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三尾狐狸

  梦境和现实的虚幻世界,白雪皑皑冰冷的远方,神秘的空间有着模糊的惊人的魔力,秘密和怪事,不真实的自然。

   ——(不知出处)

  三尾狐狸口里叼着我的背包,似乎挺忌讳陈泓霖手中的小刀,左蹦右跳,硬是没有晃过陈泓霖,绿眼一眨,项威丢下我,和萧莲就往陈泓霖奔去。我被项威掐得猛的咳了一会儿,大口喘气尽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大腿上开了一道近一厘米的口子,不停往外渗血,疼得我倒吸凉气,恨不得在地上打滚,心想这要是平安回去了,一定要让萧莲好好惭愧惭愧。

   陈见我还活着,跳下了洞口,项威和萧莲在三尾狐的操控下冲过去死死搂着陈泓霖,给三尾狐狸让出来一条道,陈泓霖一定是心想让这狐妖赶紧走了就没事了,所以也没有怎么挣扎,避免误伤,毕竟莲花哪有人命重要。三尾狐狸瞟了陈一眼,跃出了洞口,却又慌张地退了回来,这时项威和萧莲没有了狐妖法术的操控都瘫软了下来,倒在地上,我和陈傻了眼,难道狐妖遇到了让它害怕的东西?

  只见一位曼妙女子从洞外从容地走了进来,狐妖见状,竟开口道:“林妙容?”

  “紫芝,我们也是老交情了,把东西放下吧。”那女子不紧不慢的向狐妖走去,身上的轻纱长裙和她姣好的面容无不散发着超凡脱俗的气质,步伐轻盈,声音婉转空灵。

   “这是要去救我爷爷的,我们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你这是哪一出啊?”狐妖的语气像是在求这位叫林妙容的女子,狐妖也姓紫,爷爷也等着救命,难道她和紫荆是一家的?要不是紫芝一上来就吓人动手的,要是好好说话,我可能直接把血莲给她了,可能是妖怪都喜欢这样吧,反正我现在也起不来,只能静观其变。

  “我知道你还有其他办法,所以现在我不能让你拿走喔。”林妙容也瞟了一眼陈,好奇的看着陈泓霖失落一旁的短刀,纤纤玉指一勾,短刀竟灵动一跃,落入她的手中,接着她另一只手凭空画了一个圈,空气竟然在这个圆圈内凝结成了一个樱桃大小的水珠,水珠落在短刀刀刃上,短刀吸水发光闪耀,刀身伸长,竟幻化成一把白茫茫的三尺剑,剑锋寒光逼人,矿道内宛如白昼。就像上次在鱼塘里一样,这把短刀仿佛进入了某种模式,方才狐妖也十分忌惮这把短刀,看来这把刀的的确确来头不小,而且这位女子似乎知道这把刀的开锋方法。

  就在林妙容把玩这把神奇的短刀时,三尾狐鬼火一般的绿眼已经开始紧紧盯着她,看来狐妖紫芝是想控制林妙容,陈似乎也发现了,提醒林妙容道:“小心!别看它的眼睛,它会控制你的。”林妙容冲陈泓霖饶有深意微微一笑,把剑一抛,准确的插在陈的面前,道:“那你怎么敢看我的眼睛?”陈哑然,女子继续说道:“你升中考考完以后,如果你能抓到一只鬼,过你家村后那条河,往南走一万三千步,在那里等,会有人来接你,我会教你道术。”说罢,抬手握拳,狐妖一阵慌乱,只见狐妖所站之地,地上的水突然如泉涌般渗出,似乎水被一个无影无形的模具给盛了起来,一下子形成一个在空中静止的大水球,如货车轮胎一般大的水球刚好浸淹狐妖,任由狐妖在水牢里挣扎吐泡,水球泛起涟漪,却始终维持着一个形状。我见过由上至下的水,却没有见过停在空中的水,这不是违反了万有引力定律嘛,到底是什么力量可以驱动水?不得不说有些事情真的很神奇,中国古代传说中,有妖便有道,有神就有魔,道高一尺而魔高一丈,看来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妖,还有道!

