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考验

  数万年来,仙魔两族征战无数,双方不知有多少高手陨落其中。

  但长久以来,仙魔两族依旧没有坐下来和谈的意愿,仍旧有战乱和杀戮。究其原因,也是因为仙魔两族的高手生生不息、延绵不断。

  自魔族第一刺客耿容被擒,囚禁于天宫的锁妖塔内之后。魔族还剩下苏印、栖乌、孤云、凤舞四大高手,而天庭虽有神将无数,但公认相天为第一神将,这也是当年耿容只约战相天的原因吧。至于龙族,易水一战,东海神府大殿下卫阳曾一人独战魔族四大高手,实力可见一斑。所以,易水一战过后流传着这样一段佳话“上有相天,下有卫阳。”

  四海五湖皆为龙族一脉,各神府长子大多都是各神府未来的继位人,各自的修为与东海大殿上相比,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渤海大殿下自然也不会例外。

  龙九公主虽天资聪颖,可跟随朱雀陵光神君也就学了区区几百年的法术,与渤海大殿下上千年的修为相比,简直是望尘莫及。

  如今,龙九公主竟要与其比剑术,四海五湖的龙族都知渤海冀阳尤其擅长剑术。这不是自寻其辱吗?

  想到这,龟丞相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龟丞相,你在想什么呢?还不把玄机剑拿来?”一旁的卉卉用手在龟丞相的脸前上下晃动着催促道。

  叹了一口气,龟丞相手掌一张,一把精巧的短剑便跃然现出了。

  “刀剑无眼,公主真要与那渤海大殿下比试剑术。”龟丞相谨慎的问道。

  “怎么?是对我没信心吗?”九公主随口答道。

  “那倒不是。只是用这玄机剑,着实胜算不大。这万一.....”龟丞相叹道。

  “没万一!走,龟丞相。带你去喝白玉珀。”

  “可...”

  ...

  “放心!我自有妙计。”

  未等龟丞相说完,九公主就拉着龟丞相的衣服往神府的会客大厅走去。

  东海神府庭落众多,各个房宇之间又有过廊交错着,没有东海神府上的人带路,外人多数会迷糊的找不着方向。

  颖墨阁是东海神府所有藏书的地方,平日里因为东海龟丞相在这里演算百生命数的缘故,神府自他而下的下属都不敢轻易进阁。

  从颖墨阁出来,经过龙渊小榭,再穿过几道过廊,就来到了会客大厅。

  会客大厅就在龙宫正中央,由于今日来的可是渤海水君,所以龙君夫妇亲自招待。

  大厅之上,宴席分列左右两排,渤海水君及其殿下冀阳就坐在右席之上。左席是留给现在刚晚来的龟丞相,而东海龙君夫妇就坐在正堂之上。

  席间四人各自有说有笑。

  龙九公主还未走入大厅,就被龙君看到了,“卉卉,快来拜见渤海水君和大殿下。”坐在一旁的龙后笑着直视自己的爱女。

  依次给渤海水君以及殿下行过礼后,一看到自己的母后招手让自己过去,卉卉就活蹦乱跳的撞入龙后的怀里。

  看着眼前的卉卉,龙后一脸宠溺,慈爱的不禁用手指划了划自己闺女的鼻尖。

  “都这么大了,还是这么的调皮?看来早点给你找个夫家是对的。”龙君一本正经的说道。

  话一说完,龙九公主就嫌弃的撅起小嘴,龙后立马就给龙君使了一个冷眼,使得龙君稍显不自在。

  “无妨!无妨!这么多年不见,侄女倒是变化不少啊!”渤海水君笑着说道。

  “让水君见笑了。”龙君回道。

  “今天难得如此高兴,那就让小儿在这宴上舞剑助兴一番如何。”渤海水君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让冀阳起身。

  “早就听闻渤海大殿下精于剑术,今日若能有幸见识,也亦非不可。”龙君说道。

  谁未料想,本在一旁静听的卉卉,这时突然起身。

  “水君叔叔,既要舞剑助兴,那我愿奉上东海至宝玄机剑....”卉卉自认机智的提议道。

  说罢,未等众人反应,卉卉便直乎的跑到厅下把剑交到了渤海大殿上冀阳的手中。

  “开始吧,殿下。”卉卉得意的说道。

  玄机剑乃是采自深海的千年玄石所煅,剑身质地坚硬,剑鞘雕工精美,鞘中心赫然刻着“玄机”二字,远看上去跟平常宝剑无异。

  照理说这本该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但里面玄机就在于剑与剑鞘本是一体,与其说是宝剑,倒不如说是一把未开锋的宝剑。

  接过宝剑,渤海殿下才回过神来。

  剑与剑鞘本是一体,如何拔剑?

  冀阳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已经凝滞,堂上所有人的眼睛此刻都在注视着自己。

  眼前这番景象,如不处理得当,堂堂一个渤海殿下就将会在众人面前出丑。

  都说东海九公主古灵精怪,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要不是细心了点,差点我就要拔剑出鞘。也难怪方才她会急着将剑交付于我,是不想让我细观此剑。冀阳心中不停思忖着。

  “得想个办法。”

  “一人独舞,尚会枯燥些。不知公主殿下是否能与在下比试一番呢?在下保证剑不离鞘。”久未发声的渤海殿下终于开口。

  “既是如此,卉卉你就跟殿下切磋一番。”龙君点了点头。

  “可是我....”

  “去吧!平日里你不是最嗜与人切磋剑术。”龙君说道。

  卉卉面露不安,仅仅因为自己苦心设计的考验局,本意是想让渤海殿下出糗,好让渤海对提亲一事知难而退,可如今竟然也把自己给考验进去了。

  “不愧是渤海大殿下。一番话就能机智化解了眼前这场考验。待老龟回去,定要给你算上一卦。”席下的龟丞相暗暗发声。

  卉卉很不乐意的走到大厅中央,轻轻一跃至大厅半空,随手一引龙君身旁虾卫的佩剑,剑就像听了话似的,稳落在她手中。慢慢的,她抓紧了剑,舞了起来。

  只见她把手挥向前方,用手腕转动剑柄,渐渐地,剑身越转越快,无数花瓣从其剑柄间不断滑出,配上卉卉曼妙的身姿,霎时让在场的众人惊呆。

  伴着满天花瓣,冀阳也顺势随心起剑,点地、起跃,凌空挑剑,未曾与人舞剑使得冀阳看上去脸部有几分僵硬,只待稍微展露自己苦练多年的剑诀,慢慢地,手里的玄机剑渐泛白光,与卉卉的剑式衔接也顺畅了些许。

  铛!铛!两人的剑开始相触,时而轻如落花拂地,时而重如水滴卵石。但冀阳很小心翼翼,他可不想伤了自己眼前的这位佳人。

  两人双剑交叉,身旁的花流似乎也随他们的心意而动,围绕在他们四周。

  一招一式,剑意也在两人臂中游离。

  冀阳用剑意微探,卉卉顺势就用剑锋抵掉,一来一回,翩风剑意与落花剑诀便一同入融入那花丛当中。

第二章 考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