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救下慕容沁

  “欸,等等。程伯伯,柯麟这次如果去了,就很有可能回不来了呀。”冯文韬说。

  “我知道,此次前去九死一生,不过,慕容家于我们程家有恩,知恩图报,这才是我们程家人的骨气。”

  “父亲,您放心,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救出慕容沁的。”

  “柯麟,你随我来。”不知什么时候,谭捷站在了程臣身后。

  “谭伯伯,您怎么还在这儿?”冯文韬一脸疑惑。

  “欸,瞧你这话说的,我本来就没走啊。”

  “哦,伯伯,请。”程柯麟说道。然后程柯麟和谭捷就来到了后花园。“伯伯,不知您有什么事?”

  “柯麟啊,此次前去的寒绝峰是个极寒之地,常人的体质是撑不住的,你虽然从小习武,也学过法术,但是难免会有意外发生,”谭捷说着说着,就拿出了一把剑,“这把剑是晰昤剑,可以帮你避寒,也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晰昤剑,我听我父亲说起过,谢谢您,伯伯。”程柯麟正说着,突然有一人出现在他眼前,那个人长得很帅气,一身的凛然正气,白色的衣服和头襟随风飘着,“伯伯,他是……”程柯麟很淡定地问。

  “这是晰昤剑的剑仙,风泉。”

  “主人,你好。”

  “你好,风泉。”

  “风泉,以后你就跟着程柯麟了,记住,以后他就是你的主人了。”

  “伯伯,我只是想着把晰昤剑借来一用,并不是……”

  “欸,柯麟,剑仙是会认主人的,如若无缘,就算是天神,也无法驱动他。风泉既然在你的感染下会出来,就说明你才是他真正的主人。”

  “这……伯伯,难道您之前没有见过他?”

  “嗯,不错。我之所以知道名字,是因为风泉之前的主人是我师父,他把这把剑交给我,让我寻找适当时机把他交给你。”

  “您的师父……是熏粼上仙。”

  谭捷点了点头,“风泉,这次你要去寒绝峰,那儿你再熟悉不过了,记住,一定要把慕容姑娘救出来。”

  “是。”风泉往谭捷身后看了一眼,“小心!”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男子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哈哈哈,谭捷,风泉,好久不见。”

  “你是谁?”程柯麟问。

  “他是尤煞。”风泉说。

  “尤煞,我听说他的武功很高。”程柯麟说,随后风泉点了点头。然后尤煞把慕容沁变了出来,把慕容沁放在了地上,但是慕容沁已经昏迷了,“你们可还记得这位是谁?”

  “你把她怎么了?”程柯麟十分着急,这是他平生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哟,这是程柯麟吧,别着急呀,我只不过是让她在寒绝峰上待了一日而已,没什么要紧的。”

  “待了一日,你……”程柯麟伸手就要打上去,谭捷出手制止了他,“柯麟!住手。”程柯麟很不甘地甩开了手。

  “风泉,我知道,你本就是寒绝峰的剑灵,我与你在寒绝峰上交战,恐怕我打不过你,所以倒不如我把慕容沁给你们带来,不过我想,她应该也活不了多久了吧。哈哈哈哈……”尤煞的眼神尖利而黑暗,然后他就不见了。程柯麟急忙过去将慕容沁扶了起来。慕容沁嘴唇很白,全身冰冷,程柯麟把慕容沁抱起来,谭捷和风泉给他让开了路,程柯麟柯麟直步向他的房间走去。

  当下正值秋季,后花园中落叶满地,程柯麟匆忙的脚步使地上的落叶扬了起来,正在往下落的树叶落在了慕容沁的头发上,去程柯麟的房间要经过族内大堂,程臣看见了,马上出来跟在他后面,冯文韬也跟在后面。风泉看见冯文韬时满脸惊讶,但也没说什么。程柯麟一边走,嘴里一边念叨着:“沁儿,你一定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风泉在后面为他们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以及他自己的身份。

  (程柯麟屋内)程柯麟进来后就把慕容沁放在了他的床上,“父亲,你快看看她怎么样了。”程臣走上前把脉,然后就把眉头皱着,脸上一副不解的表情,“父亲,怎么样了?”

  “哎,刚才风泉给我们说是尤煞把慕容沁带来的,你可否知道在她身上都发生了什么?”

  “父亲,尤煞说他把沁儿放在寒绝峰放了一日,然后才把她带下来的。”

  “难怪。寒绝峰的寒气逼人,慕容沁又是个平凡之人,在寒绝峰上待了一日,寒气早已侵入她的五脏六腑,现今还有一丝气息,已经实属难得,不过,想要救她,真是难于上青天啊。”

  程柯麟慌了,“父亲,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这……风泉,你说你自现世以来就一直在寒绝峰上,那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十分危险。”

  “不管多危险,我都要去做,你快说啊。”程柯麟说。

  “寒绝峰上有一种兽灵,名叫禅恒兽,此兽灵十分凶恶,不过,若想救慕容沁,就只有将禅恒兽的内丹取出来,借用白氏家族的祖传法术将这内丹化为汤药给她服下,方可恢复。主人,你可想好了,此次前去九死一生,你……”

  “我想好了,就算是一死,我也要把那内丹取来,父亲,待我把那内丹取来,剩下的事,就拜托您了。”

  “傻孩子,为父怎么可能让你一人独自去冒险。如若你坚持要去,就让风泉、文韬和白珩陪你去。”

  “白珩?他不是去天庭养伤去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回来了。”白珩突然出现在程柯麟身后,白珩是白氏家族的三公子,人长得很英俊,修为极高,从小和程柯麟、冯文韬一起长大。几天前由于去凡间执行任务,不慎受伤。“你伤好了?”

