,活脱脱就是一个土包子,长歌在帝都足足找了一天的时间才找到皇宫大门,她在宫宫门前后睡了一宿,第二天长歌是第一个报名的,管事的太监问了一下我女姑姑的的情况就是通过了,可把她高兴坏了。

  没一会功夫又来了一些人,为什么来我这边的人这么少,还都是男的,对面宫女姐姐的人多呢,还都是女的,长歌就问在我旁边的下男孩,为什么我们这边全是男的,小男孩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你傻也太监都是男的,那有女的当太监的,听完之后我撒腿就往对面跑,还没跑几步就被几个下太监给抓回来了,其中一个冷笑着说:“名都报了还想着离开”,长歌说:“你们弄错了,我是女的,我要当宫女,”那几个太监理都不理我。

  到了下午的时候我们被带到一个房间了,领长歌的小太监对屋里的一个老太监说:“魏公公,人都带来了,”魏公公说:“不错,今天是这一年来收的多的一次。”

  魏公公给长歌他们每人喝了一碗汤,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了,当长歌再醒来的时候,我裤子被脱了上边还盖了一块布,身边还躺了几个小男孩,每天就吃馒头和白开水,满屋的血腥味。一趟就一个月。

  一个绒长脸的公公又教里长歌他们几个月的宫中礼仪和规矩,应该注意什么,带我们在宫里认路,告诉我们那个宫住什么人,那里是禁地等等。

  又过来几天绒长脸的太监,带这我们来到一个院落没前,他没有进去,对门前的两个的小太监说:“给花公公说声十几个宫奴给送来了,”其中一个公公说:“长公公辛苦了,要不进里边喝杯茶在走”,绒长脸的太监说:“不了,现在当值中,有时间在喝吧,替我向花公公问好。

  两个小公公目送这冯公公走了,其中一个对长歌他们说:“跟我们进来吧,宫中有宫中规矩,我们这里也有我们这里的规矩,管好自己的嘴和耳朵。”长歌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进了院子里时,院子了已经站了很多的新宫奴了,没有太监,长歌的警觉心顿时涌起,送我们进来的小太监走后,长歌眼观鼻鼻观心站在那了里一动不动。

  今天的天气不错,暖暖的太阳照在身上很舒服,在舒服的阳光照在身上时间久了也受不了了,一个时辰过去了,长歌就觉得渴了,她就忍这,一中午过去了,她能忍,却有人忍不了呀。

  现在院里,处了新来的宫奴,一个太监或管事的也没有,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宫奴们站的又累又渴,渐渐的开始心烦气躁了,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慢慢的放松下来了便有人开始小说说话了。

  有人开始说话便有人跟随,虽然说话声不大,但是大部分的宫奴都开始说话了,无非是累了,渴了,怎么还没有人,站到什么时候的话,都是新来的宫奴没有人知道答案。

  长歌没有动没有东张西望,她对皇宫一点也不熟悉,尤其是这里的人和规矩。

  从小爷爷就跟他说:想在一个地方活下去,就要知道当地的习俗规矩和人,如果不了解习俗规矩,一件简单的小事就会要了你的命。

  这里虽然是皇宫,长歌想: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规矩和习俗,人一样要分三六九等,人的性格一样是各不一样的。

  所以她对进了是醒她们的太监很感激,她知道那是保命的第一步,没有人问就不要说话,这是冯公公教我们的第有条宫规,而我不能破坏宫规,因为我没有破坏宫规之后还能保住自己小命的能力。所以在累在渴在饿,我也要站在哪里一动不动。

  其中有几个太监看到院子中有一口井,他们合力打水喝了起来。

  直到太阳西斜,风也变得凉快时,院子的正房里走出了两个太监,他们看也不看长歌等人,只是把帘子挑了起来。

  所以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可是已经便的大胆的宫奴的的悄悄的向屋里看去。

  长歌依然眼管鼻鼻管心的站着,她的嘴唇已经干裂了,肚子饿的咕咕叫,腿也有点发软了,她依然站的比值,她心里知道先在她们在饿在渴也不过就一天的时间,可是规矩一不小心就会要人命。

  终于在宫奴的窥探中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公公,他一句话也没说,他的眼看到谁,谁就慌忙的把头底下,他的眼中没有寒意,没有杀意,更没有怒意,被他看过的宫奴仔细想想吗,他的目光级为平淡自然,但是在我们这些宫奴的心里却是毛骨悚然,让人不敢造次。

  我姓花,名字叫什么已经好久没人唤了,已经不重要了,你们以后叫我花公公就行了,德皇上是恩赐掌管杂役局的管事。

  长歌把耳朵伸长仔细聆听着,花公公说的每句话,她知道越是高位着越不说废话。

  花公公说的并不快但是字字铿锵有力,他说:“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不能差一丝一毫你们可知错。

  ”他又对着站在他身边的两个太监说:“把刚才说话的,拖出去打十大板,喝水的打二十大板。”他又对我们说:“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在宫里要禁言慎行,刚才你们进来的时候,就和你说了,管住嘴,站在这里等着,你们干了些什么,规矩是摆在那里看的吗。”他的声音很平和,但是没有一个人认为她好欺负的。

  处了我还有几个没有受罚的被留在原地,其余的都被拖出去了,没有冤枉一个人。

  长歌心里清楚,花公公没动我们几个老实人一跟汗毛,并不是放过我们,我们前边板子大在后背上的闷声在无言的告诉我们,犯了错就是真样的下场。

  规矩这样教没有一个没能不记住的,不管挨打的还是看着的,同时也吧我们给收腹了没有一个有反抗新思,都老老实实听他的,这年头睡的拳头大听谁的。

  直到杖责完后,花公公说:“看着你们是新来的,已经是从轻处理了,以后谁要干在范,不管是不是第一次,都要加倍惩罚。”

  长歌她们齐齐应:“是”花公公又说:“在这宫了要毕上嘴,堵住耳朵,毕上眼睛,干好自己的活,只说工作上的事,不要嚼舌根,就算听见不该听的也要,转身就忘掉。

  ”长歌他们齐齐应:“是”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