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小染,我回来了

  (景天篇)

  刚下飞机的时候我有瞬间的恍惚,记忆中的那个小城像是被永远地定格在了泛黄的旧相册里。永茂发展的迅猛,眼前广阔的飞机场,周遭现代化的建筑耸立,看起来没有一丝的不和谐;拎着公文包拖着小皮箱的西装革履的男人,穿着精致西裙和高跟鞋的白领,锥子脸上架着大大的金丝眼镜,下巴锋利得仿佛能戳死人,这些精致的冷峻面容,就在我的视野中扩散开来,我恍然置身于外。记忆中的那个小城就瞬间被淡化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钢筋水泥。北京多的是钢筋水泥,却远比永茂冷漠的多,对我来说,永茂还是我心底的那个永茂,变的是景、人、物,不变的是这个城市的灵魂。任谁都没想到我会抛下首都的锦绣前程回到这里,当年我从这里走出去,内心是愤怒而又茫然的,现在回到这里,一切却物是人非。

  待在北京的那两年,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岁月。

  没去北京之前听人说,北京人民特友好,特热情,话是没错的。北京老胡同巷子里的大爷大妈永远热情似火,地道的老北京口音让你感动不已。但人总得面对现实,除非你这辈子都待在那小巷子里。职场上老板永远不会对你热情,高级消费会所里的侍应生永远不会对你热情,PRADA店里的导购小姐也永远不会对你热情。在永茂的时候我靠着老头子的那点儿资本活得潇洒自如,去了北京我才发现那点儿钱就什么都不是。有钱人遍地都是,当然,穷人也更多。上下班高峰期在地铁站门口怀抱吉他目光忧郁的朴素的女孩,晚上却可能就在酒吧夜店里身材热辣扭动腰肢,眼里含着妩媚和不屑——没关系,谁也不认识谁,在这大北京,无所谓的事儿。

  我当初刚刚踏上北京的土地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一定得留在这儿,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得留下来。那个时候我的心里有一种难言的解脱感,好像离开了永茂一切就都不复存在了:我那场刻骨铭心的爱情,我深深爱着的小染——虽然我一直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到现在我对她还是死心塌地——还有我走过那个小城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在我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瞬,所有的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

  在北京的两年里我干了不少活儿,头一年我在商场里,西餐厅里打过工,或是去酒吧,累得要死薪水却微薄得可怜。有那么几次我实在受不了了想给老头子打个电话诉诉苦,真实意图不过是想向我那在永茂混的风生水起的老爹要点儿钱花花。可一想到我当初从老头子办公大楼里昂首挺胸大步走出来的那份雄心壮志,我就不得已地打消了这样的念头。如果仅是这样就能让我低头,那我未免也太没有骨气了。我在心里暗暗嗤笑自己。于是同时我也恶狠狠地告诉自己,你得拿出骨气来。

  然而后来残酷的事实告诉我,骨气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在永茂理工我读的是计算机之类的专业,可在北京这样的地方我却在酒吧里打着工,听起来多么可笑啊。然后第二年,我找了一份还算正式的工作——在一家小公司里出任信息部部长。我的上司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单身女人,她让我叫她“欣姐”。我和她的相识,就是在我之前工作的酒吧里。那天她有些喝多了,在我问她需不需要帮忙时,她表情涣散地看着我,眉眼间却含着风情万种:“你叫什么?小帅哥。”

  我想,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对我的人生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无力感,小染,安萱,甚至许诺——这些熟悉而苍白的面孔在我脑海里一个个闪现而过。许诺,我心里轻笑一声,我怎么会想起他呢。但就在面前的女人笑着把名片塞进我上衣口袋里的那一刻,我突然有些悲哀地想,许诺现在在干什么呢。

  后来的事情是如此地显而易见,我跟着这个叫欣姐的女人,离开了那个看上去落魄不堪的岗位。她开始让我做她的司机,我不懂一个看起来精致而干练的女人为什么要开着一辆狂野的牧马人。而在我提出这个疑惑的时候她嘴角上扬,眼波流转地看着我:“你不觉得它看上去很酷吗?”我暗暗擦了一把冷汗,默默不语。只有在面对我的时候,才能够看到她这样的一面。平时的徐欣,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职场上的明争暗斗,她似乎都如鱼得水。后来我做了信息部门的部长,闲暇时间她还是会让我开车带她去找个餐厅,吃点儿什么或者聊聊天。在我这儿她似乎毫不避讳,甚至有时我出言调戏逗趣,还会看到她羞红了脸的一面。

  她很孤独,我也是。

  她有胃病,有时候出去应酬过了,回去了就会不舒服。有一次大半夜的,我迷糊中听到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来的时候我听到她低低的啜泣声:“景天……我胃很痛。”

  我刚开始不明白为什么那一瞬间我就披上衣服冲了出去,尤其在进了徐欣家门的那一刻,我心里一阵茫然。我抱着她下楼,开车带她连夜去了医院,忙前忙后地照顾她,我看到她噙着眼泪微笑着看着我,然而我更加茫然。那时我不明白是因为什么,直到我回到这里,回到永茂,我才突然明白,是因为那一夜她无助地啜泣着,像极了当初的小染。

  说来好笑,本来我以为,我的生活就会一直这样下去,在北京这样的都市里混吃混喝,过的也算得上是滋润。可老天有时候偏偏不让人称心如意,在我混的最风生水起的时候,我却又回来了,只是因为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了那个穿着黑白格连衣裙、蹬着小皮鞋的娇俏的小丫头,我梦到了小染。于是我回来了,放下了我在北京的一切,回到了永茂。

  她在梦里偏着头软糯地冲我笑:“景天景天,我好像想你了。”

  

小染,我回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