  狐妖拼命挣扎无计可施,全身被泡在水牢里,想说话却呛了几口水,只好乖乖松开我的背包表示妥协,陈拿过背包,林妙容小拳一松,水珠犹如屯满了水的气球破裂,水全洒了出来,重新落到地面上,狐妖也跟着解脱,就在狐妖落地站稳的瞬间,林妙容单手捂鼻,果然狐妖尾巴一撅,“噗”的一个响屁,蹬出矿洞跑了,虽然本就知道臭鼬黄鼠狼之属的动物都有一个逃生绝技,就是放屁奇臭,臭得睁不开眼睛,甚至能让天敌暂时为了躲避臭味而放弃追捕。好家伙,我眼睁睁看着一股子青烟往我这里飘来,陈泓霖捏着鼻子就往矿道外跑,那仙女姐姐也一下子无影无踪,我匍匐前进想离开,心里祈祷阿弥陀佛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这时项威和萧莲都已经被臭屁呛醒,猛的咳嗽,青烟还没有飘来,我想吸一大口气,能憋得久一点,万万没想到,紫荆让我的鼻子嗅域更广真是有利有弊,已经来不及了,只感觉一股浓烈的臭鸡蛋味,呼吸道一阵烧灼感,眼睛酸得睁不开眼,泪水不止地流,耳鸣目眩,真切感觉到七窍是相通的。我捂着抠鼻几乎是要被臭晕过去了,这时亏得陈泓霖和项威过来把我抬了出去,否则我可能真的是要憋死在里头。

  幸好四人都保全了性命,除了我也都没有受很严重的伤,二人憋气忍臭把我扛出了矿洞,原来出口是先前我和同学们塌方所踩陷下来看到的地方,这也是幸运,要是之前没有踩塌,我们还真不知道要在矿道里逛到什么时候。

  陈泓霖和萧莲互相搀扶着,项威扶着我,笑问:“怎么?凌总司令脸都被熏绿了,别哭呀,看到我们救你感动得都哭了?”我打开背包,见血莲安好,忍痛笑道:“我这是被活生生熏哭了好吗,本想着矿里有瓦斯,起码有异味,我还看到萧莲那么低迷,以为空气质量不好,千算万算没想到是屁。”萧莲恢复了往日的活力,终于开口道:“快拉倒吧,我看你比我更低迷,要不是我看见那枯骨趴你身上,我们还不知道你就是内奸呢。”这话我可就纳闷了,我反驳:“明明是我扶着你,和陈走散了,你不嫌我累还背着那骷髅,你被狐狸控制了,还割了我大腿一刀呢,看你是被操纵的我也就不追究了。”说完还大度的摆摆手,项威安慰我:“司令司令,犯错误不要紧,重要的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浪子回头金不换呐。你被那狐妖迷了眼,到处乱跑,哇哇大叫老陈的名字,还拿刀往自己腿上割,我们按都按不住你。”这话我可听傻了眼,看来当时我们被不同程度“拍花子”了,看的都不完全是真实发生的,但是陈泓霖应该没有被控制,还拦狐妖的路来着,他看到的版本可能才是最真实的,便问他看到的是怎么样?陈说:“只要大家没什么大事就好。原本我和项威走在前头,经过一个拐角发现有亮光,便跑了过去,回头才发现你和萧莲没有跟上来,项威正要回去找你,就看见你和萧莲跑了出来,萧莲还抱着那具枯骨往你身上扔,就好像那具枯骨会跳一样,在黑暗里还真一下子看花了眼,我寻思你们俩活宝真有意思,不怕就算了还玩人家,谁知道你居然生气了,拿出水果刀就往萧莲身上挥,这多危险,萧莲害怕往我这儿跑,嘴里却说砍你,我心想不对劲,我们向来是枪口一致对外的,怎么这次不但上火了还掏刀子,便和项威过去拉开你,你二话不说见谁砍谁,胡乱在空中比划一通,没砍着项威,竟然往自己腿上划了一道。”

  说到这,萧莲“噗呲”一笑,说:“凌晨真是,疯起来连自己都打。”我心想也许故事就是这么离奇吧,便问陈后来的事,陈说后来他也跑过去,发现一只三尾狐狸尾随在我们身后,萧莲和项威合力把我压制在地,背包遗落一旁,狐妖衔着背包就跑,陈拦住了狐妖,没想到项威和萧莲转过头来制服陈,再后来一个女子出现,就是后来我看到的版本了。

  陈泓霖讲得绘声绘色,萧莲和项威两脸茫然,都说没看到什么漂亮姐姐啊,我说他们后来都在幻觉或昏迷中,当然没看到,又叫萧莲赶紧打电话给班主任谭老师,报个平安。项威摸摸胸前,感叹道:“可惜了我的玉佩,救我一命,感谢菩萨保佑!”说罢双手合十朝天上拜了拜,我拍拍项威肩膀:“没事,你家不是有铁观音嘛,挂一包在脖子上,菩萨一样保佑你。”

  四人就这么互相搀扶着,说说笑笑,也遇到了些许黑白大蚊子,不多,应付着下了乌龟山,打了一辆小三轮,路上陈也没有提那个女人对他说的话,我想想也许他有他的道理,毕竟学了道术,就多了一种能力,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我猜他是不想牵扯到其他人吧。

