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遇险

  陈曦一直等到店小二敲门,也没有问出了一个确切的答案,无论是撒娇还是威胁,季越都如老僧入定,闭目养神,眼皮都不带抬一下的的。

  “进来!”季越对着门口的人吩咐,看到女孩能够挂葱油瓶,气呼呼的模样,笑着安抚道:“好了,你一会就知道了,不要着急。”

  店小二双手捧着一个银色大托盘,木之的小盒子整整齐齐的码上上面,先把托盘放到小桌子上,向两位请了安,问了好,说:“这些是我们家一些筑基期的防御型的首饰。二位仙长可以尽情的挑选。”边说边利索的把盖子打开。

  夺人的光彩迎面而来,自古以来,很少有女人能够抵御美丽的首饰的,陈曦也不例外,伸长了脖子充满了好奇。

  “挑挑看!”季越挑眉示意,于他而言,面前的这些东西都很是一般,她应该能配的上更好的。如果等到以后他亲自炼制,无论是首饰配件,还是法衣,全部都是他炼制的,感觉好像也很不错。他身为单火灵根,上辈子他只擅长炼丹,练器只能说是一般,不过从现在学的话,貌似也不是很晚。

  每个小木盒的首饰或是成套的或单个的,形状种类属性各不相同,陈曦相中了一套蓝晶水石打造而成的,简简单单的,很是漂亮。

  陈曦拿着对季越说:“这一套,怎么样?”

  店小二在一旁解释:“这位女上仙挑中的这款是由一个整块的蓝晶水石,由金丹期炼器师打造而成。可以抵御筑基期修士的十次次攻击。这位女上仙的皮肤细腻白皙,和这套首饰搭配起来,很是相宜。”

  季越看了一眼,说:“试试!”

  陈曦:“……”又不是买给自己的,为什么要试啊?

  季越看着傻乎乎的女孩,站起来让人坐在,拿起发簪就要往陈曦头上戴。只不过今天陈曦为了方便只是用发带拢了下头发,并没有绾发。季越也不会绾发,只会编简单的麻花辫,他把头发编好。

  “你干什么啊?”陈曦扭动身子,脸蛋红红的。

  “别动!”季越从旁边的托盘中,找到了一对火红的珠花,分别别在两侧。又挑了火晶石的一对耳坠为其带上,衬得整个人很是有活力。看到这样的陈曦,有种满足感。刚刚摸着那粉嫩嫩的小耳垂,很是可爱。

  季越对着店小二说:“这些和刚刚那套都包起来。”

  店小二报了价格,季越很是大方的付了钱。陈曦迷迷糊糊的被季越拉着出了店门,小心脏砰砰的跳,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原来是为自己买的啊!心里被塞得满满的喜悦,怪不得男修追求女修总是送他们礼物,女修总是娇羞秀的收下。

  “你知不知道你一旦开始修炼的话,要花费很多很多的晶石的……”陈曦高兴没一会就开始数落季越,让他改掉大手大脚的毛病,虽然收礼物的心情很美好,季越含笑的答应了。

  “嗯嗯,曦儿说的都是对的,你看我们的小仙女今天多漂亮的!你要开开心心的,晶石没了可以再赚,更够让我们的小仙女开心,那是他们的福气。”该承认错误就要勇于承认错误,该哄的也要,他喜欢女孩这样有活力,有朝气。

  季越又拉着陈曦进了一家成衣店,因为衣服和首饰不搭。她今天穿的是白色的弟子服,很是素雅和火红张扬的饰品不搭,既然要换那就要换全套。

  他们进去的时候,里面有一些女修正在挑。季越一眼就看中了一套红色的广袖流仙裙,他们二人正在商议谁出钱的时候,就听到一个骄横的女声。

  “这套裙子我也很喜欢,既然妹妹这般犹疑不决,就让给我吧!”女子的态度很是高傲。

  成衣店门口,一男一女,男子身形修长,气度不凡,女子娇俏可人,身段婀娜。

  陈曦扫了眼人,直接对店员说:“这件裙子我要了,多少晶石?”

