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画卷

  一阵舟车劳顿之后,便回到了秦宫重重地宫殿里是沉重的气息,净思居的门口,侍立着两位内侍,芙蕖心中已经明了居中之人是谁,扶苏正在大堂,观摩着墙上的挂画,听到脚步声回头。

  “夫人。”

  扶苏行礼。

  “夫人这幅画不错。”

  芙蕖抬头,想到那是几日前,嬴政来看自己时正在研墨,来了兴趣,就挥墨留下一副春图。

  “那是你父皇画的。”

  “哦,怪不得。”

  扶苏上前几步。

  “颇有几分父皇的气势。”

  芙蕖摇摇头,看着扶苏对嬴政崇拜的样子。

  “我倒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你父皇的气势。”

  “扶苏知道夫人德艺双馨,不可能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苏儿今日前来有什么事情?”

  芙蕖显然是不愿意继续刚刚的话题,扯开另一个话题。

  扶苏显然是不愿意放开这个话题。

  “无事,就是来看看夫人,夫人莫要答得如此干脆。”

  “唉。”

  芙蕖轻抿一口清水。

  “苏儿对于这幅画并不是儿子看待父亲的画作,而是臣子对待君王的画作,儒家所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看来苏儿只是做到其中之一。”

  “那夫人是如何对待父皇的?”

  扶苏显然是来了兴趣,转身在芙蕖身前坐下。

  “你父皇是天下的主人,但对于我而言,不过是我的夫君,只有我把它当做夫君,才能平常对他。若是在平常,哪个丈夫画了一幅画,妻子会在别人面前尽力奉承。”

  “扶苏明白了。”

  扶苏微楞,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芙蕖伸手在扶苏眼前轻晃。

  “今日天气不错,不如到廊下小酌?”

  “夫人盛情,扶苏难却。”

  两人同行至廊下。

第九章 画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