  “当然,这伤本就不重,两三天就好了。”

  “那你怎么在天上呆了差不多七日啊?”

  “呃……我……”

  “白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冯文韬说。

  “好了啦,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我在天上养伤的时候,遇见了锦海的大公主,我……”

  “嗯,一见钟情了。”冯文韬老是不正经。

  “哦,当真如此。”程臣一脸惊讶,实在不敢相信,毕竟,白珩曾经在情字上面受过伤。

  “当真。”白珩犹豫了一会儿,带着坚定的语气说道。

  “哇,我们的千年古树也开花了,哎,现在就只有我没人疼了。”冯文韬一脸无奈地说道。

  “只有?柯麟莫非也……”冯文韬带着一脸说不完的话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而且呀,还是慕容一族的千金小姐,慕容沁。”

  “慕容沁,慕容府的小姐,柯麟,你可以的呀。”

  “诺,人还那儿呢。”冯文韬指着躺在床上的慕容沁说。白珩看见慕容沁的脸色苍白,就知道一定出事了,问道:“这是怎么了?”程柯麟向白珩解释了一切的来龙去脉,白珩说道:“所以你们现在要去寒绝峰上取那禅恒兽的内丹,要我也一起去帮柯麟?”

  “不错,”程臣回答道,“你可否……”

  “当然可以,我和柯麟谁跟谁呀,不过,我以前就听我父亲提起过,寒绝峰上的那头禅恒兽不好对付,程伯伯,我担心……”

  “你不用担心,风泉会和你们一道前去。”

  “风泉?是这位吗?”

  “嗯,不错,”程臣回答道,“风泉是晰昤剑的剑仙,他是剑灵的时候,就已经在寒绝峰上了,所以你们和他一起去,胜算会大很多。”

  “哦,我父亲与我说过,”白珩向风泉行了一下礼,“按照修为等级,你在我之上,得向你行礼。”

  “不敢当,我的主人是程柯麟,既然你与他自小就是好朋友,行礼就不必了。”

  “欸,我说白珩,你不用这么较劲吧,这样说来,我和柯麟还得向你和风泉行礼呢。”冯文韬一副不屑的样子说道。白珩笑了一笑,他脸上的酒窝显现了出来,十分迷人。“主人,不能再多说了,我给慕容姑娘施了法术,保住了她的最后一丝气息,不过也只能撑十二个时辰,我们不能再耽搁了。”

  “好,白珩、柯麟、文韬你们速去速回,我先去白珩父亲那儿。”

  “是,父亲,还请您照顾好她。”

  “嗯,快去吧。”程柯麟三人御晰昤剑而去了,寒绝峰上白雪皑皑,满山的白色,丝毫没有一点生灵的气息,更不要说看见禅恒兽了。程柯麟一到寒绝峰上就发现了山上的诡异,程柯麟的大姐程荨曾经来过寒绝峰,程柯麟记得程荨与他讲过,寒绝峰虽是个极寒之地,却也可以看见很多的飞禽走兽。风泉更是感到奇怪,他说:“主人,我发觉今日的寒绝峰很是古怪。”

  “不错,我也察觉到了。”白珩说道。

  “有什么古怪啊,我怎么没看出来。”冯文韬从小就不好好学习法术,自然看不出来。

  “往日的寒绝峰比今日的寒气还要重些,飞禽走兽也是可以看见的,今日……”风泉的话没说完,就从峡谷之间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妖孽,你今日别想从姑奶奶的剑下逃脱!”接着,就是一阵打斗的声音。“看来,是有人来这寒绝峰了。”风泉的推测其实不无道理。

  程柯麟、冯文韬、白珩和风泉匆匆来到山顶,一个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正在和禅恒兽打斗,冯文韬看着那女子,只觉得有些眼熟。程柯麟和白珩一个箭步冲向前去帮了那女子,冯文韬这个平时爱看热闹的人竟也在帮忙。奇怪的是,风泉在一旁一动也不动,一直看着那个女子,似乎没有要帮忙的心思。那个女子法力极高,冯文韬、白珩和程柯麟其实也没帮上什么忙。四人合作,很快禅恒兽便死在了他们的剑下。“谢谢各位侠士仗义相助。”这个女子十分漂亮,长得温婉而有煞气,手上做着一个感谢的手势。“举手之劳,不过,这位姑娘,你的法力如此之高,在下想问你是何方人士?”程柯麟问,她正想回答时,就看见了冯文韬和风泉,眼里充满了惊讶与怨恨。她的嘴角微微向上一弯,笑了,对着冯文韬说:“文韬,好久不见。”她的语气有着一股久违的感觉。冯文韬感到很奇怪,问道:“我们见过吗?”

