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扶苏

  “又做梦了?”

  迷蒙中是嬴政清晰的声音。

  芙蕖抬头望进一双深邃的眼瞳。

  “哭了?”

  嬴政抬手拭去芙蕖滑落的泪珠。

  “有朕在怕什么?”

  “陛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见吗?”

  芙蕖揉揉双眼,却被嬴政拦下,握在手中。

  “记得。”

  嬴政拍拍芙蕖后背。

  “那是你与扶苏和胡亥在树下共饮。”

  芙蕖闻言,眼眸中划过一丝黯淡。

  “是,苏儿与亥儿都很可爱。”

  那一日,风吹帘动,甚是平静,却是韩非的祭日,芙蕖从树下挖出一坛青酒,那是刚来秦宫时埋下的,已有多少年了,芙蕖也记不清了,也许是芙蕖从来没计算过日子吧。只是觉得这酒也该喝了,便挖了出来,将酒坛放在廊下,又折回室内去寻一套酒具,却闻见空中飘浮的甜美气息,芙蕖无奈,定是那两个少年又来了,年年如此,过往都随他们去了,只是今年,倒想见见这两个少年了。

  在廊下已有两位少年,都是一团稚气的孩子,一个却偏偏要装成一副老成的模样,一个就天真的过了头的样子,双瞳异色,紧拽着大的衣角,一双黑色的眼瞳不停的转动。

  “小公子都是这样,不问自取?”

  芙蕖打量了少年一会,端着酒具在远处开口。

  “啊!”

  小的惊呼一声,躲在大的身后。

  “大哥,怎么办?”

  “你是此处的宫女?”

  大的在一惊后,依旧平静开口。

  “不。我是此处的主人,你父皇的夫人。”

  芙蕖倒出坛中的清酒,酒香的确醇厚。

  “两位叫什么名字?答完我就请你们喝酒。如何?”

  “扶苏。”

  大的答得字正腔园。

  “胡亥。”

  小的见大的开口也随着回答。

  “往日可是你们喝了我的酒?”

  扶苏胡亥面色一滞,扶苏上前将胡亥护在身后。

  “是我。”

  “罢了,也许久未有人与我共饮了,一起吧。”

  芙蕖端起酒具,提起脚边的木盒,向廊下走去,扶苏胡亥面带喜色,也随着上廊,三人在树下共饮。

  “夫人的酒如水一般,食之无醉。”

  扶苏开口

  “大公子已经长大了,自然尝不出。”。

  芙蕖抱着初醉的胡亥,用筷子点了点酒杯,蘸出一点酒味。

  “扶苏,胡亥。”

  一声俊朗的声音从林后传来。如青竹下的薄雾,扶苏从座上惊起,一双黑靴已踏入林中

  ,来人着黑色朝服,正戴珠冕。

  “父皇”

  扶苏行礼。

  芙蕖把半醉的胡亥从怀里拉起也行礼。芙蕖低着头,一双黑靴停在芙蕖眼中。

  “怪不得,每年扶苏和胡亥在此时,身上皆有酒香。”

  扶苏微颤。

  “父皇,是我带弟弟来的。”

  “你叫什么?”

  嬴政没有搭理扶苏,挑起芙蕖的下吧,与之对视。

  “告诉朕。”

  “芙蕖。”

  芙蕖略下韩字,答得干脆。

  “好。”

  嬴政得到回复后,干脆转身。

  风吹铃动,不是铃动,是心动。

第六章 扶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