  店员不想掺和,立刻报了价格:“一百块下品晶石。”

  女子挑衅的看了一眼陈曦:“我花两百块。”我就是看你不爽,只要你的,我都要抢过来。如果不是你哥,我哥又怎么会这般懈怠消极。

  “两百零一。”

  “四百块。”

  …………

  很快就报到三千块,价格已经远远超过是这件衣服实际价格十多倍有余。

  陈曦翻了个白眼,对着眼前的女子说:“韩芬芳,你这样有意思吗?”

  韩芬芳无所谓,十分土豪的说:“我晶石多,我高兴我乐意,你要是买不起那你就割爱。。”

  季越趁着两人斗嘴的空隙对店员说:“一万块,包起来吧!”

  韩芬芳身边的男子时刻关注这季越的情况,看到这样,立刻出门阻挡。

  “这位师弟,你这可就不厚道了,我师妹确实喜欢这套衣服,还请能够割让,这是上等的固本培元丹,就当是补偿。”男子语气温和,拿出培元丹,显示出对衣服确实势在必得。

  季越:“……”

  本少爷能缺培元丹,这些个晶石爷爷不缺。想要张口拒绝,从男子身上的漫出一阵威压,竟然是金丹期的高手,气势直接压得他双腿发颤,只能扶着桌子,说也不出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人把衣服拿走。

  虽然威压自始至终都是对着季越的,陈曦离得近自然也是受到了波及,浑身的重量压在季越身上。

  等到人一走,陈曦紧张的问道:“没事吧?”

  “没事,你呢?”季越上下检查了一下陈曦,确定其无事,幸好,他只是对自己施压,陈曦只是遭到了一点波及。不过口气,他咽不下,迟早有天要让他付出代价。

  “我没事,他不敢对我出手的,他还不想和我哥哥正面抗衡。”陈曦解释道:“那个女修便是韩芬芳,他的爷爷是丹堂长老,很是受丹堂的人的宠爱,所以性子有些骄横。旁边那个男修是丹堂的大师兄冯海霆,冯海霆喜欢韩芬芳,。”

  季越秒懂,好大一滩狗血。

  “而且那件衣服我也不喜欢的,韩芬芳买下它,也是大出血。所以不要不开心了。”陈曦安慰季越,“而且你今年才十六,他都快过百了,等你和他一般大的时候,肯定会比他要厉害的多的。他现在那么厉害的,肯定是嗑药嗑的,你确实实打实的啊。”

  季越没有答话,心中暗下了一个决定,修炼的进度也要加快了,以后他要让陈曦因为他,可以横着走,而不是向今天这样委屈求全。

  季越有些气闷,在拍卖会上也没有去,直接去了坊市最大的酒楼,两人胡吃海喝了一顿,这是心理才平衡很多。

  另一边,韩芬芳拿着买到的衣服离开了坊市,但是心情很郁闷,尤其是最后她走之前看到陈曦的目光,更是不爽了。

  那是一种怜悯加淡然的目光,她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凭什么跟她比,她就是讨厌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明明是她更胜一筹,凭什么像是在施舍给她,真像看看她崩溃了的是什么样?

  如此这般,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她可以找几个散修吓吓她,看看她花容失色的模样,最好是把那个护着他的季越给废了,看还有谁可以护着她?

  她自己有多少斤两她还是清楚的,这件事只能求助于大师兄,冯海霆虽然喜欢自己,护着自己,但人太过于光明磊落,他要是知道自己的这般心思,肯定是不帮的,

  “大师兄,那两个人刚刚真可恶,害我花了那么多的晶石!”韩芬芳小声的抱怨道。

  “芬芳,他们这次已经受到了教训了,那个男修不是个简单的。”冯海霆告诫道,他一个金丹期的修者出手竟然用了七分的威压才压制住一个炼气期的小子,可见人不简单。

  “可是大师兄,我就是看他们不爽,尤其是那个陈曦,明明是靠她哥哥才能得到现在的地位和关系的,她凭什么怜悯我啊!”韩芬芳看了一眼大师兄,用手拉着他的衣袖撒娇说:“大师兄,你帮我找几个人教训一下他们呗!”

  她看到人脸色有些不好,装作天真的说:“大师兄,只要吓吓他们就好了。你不会把我想成那种心思歹毒的人了吧!”俏脸一别说:“我们好歹是同门,我只是看她不顺眼。你就是不相信我。”

  冯海霆看到她这样,从小一块长大感情,而且自己有喜欢她,看到她生气了,立马就答应帮她,找几个散修帮她。

  

第十一章 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