  后来回到了村子已经是傍晚了,看见萧莲家那条路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似乎是真的挖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四人在警戒线外望了望,看见里面工地搭的铁棚作了简易的值班室,有人看守,施工处挖出一个大洞,挖洞刨开的土挡住了视线,看不到里面的东西,让人有说不尽的好奇。我们问了问值班的工人,里面挖出的是什么?工人说是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墓。萧莲佯装害怕,含情脉脉,让陈送她回家,我心想萧莲个性外向,是个调皮有趣的人,看这样子是打算主动追求陈泓霖了,但是自打陈父母离婚以后,也没有听过陈对谈恋爱这件事的看法,眼看就要考高中了,要是考不到一个学校岂不是异地恋了?不过谈恋爱这些事还是随缘吧,我也不想八卦,便拍拍屁股,打道回府了。

  我从来不用考虑爸妈会不会没煮我的饭,因为我家是半个体户,家里养了猪,养了鸡,剩饭菜可以喂猪,但是我家最主要是养了蝎子,蝎子是名贵药材,也不难养,注意环境温度湿度,一个星期吃两三顿,吃的东西比较挑剔,要求含蛋白质,鲜嫩多汁,相比之下猪比较难养,一天吃四顿,吃的东西虽不讲究,但是要记录每头猪的采食量,生长周期,预产期等等之类的,三四头猪没什么问题,我家养着二十几头猪,关心它们就成了我爸妈每天的一个工程,甚至于对我和猪一视同仁,所以我爸妈也没什么时间管我,当然我平时也挺自觉的,他们就更加不管我什么时候回家了。

  我洗了澡,在床上给我的腿上药,绑了绷带,从背包里拿出血莲花来端详。我叫是叫它血莲花,可是实际上我真的不知道血莲花长什么样,而且莲花不应该生长在池塘里吗?可是它的花瓣很像莲花,中间还有一颗红豆大小的莲子,离土有一段时间了,花瓣依然娇艳欲滴,也不知道这东西对我到底有什么意义。

  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听到我房间有人进来,我睁开眼,看见妈妈拿着我的背包往外走,我叫了一声妈妈,谁知“妈妈”发现我醒了,竟然像做贼一样拿着背包快速跑出房门,我下了一大跳,一咕噜起身,穿了鞋就往外追,由于刀伤,行动不便,我追到楼下那个人就没影了,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把血莲从背包里拿出来了,正要回房,却听见屋顶瓦砾被踩踏的声音,抬头一看,居然是那三尾狐狸叼着我辛苦得来的血莲偷偷摸摸的做了梁上君子,刚才想必又是这狐狸精施展幻觉搞的调虎离山之计,我“喂”了一声,狐狸见我发现了它,还没等我开口,四只小爪“吧嗒吧嗒”就跑出了院子,我单脚蹦跳着追去,心想我姐说这是用来救我的,你用来救爷爷,这我很难抉择,总不能舍己为妖吧,你要是好好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转让给你爷爷,你不分青红皂白差点害死我,这太不像话了,这不能忍。

  院外树林空旷,草也不高,它虽然灵活却也一直没有逃出我的视线,我一路追寻这三尾狐狸,狐狸竟跑向了萧莲家的方向,最后跑进了警戒线,溜进了大洞内。大铁棚上装了一个大探照灯,直射洞口,所以看得一清二楚,我翻越警戒线跟了上去,警卫室里出来一个人把我拦住了,叫我小孩子赶紧回家,别在这里玩,我悻悻离开,没走两步,心想不能就这么让它跑了,它进去了肯定就没有退路了,墓里头总不能还有其他出口吧,那岂不是漏风了,反正也很好奇古代的墓到底长什么样,我便往萧莲家的方向走去,想绕过大棚,偷偷跑进去。

  没想到,走着走着,就看到项威翘着个大屁股,蹲在草丛里偷窥着什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果不其然是萧莲挽着陈泓霖的手在花前月下散步聊天,我悄悄走到项威身后,大掌拍在项威屁股上,项威“哎哟”吓得大叫一声,惊动了小情侣,萧莲赶忙把手一收,我忍俊不禁,说:“咦,项威,研究小昆虫呢。”项威“嘘嘘嘘”对我做一个噤声的手势,道:“我的总司令!要看就安安静静的看,这样咱们不是暴露了嘛。”我说好巧啊大家都在,便对大家说了刚刚三尾狐狸进洞的事和我的想法,四人一拍即合,特别是萧莲,早就思忖好久了,我对萧莲做了个鬼脸,萧莲明白我什么意思,害羞得像个小女生。

  陈考虑得比较周全,说现在已经十点了,没有带手电筒,下去了也看不清,万一有什么暗箭机关什么的怎么办,我说要是有陷阱,那狐狸也已经替我们趟了雷,萧莲也回家拿了四个手电,人手一只,还按老规矩拿了很多零食放背包里,那三尾狐狸一定会再使幻术,这次先说好,不管谁发生了异常,一定不能互相打起来,要文明冷静。

第十五章 三尾狐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