  “虞辰,不要闹了。”奇怪的是,风泉的语气竟和那女子一模一样。

  “哦,当初也不知道是谁害我法力尽失的。”

  “虞辰,当初我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是你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的。”

  “欸!风泉,如果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恩怨怨,就先放下,姑娘,禅恒兽归你,但它的内丹可否交与在下,在下要去救一个人,一个对我来讲很重要的人。”程柯麟的眼神像是哀求,又像是索要。“救人,你的爱人?”

  “算不上,不过,她的确是我所爱之人。”

  “诺,给。当初,我也差点死了,若不是我师父,我现在恐怕就不在这儿了。风泉,我虞辰从当初那一刻起就立下誓言,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一辈子都不会。”一边说,她一边看着风泉。说完,便把内丹给了程柯麟,消失在了一片皑皑白雪中。风泉在虞辰走后也不见了,回到了晰昤剑中。程柯麟没有想那么多,拿着内丹就往山下赶,冯文韬和白珩也跟着走了。

  他们三人回到程氏家族后,就看见了白珩的父亲——白讳爵,已经在程柯麟的房间了。“父亲!”程柯麟语气急促,“快!”

  “柯麟,禅恒兽的内丹呢?”白讳爵问道。

  “哦,白伯伯,在这儿。”程柯麟拿出了内丹,“伯伯,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你们只需要为我护法就好。”

  “好。”接着,白讳爵就开始施法,他用的蓝色的法术倒不像是六大家族里的法术。程柯麟在担心的同时,也注意到了这个,但没有多问。白讳爵用法术把内丹驱使进了慕容沁的身体,然后用了一种让众人都感到强大的法术,注入了慕容沁体内。一会儿后,施法完毕,程柯麟走去抱住了慕容沁,然后问道:“白伯伯,她什么时候会醒?”

  “最多再过一刻钟,便可以醒来。”程柯麟看着慕容沁,又转向白讳爵问:“伯伯,您的法术为什么不是白色,而是蓝色?那法术……倒像是灵族的。”

  “不错,这就是灵族的法术,”白讳爵很淡定,“当年我本就是帆齐的儿子。”程柯麟十分震惊,毕竟,相传,灵族族长,帆齐只有一个儿子——帆浩。白讳爵接着说:“当初,我本是灵族的指定继承者,可没想到,帆浩依着他母亲,実语的权势,把我赶出了灵族,还对全天下人说灵族只有一个公子,我父亲那时被那个妖女蛊惑,认为是我犯了大错,便把我开除出了灵族的祖籍,宣布灵族的继承者是帆浩。”白讳爵把所有事都说了出来,程柯麟十分诧异,白珩也在旁边听着,他从不知有过这件事,“那,伯伯,按您的意思,您和帆浩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不错。”

  “那您为什么会姓白呢?”

  “我自离家后,就遭到那个妖女的迫害,所以才改姓换名,创下了白氏这一族。”

  “父亲,您怎么没跟我讲过?”

  “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你去找灵族。”白珩沉思了许久,程柯麟突然想到那个名为虞辰的女子,向程臣问道:“父亲,你可知虞辰是谁?”

  “虞辰?你怎么知道她的?”谭捷十分惊奇地问道。

  “方才我们在寒绝峰上时遇见了她,如果不是她,这内丹恐怕没那么容易拿到手。”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这时,风泉出现了,“她是一个好女孩。”

  “欸,风泉,为什么她说我和她好久不见啊?”冯文韬问道,但风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说:“当初我们本是一对恋人,可是后来我们剑灵一族遭到变故,她也跟着我受累,我们在逃亡的路上遭人追杀,她就去拖住那些人,让我先走,我答应她,一定会找人回去救她,但当我找到我族人时,他们已经把我视作了叛徒,因为在我们剑灵一族里,我的功力最高,也最遭人嫉妒,又因为我那时受了伤,所以,我就被他们绑了起来,自然,她就落入了奸人之手,没想到,那些人竟是鬼魅,她失去了毕生功法,后来,我去找她,把她救了出来,却不曾想族内竟派人跟踪我,我就对她说了一些绝情的话,事过之后,我向她解释,可是她什么也听不进去,我一时生气,就走了,我们就再也未见,直到现在。”

  “的确是如此,后来也是我师父救了风泉。”谭捷说道。

  “那,文韬是怎么回事呢?”程柯麟追问道。

  “这个……我以后自然会告诉你们,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风泉看了冯文韬一眼,带着歉意。“那……”程柯麟似乎还想问什么,不过,慕容沁在此时醒了,“沁儿,”程柯麟十分欢喜,“你醒了。”然后程柯麟把慕容沁扶了起来。

第三章 救下慕容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