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下一站我就下车

  去年秋天,我的肩膀和右臂又疼了起来,我先生就带我去协和医院看骨科。尊从大夫意见,我做了CT,检查结果要在第二天才能拿到,于是,第二天我又去了一次。

  我取了片子并看了检查结果,报告单告诉我,我的肩臂未见任何异常。我又去找了大夫,大夫也说没多大问题,开了几帖膏药,带了片子离开了医院。

  我拎着那个CT片,那片子装在一个比那片子略大的一个透明塑料袋内,袋上有“协和医院CT室”几个醒目大字。

  我们上了公交车,车上已挤了满满一车人。我挤到对着后门的一个座位旁,手扶那个座椅的后背,站在了那儿。

  这时候,这个座椅上的一个年近七十岁的大姐抬头看了看我,又低头看了看我手中装有CT片的塑料袋,然后站起身来,要我坐她的座位。

  我看了看她花白的头发没有坐,就说:“谢谢你,我站着也行”。

  她又一次低头看了看我拿得那透明的塑料袋,大概是看到里面有病历本和医疗卡等东西,估计认定我是位病人,她就再也不肯坐下,非让我坐,并说:“我就一站,下站就下车”。

  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总让来让去也没多大意义。我就坐了下来,她站在了我站的那个位置上。

  车开了,我俩就拉起了闲话。原来她姓李,也是一位教师,退休后帮女儿接送孩子,剩余时间看书画画,早晨出去跳跳舞。

  听她如此说,我庆幸碰上了同行,而且有共同的爱好。我也每天早晨出去跳舞,回来涂沫几笔非山非水的画,而后在有点空闲时,还说不定写点张冠李戴的小文章暗观独赏。

  于是,两人虽不是酒逢知己,却也是言语相投。

  说着说着,车停住了,到了下一站了。我说:“李姐,到站了,再见吧,您快下车吧,别错过了站。”

  她在那里站得稳稳的,脚也不挪头也不扭,并说:“没事,下一站我才到站”。于是,两人又打开了话匣子。

  转眼又一站到了,我又忙说:“李姐,再见了,快下车吧!”

  说着我也站了起来表示相送。她却笑了,说:“不,不,不是这站,是下一站。”

  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为了让我这个“病人”坐她的座位,编了谎话来“骗”我的。我怎肯饶她,就站起来非让她坐一会儿。我对她说:“李姐,您别以为我去医院看病,其实我只是肩膀有点疼,去检查检查。我毕竟比您小点,咱们交换的坐,您也让我站一会儿,咱们都是在讲台上站了半辈子的人,您别以为我不经站,长着两条久经考验的腿呢……”

  “咳,你就别骗我了,挂号多难?谁吃饱了撑得,费了劲往医院送钱?你还拍了CT,我知道你总有不舒服的地方。我每天早晨跳一个多钟头的舞呢,还在乎站这一会儿?”李姐笑着说。她坚决不肯坐。

  我仍坐着和她闲聊,车过了一站又一站,大钓又过了五六站,在一个站点停住了,我要换乘别的车,就说:“李姐,我要下车了,你坐吧!”

  她听了我的话,开始认为我也是用她的方法“骗人”,见我直向门边蹭,是真的要下车了,她才坐下。

  当车门打开时,我回头一望,发现她又站了起来,那个座位上坐下了一位和她年龄相仿的胖大姐。我想,大概她又和人家说:“下一站我就下车。”

下一站我就下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