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出手(下)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李云平看着眼前的白衣小娃娃,愣了一下,不由大笑起来。”小娃儿,我看你今年不过五岁出头些。说这些话,看你是话本子看多了吧,啊?“说罢,不由又笑了起来。

  风倾月随意看了眼,低声道”真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社会蛀虫。“接着她抬头看着李云平哪一张一合的嘴,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其他人听的”果然,还是看你的嘴不顺眼。要不,就不要了吧。“

  “不要?哈哈,老子这嘴只要老子没说不要,就没人敢要!”李云平笑得更为狂妄。

  没人敢要......呵,我倾月想要的东西,还没有失手过,当然,除了那次失误......风倾月轻轻摇了摇头,再次盯住眼前的男人,手中银针乍现,挥袖间,银针已经深深刺入那男人的嘴,片刻,他的嘴开始腐烂,只剩下森森白骨。

  看着效果似乎不错,没在意李云平痛苦至极的面部表情,也没在意身边人群集畏惧的唏嘘声,踱步到了那奄奄一息的女子身边,声音和之前一样平静,“能站起来么?”可那女子却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得节节后退,风倾月皱了皱眉,又向前一步,女子又后退一步。风倾月只得停下,随手抛出一包银子,丢在那女子身前。

  “后,后......”女子双眼瞪大,喉咙中只艰难地发出几个音节。

  风倾月转过头,只见一个大腹便便的官袍男子扶着李云平,一张狡猾的老狐狸脸上挂着一丝淡漠的关心,或者,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意。不错,是云染城的城主,李竟,可以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大贪官。贪官倒是贪官,却把云染城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上边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城中百姓皆对他敬畏三分,免得那老狐狸又添了税收。

  “小娃儿,你是何人?为何伤了我儿。”老狐狸并不傻,一看风倾月身上,虽然只着一身雪白单衣,却是外朝每年仅进贡六匹的水云丝锦缫丝制成的,若非皇亲国戚,就是与那名满天下的玄阁有关系。

  “我是何人?”风倾月轻轻软软的娃娃音单纯而轻灵,似乎刚刚那个一招就废了李云平嘴巴的地狱修罗。“真是一个好问题,可惜”她抬起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笑声明媚“我并不想回答你的问题。”

  “这......”老狐狸急促了起来,早已顾不上身边连惨叫都发不出的李云平。

  风倾月依旧笑着,美得倾国倾城。可惜,被那面纱遮住,无人能够欣赏。

  “少主,少主!您怎么出来了?”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唤,打破了此时尴尬的死寂。

  风倾月打了个趔趄,她可以说不认识这个愚蠢的属下么?

6.出手(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