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风云乍起上篇2

  风倾月眯着眼睛,缓缓地从袖间抽出一柄匕首。

  “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宫御宸在腰间一按,长剑出鞘。

  “我一直都带着,银针用光了。”风倾月笑笑,事实上,这把匕首是连睡觉时都要放在枕边的,习惯了。

  “厉害,从没发现过。”冷墨宇从腰带中抽出一把软剑。

  “看来以后要习惯一下了。”洛寒夏舔了舔嘴角,手中也是一刃长剑。

  “哦,都是镇家的宝贝诶。”百里鹤笑得温雅,好似是个翩翩弱男子,如果忽略他两手的骨刺的话。

  五人,对着五人,正好一人一个。

  风倾月先出手了,速度快得让人讶异,她的内力没练多好,只是前世所有体术都被她练了回来。宫御宸几人不甘落在一个女孩子后面,几道光芒已是飞了出去。

  风倾月简单利落的黑发在脑后飞扬着,步伐不停,匕首不停,刀剑碰撞声乍然响了起来。不相上下。她有些不满,不满自己的身高,若是再长高一些……

  其余几人挥剑的速度倒是半分不落风倾月半分,“叮当”声此起彼伏。

  街上依旧热闹喧嚣,未曾有人注意到这些异常。

  “噗呲——”十余招过了下来,风倾月的匕首已经划破了那黑衣人的脖子,那人颈动脉被割断了,鲜血溅了风倾月一身。

  “喂,你们几个玩得够了么?”风倾月没有收回匕首,而是窜到激战的几人身后,把窗打开了,“重头戏来了。”

  “嗯,玩够了。”宫御宸接了话,剑的走势一变,瞬间躲过那人迎面而来的刀光,从侧面割断了黑衣人的脖子。

  剩余三人纷纷改变了一味闪躲的招式,均是一招毙了命。

  “仇家真多,这些可都是上等暗卫。”风倾月有些咋舌,太子,世子还真是不好当。

  “我从三岁开始就有人来搞刺杀了。”冷墨宇轻蔑地瞥了一眼桌上散发着酒香的“酒龙抢珠”

  “我从出生第一天就差点被接生婆给掐死。”宫御宸精心地擦拭着剑,剑光反映在他的脸上,一半光明,一半黑暗。他说得漫不经心,似乎,这不是他的事情一般,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本来还有点害怕的,不过……”百里鹤微笑着回忆着。

  “习惯以后,就觉得是家常便饭了。”洛寒夏接过了话,笑容阳光而开朗。

  风倾月低着头,刺杀……她的前世不就是搞刺杀的么……如今,却被自己的同类刺杀。果真是,嘲讽。

  死亡这种东西固然可怕,可是当一个人从出生就开是接受死亡,时时刻刻与死亡接触,死神,对于这几个孩子来说,也是熟人了。

  “所以,杀人,你们才这么理所当然,看见死人,也这么平静自然。”风倾月看向窗外,已然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气,真是,太过熟悉了。

  “你这是怜悯还是嘲笑?”宫御宸侧头看向她。

  她摇着头,答道“是同病相怜。”

  几人不再说话,只是在静静等待,血腥气在弥漫着,没有人在意,大概,也真是习惯了。

  夜,是如此的黑,连星辰和明月也照不亮那隐匿黯淡。

  风云乍起,真正的游历,才刚刚开始。

22.风云乍起上篇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