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8.自行善后

  听着那似是安慰的声音,风倾月手中正在把玩着的银针迅速收回,蓦然回首,露出了斗笠下绽放着的笑脸“师父好!”

  “第一次听见你叫我师父啊……我是不是该感到高兴?”或许是吧……月丫头,即使是在这么尴尬的情景下,我真的,很高兴啊。后边的话,上官露并没有说出口,如果她想保持在风倾月眼前纨绔不羁放浪形骸的形象的话,这些煽情的语言是不该从她嘴里出来的。

  “师父,我不是没原因出手的啦……我是……”风倾月抬头看着上官露,觉得自己两世加起来都没这么窝囊过,还是对这个从来吊儿郎当的师父装一个可爱的小萌妹。啊啊啊!风倾月心里悲愤啊,后悔啊,自己在人前偶尔装装高冷神秘的小仙女形象彻底毁了啊!

  “是什么?”上官露笑了,那笑容有点可怕。

  “是……”风倾月愣了,总不能对师父真的说出自己因为人家说话太粗鲁,她听不顺耳就把人家嘴毁了吧。她懊悔地看向那比她还要呆愣的布衣女子,忽的,灵光一现“师父,我这不是……英雄救美嘛。”

  “噗——”现场听见她说话的人华丽丽地喷了。

  “咳咳咳,”懿书开始咳嗽“少主,属下有点怀疑您的性取向是否有问题。”说着不忘抱紧肩膀。

  “师父,我真的是为了……嗯,拯救人家良家女子。”风倾月义正严辞。

  “好……徒儿好志向……”上官露满脸汗,好吧,她是一点都不想管她没有听她的话随意出手了。

  “多谢师父。”风倾月的回答完全牛头不对马嘴。

  师徒间一段尴尬的对话结束了,然而李云平的事却并未了结,不然,那现在一脸黑线的府衙不就白跑一趟了不是?

  “那,小少主,敢问有何案要小的办?”那府衙搓着一双满是老茧的手,局促地看向风倾月。

  风倾月转过思绪,看向那府衙,又看看站在一处瑟缩着的李云平父子,思索片刻问道“强抢良家女子,当街殴打何罪?”

  府衙暗暗盯了眼李家父子,低声说“这……该,该是杖打二十,并补贴受害者纹银100两。”

  李家父子松了口气,一百纹银,还好还好,至于那杖打二十,只要买通那捕快,打轻些,自然也不会有事。总之,能用钱买通的,都是没问题的。

  杖打二十?陪纹银一百两,这府衙当是骗小孩呢,虽然她就是个小孩。

  风倾月想着,不满地看向懿书,你找的这什么人,这么没有水准的?

  懿书也很无奈,玄阁向来深居简出,就连府中奴仆也就一月出门采办一次,与这官场自是交集甚少。而这李家可不同。日日摆宴邀宾,日日受贿行贿,在官场里摸爬滚打,如今一个小小府衙,哪敢在他面前造次,即使,他面前还有一个玄阁少主。

  “喂,这位官爷,”上官露眯着眼看向那府衙。

  “哎,不敢不敢。”那府衙被盯得连连摆手。

  “你知不知道官员包庇嫌犯,案同犯处理?”上官露还是笑着的,在红裙的掩映下,美得十分妖孽,只是在这笑靥下的危险也就除了那被她看得不敢动弹的府衙只有风倾月看得出吧。

  风倾月一笑,她一早就知道自己这个师父并非常人,不过,即使她看出来了,她也不愿说破,毕竟,在气走三位教书先生后,这是她唯一看得顺眼的一个了。

  “你最好说实话,别欺负我年纪小不懂法律。”风倾月接着上官露的话继续说着,声音中威胁成分更盛,随即又添一句“我这人,哦不止我,整个玄阁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得过且过。

  ”

  该死的,李家父子在心中咒骂了一句,竟从这扯到了整个玄阁。

  “这……”府衙懵了,“那小少主打算怎么办?”

  “别问我该怎么办,这是你们该考虑的事。”风倾月耸耸肩,这事还真不是她说了算的。

  “最好该怎么办怎么办。”懿书又插了一句。

  “那……”府衙心里开始掂量起轻重,这两头都得罪不得,就只能选一方了,于是,他心一横,“按照昭华律法,当街强抢民女,并至殴打重伤者,入狱十五年,罚其苦劳十载,且永生不得入仕。”

  “得了,这不就好了么?”上官露笑得更灿烂了,他若早些抉择,又怎么会受这等压力胁迫,说不定阁主大人还能把他提一提。

  李云平瞬间瘫坐在了地上,永生不得入仕,这句话盘旋在他的脑海中,久久不散。这就意味着他对这个城主父亲无半点用处了,那他,这十五年的牢狱生活该怎么过啊。

  看着眼前连反抗都做不了的儿子,李竟老狐狸眼中连算计和怜悯都已不存在了,他的声音几近冰冷“那犬子任凭小少主和府衙处置,本官先走了。”

  李云平即使早已料到,眼中还不由散射出强烈的不可置信,和滔天的恨意。

  可他说不出话,他的嘴已经没了。

  “为这么个父亲卖命,值得么?”风倾月吩咐完府衙,语气怜悯地对李云平说着。

  李云平低着头,被一群捕快拖走了,走时,似乎又看向那宏伟的城主府,攥紧了双拳。

  “哎,少主,您的点心。”被遗忘很久的掌柜从看热闹的人群中挤了出来。

  “给她吧。”风倾月指指上官露。

  上官露接过来,向掌柜道声谢,随即说道“走吧,回家。”

  风倾月微点头,甩袖向玄府走去,懿书紧跟其后。

  人群渐散,谁也没注意到,原本趴在地上的布衣女子抓紧的风倾月丢给她的钱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也没人注意到茗香楼顶传来几声男孩的笑声,“这个人,真有意思,倒是帮了我们一把。”

8.自行善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