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快到三更天的时候,外边有人说:“时辰到了,”长歌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门,但是还几个比他们还快,长歌他们到的时候,有几个已经到了,一看他们就是老宫奴。

  长歌心想:每年宫中都要招聘三四十个宫奴,可是眼前就剩下这几个人了,也不知这几个人能活多久。

  苟公公把长歌拉到他的身后,他们两一队。

  黄公公说:“我们可以走了,不许说话,不许东张西望,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给牡丹花施肥。”说完就带着长歌他们出了小院,他们七柺八绕的到了目的地,有人给长歌他们每人发了给小锄头,还有一个袋子,袋子里还有小袋子,小袋子里还有草木灰,黄公公指着老宫奴说:“你们几个教他们怎么干,记住了,在四更天之前干完,干不完的吗,明天没饭吃。”黄公公说完就坐在对面的小亭子了,看着长歌他们干活。

  苟公公轻生的对长歌说:“我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草木灰闷在花根的附近,要保证闷的时候袋子不能破,不能有异味出啦,不然就是死罪,这是规矩。”苟公公边说边给长歌做示范,先用锄头挖坑,在小心翼翼的把袋子放进去,让后在把土盖在上面,在然后用手用力的压一压,长歌仔细的看着,不放过每一个小细节。

  长歌之后就按照苟公公的动作仔细干着。一个时辰过去了,长歌感觉腰都直不起来了,但是他仍然坚持着,有几个宫奴累的做在地上了,黄公公看到就直接叫站在他身边的太监,把人给拖走了,下场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是凶多吉少。

  又干了一会,终于到了时辰,黄公公领着长歌他们回到院子里,长歌他们回到屋里,倒头就睡,第二天长歌觉得浑身痛。到了中午的时候,黄公公把所以的人叫到院子里说:“我们是奴才,奴才是干什么的,是干活的,我们杂役局是干什么的,知道吗,是干杂活的,是干宫里最累最脏的活,昨天晚上就干了一个时辰的活,就累的站不起来了,你们以为你们是大官贵人呀,干点活就累死累活的,你们是奴才,记住自己的本分。”黄公公对身边的小太监说:“把昨天晚上哪几个拖出来,每人二十大板,两天不能吃饭,都给我长点记性。”长歌他们看着屁股被大的血肉模糊的几个小太监,昨天晚的疲劳瞬间没有了,只剩下了惊慌和胆战了。

  时间日复一日的过着,一转眼

  一个多月过去了,苟公公说:“今天我们发月例,因为我们是干又脏又的累活,所以月例比别人多些。

  ”长歌他们的月例,都是黄公公身边的小太监发给他们的,长歌的月例原本二两银子的,拿五百文孝敬黄公公,二百文给黄公公身边的小太监,是手续费,实际到长歌手里就剩下一两银子三百个铜钱了,虽然不对多,长歌也很高兴。

  长歌的同伴胖墩,领了月例,就去找他的干姐姐翠环了,胖墩的人员很好,来杂役局没几天,就在御膳房附近,认识了让的干姐姐翠环,翠环是御膳房的下宫女,翠环对胖墩特别好,没天都会个胖墩送吃的,有时候还有肉吃,长歌他们也跟着沾光,只不过每次都是翠环偷偷的给,宫了禁止太监和宫女,思想受受。

  到了晚上长歌他们接到通知,今天晚上要去甘露殿,给哪里的花草施肥。

  到了三更天的时候,黄公公带着,长歌他们来到甘露殿,在大殿前,侍卫检查了长歌他们的腰牌,确认他们的身份,但是在长歌的眼里这里没有什么不同,他的眼里只有那些花草树木,其余的的和他午关,长歌通过这么长的时间的锻炼,已经很熟练了,长歌爬过一片树木开始他的施肥大业,挖坑放肥,培土,长歌不停的重复这。

  长歌再次挖坑的时候,突然听到说:“刺客,保护皇上。”吓的长歌把锄头掉到地上了,长歌定了定神,捡起锄头接着干,长歌想不应该听的不要听,宫里有刺客管他什么事,宫中守卫那么森严,能进来刺客一定不简单,他还想好好的活下去,咱够了银子,好出宫,当大财主在养几个面首,好过神仙般的生活。

  长歌不去听树木丛外边的脚步声,他全身灌注的挖坑失肥,突然长歌挖坑没能挖出土来,长歌先是微微一愣,看到了一片衣角,长歌想,这一定不是苟公公的,难道是刺客的,长歌瞬间冷汗直流,然后自言自语的轻生说,这里的土好硬,还是先换个地方挖吧,长歌转头就要走,突然脖子上一痛,有一道声音在长歌耳朵响起,不要出声,接着干活。

  长歌僵硬开始挖坑施肥,长歌脑子转了几圈也没有想出应对的方法,渐渐的树丛外边的侍卫走远了,长歌更还怕了,长歌想刺客回不会杀人灭口,长歌差点惊叫起来,长歌最后强行让自己镇定。

  又过来一会树丛里传出声音来,刺客好像走了,长歌,一屁股做在地上,无声的哭了起来,刚才感觉在鬼门管走了有一趟。

  长歌又歇了一会,感觉树丛又动了起来,这次的动,让他十分的熟悉,应该是小伙伴们开始干活了,长歌也开始干了起来,黄公公不说停,长歌他们就不能休息。

  “那个打我,不好有刺客”黄公公声音响起,让长歌他们停下手中的活,黄公公的声音引来了几个侍卫,几个侍卫把黄公公训斥一一顿,黄公公领着长歌他门,接接撞撞的回了小院。黄公公让长歌他们早点休息,自己又匆匆忙忙的出去了。

  长歌在想,黄公公这么晚了去哪里,他们这些太监因为一些差事可以去宫中的有些地方,但是交完差,只能在自己的院子里活动,黄公公现在唯一能找的就是,能安慰他个保护他的花公公了。

  回到屋里,没有一个人说话的,苟公公做在桌子边上到了杯凉开水喝了就直接睡了,福根和胖墩直接上了炕,一句话也没说,看来今天晚上所以的人,都被吓到了。

  长歌没有猜错,黄公公确实去找花公公了,花公公皱眉说:“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黄公公说:“今晚怎么回事吓死奴家了,干爹,不会不知道吧,天下没有那么巧的事吧,就算干爹,不顾那些奴才的命,也不顾我的了吗,今晚我差点就……”

  花公公说:“你来宫中多久了,还不董宫中的规矩吗,你为什么会被调到这里,你忘了吗?今天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黄公公深吸一口气说:“紧记干爹教诲。”黄公公走后,花公公自言自语的说:“这次又失败了,失不失败与我何干,”我只是一个受罚的管事而已,主子没把我忘了以是天大的恩赐了。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