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祈雨者

  不过三分钟的过程,在某些人的眼里很短,在某些人的眼里很长。

  闷热的天气,压抑的乌云,以及考场内失血过多的女孩。

  樨没有看清楚哪里落下了第一滴雨水,回过神时,已是大雨倾盆。虽说夏日突发性的雷云很常见,不过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场雨未必就是偶然。

  身侧少年身上还散发着极淡的月兰沉香的气味,由不得他不想多。

  但是既然少年看上去胸有成竹,那么想必雨戒是没事了,清楚了这一点,樨自然也就没有要去打断的意思,放松了身体准备看戏。依旧想不起来雨戒是谁,他们在哪儿见过,不过他无所谓,反正现在大家不也认识了吗。

  少年没有理会自己被折断的手腕,换了只手继续擒住雨散,只是这一次他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雨散瞬间动弹不得。

  不是不想动,而是身体在抗拒意识。

  “仔细看好了,小可爱(值得爱惜)~~~~”少年含笑的声音让雨散后背湿透。

  场内已经被雨水完全打湿,但是月汶并不打算就此放弃,傀儡可不是泥捏的纸糊的豆腐做的,她怎么可能因为下雨而错过杀死一个纨族孩子的机会,反正一个废物,纨族也不会多计较。

  就在傀儡上前打算发动最后一击时,地上被雨水浸透的天蚕丝忽然如灵蛇般昂起,电光火石间横向劈开了傀儡的躯壳,干净利落得让人发指。

  这不是天蚕丝该有的力量。

  雨散一下子就呆住了。

  樨则是有些慌张地后退几步,以免被雨水沾上。

  少年观察着两人的反应,唇角露出一抹笑意。

  在主考官位置上坐得安安稳稳的月汶一下子坐起身子:“这是怎么回事,乞烛那龟儿子坏老娘好事?”

  她的目光马上移到少年身上,眼里似乎要冒出火来。

  就算这样那又如何,反正所有人都已经看到她针对纨族了,那么再多做点什么也无所谓。月汶鬼使神差地亲自跳下看台,身侧风傀儡在其上方用气流制造了一把无形的伞,雨水都顺着气流边缘飞溅出去。

  说实话,月汶在操纵上面还是有一手的。

  不过性格嘛,真的不能用冲动来形容了,疯狂会更加合适。

  雨戒身上被雨水完全覆盖,月汶本以为她死了,刚走近了几步就被抓住了脚踝。

  仰着苍白的小脸,雨戒无神的眼底露出了笑意。

  一种又痒又疼的感觉传上来,月汶皱紧了眉头,下意识挣开雨戒的手退后几步,同时风傀儡也跟着后退,始终保护着月汶。

  傀儡,才是最忠心的奴仆吧。

  雨戒奇迹般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身形还是摇摇晃晃,可是对于脚筋挑断失血过多的她而言,现在的举动明显不是靠意志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小戒……”

  雨散低吟一声,心忽然狂跳起来:“小戒她怎么了……”

  乞烛不语,若有所思地看着雨散。当年他把雨戒托付给朝萸时完全是为了把让纨族纳入自己的棋盘中罢了,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居然碰上这么一个活宝,如此在意雨戒,倒是遂了自己的心愿。作为纨族分家最大的希望,雨散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今天在考核中的表现,也有很大部分是训练的功劳。但是训练观察力和心理素质不代表连同孩子的心智一起训练,以至于他无法像樨那样,通过直感发觉真相。

  这就是纨族的弱点,他们太喜欢分析了。

  以至于落下了本能。

  “是雨来着。”樨开口道,“是雨在保护雨戒,不,应该说是雨在为雨戒所用来着。”

  “连伤势都被雨水给……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没见过不代表世界上没有这种事情。这是控制水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坎’。”

  “就像是我的‘巽’一样,完完全全属于自然的力量来着。”樨得意地摸摸鼻子,一脸炫耀之色。

  “那小戒她果然……”

  “所以说你不需要担心了,你妹妹一定能赢。至于月汶那关交给我就行,不会牵连到你们的。”

  雨散看了乞烛一眼,满心欢喜地点了点头。

  重新站起来的雨戒速度惊人,一记鞭腿把风傀儡抽开,拔出腰间的匕首,轻易摘下了风傀儡的头颅。

  这时候月汶整个人都暴露在雨水之中,豆大的雨滴不但让她睁不开眼,还让她沾水的皮肤又痒又疼。

  暗骂几句后月汶随手在自己手臂上一抹,原本的刺痒感一下子变作剧痛,她难以置信地低头一看,自己引以为傲的娇嫩肌肤居然被自己搓下了一层组织,森森白骨依稀可见。

  尖叫一声后月汶不顾一切地逃到无雨的地带,疯狂地叫喊着。

  “我通过了吗?”

  浑身雨水的雨戒逼视着月汶。

  “通过了通过了!滚吧你这怪物!”

  失去理智的月汶对着雨戒尖叫,声音变得一般人根本听不出她在说些什么。

  乞烛在看台上看着,摇了摇头,心里觉得还是要劝劝自己那密友才好,否则用这样的傀儡,也是在给她自己的名号抹黑。

  雨散飞速跑过去迎接雨戒,雨戒看到雨散脸上的焦急,虚浮地笑了笑,毫无保留地一头栽进雨散怀里。

  成功吗?

  总觉得,比失败更加可怕。

  雨散吓了个半死,又看不出雨戒到底有没有事,只是气息上似乎没有问题,便抱起妹妹往医务室的方向去了。

  “唉,都没有和我打个招呼来着。”樨一脸失落,好歹也是被自己压了两次的人。

  乞烛嘿嘿笑了几声,弯腰伏在樨耳边道:“哎,关于我操作给天才班考官下药的事情,你可不要和别人说啊。”

  樨翻了一个白眼:“少来吧你,那么多考官就只有你一个没事,用**都能想出肯定和你脱不了关系来着。”

  “别这么粗俗嘛~~~~哎,给你介绍个人认识,就当是补偿啦。”

  乞烛把手搭在樨肩上,用下巴指了指某个高速弹向这里的肉丸。

  “啊————老娘的小朋朋!你死得好惨呐~~~~”

  什么这是?女高音吗?

  樨一脸惊悚。

第十章 祈雨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