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焦躁

  如果人生是一所大学,经历便是眼花缭乱各种课堂,而婚姻这一堂大课,它要教会你一种感受幸福的能力,你得不断用爱和责任,化解苦难和悲哀……然而,却极有可能,你一旦开始思考婚姻这个人生课题,就已经在为它付出代价。

  ——题记

   1、焦躁

  卫紫云简直就是个疯子!重点高中里读书好好的,本可以轻而易举考个好大学前程似锦,却莫名其妙地生出满脑子叛逆情绪,到处宣扬自己不想考大学了,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

  于是随便考了个学校,当同学们都还在校园里埋头苦读的时候,她却早早地散了心。一心只想摆脱象牙塔的束缚,只要有所谓的与社会接触的机会,她从来都是冲刺在最前面。

  除了流连于网络,还是流连于网络,光怪陆离的网络世界,确实可以比大学校园的生活更精彩。本来,她还自以为选择了一个成本比较低的人生机会,却不料想,那潜在的风险性猛地浮出水面,一下就远远超过了预想,一不小心,她差点就把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搭在了网络上。

  惹上卫紫云的是个男人,一身痞气伪装着一腔年轻躁动的火热情怀,却就是那样子牢牢地,吸引住了卫紫云,她单纯地叛逆在自己的梦乡里,反而更显青春活力。——他自己有老婆,却第一次见面就解开裤带灭了卫紫云的贞操,说是出于好意,也因为老婆在家怀孕生孩子。

  那个男人带着卫紫云穿过高楼林立的城市繁华地带,却只是不厌其烦地流连在一个又一个偏僻小宾馆的双人床上;在一起的时候,电话打出去最多的就是找人借钱,从开口几千上万谈到最后50元也行,因为他钱包里的现钞从来都没带够过请人吃顿饱餐的钱……

  卫紫云真可谓是吃尽了苦头,她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却不得不臆想着,外界一定盛传开了自己的交友不慎和被人捉弄,于是服服帖帖地回到家里爹妈身边,硬是不敢再出门了!

  “这真是一物降一物呀!”爸爸背地里戏言道。“这就叫做,羊肉还没吃得到,反而惹了一身的膻!”卫紫云无语,别说是背地里,就算是当着面说的,她也只能当没听见。

  卫父卫母一直随着几个女儿在城里谋生活,乡里的老家几乎就那样荒废在了手脚已不灵便的老祖父手里,要不是这宝贝小女儿卫紫云的人生出了这档子意外,恐怕这一轮田里的“双枪”都不会回来亲力亲为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孩子胸中含着一口冷气出不来散不开的,这就像是一口菜吃下去,是咸是淡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此刻,卫父正在太阳下忙乎着,水泥地上铺着的全是刚从田里担回来的新谷子。一辈子干着的这农活儿,卫父一把年纪了,反而愈发地有了感情。谷屑绵出一层又一层的,在当风的口子扬着,那细致劲儿,现在的年轻人少见,也难以理解。

  紧闭着窗户以防灰尘的屋子里,天花板下的吊风扇转的呼呼作响着,卫紫云狂躁不安地窜着门,从正房窜到堂屋,从堂屋窜到厢房,又从厢房窜到堂屋里,来来回回,房门摔得整个屋子都在颤抖……

  卫母从田里回来,因为有季风拂面,额上只留下些汗珠流淌的痕迹,头发有点凌乱,被草帽扣得粑粑一样地贴着脑门。听到摔门的声音,大妈的眼里有一丝苦楚掠过,她把草帽随意甩在谷子上面,然后径直去了摇井池边。

  于是那刚被抽出来的清凉井水漫过她的小腿肚子,冰冷得让她全身都不由得抽动了一下,然后那心里的苦楚也喷薄而出:“老天爷呃,你为什么要让她受这样的委屈呢?她是个受得起委屈的人不哦……”

  实在是太无聊了!对于长期外出不在家的年轻人来说,想起乡里老家,最深刻的感受之一,大概就是无聊。卫紫云觉得,要说出外谋生,这还没开始,就几乎遭遇了近乎夭折的厄运,可想而知,心里是多么的憋屈,所以就算是无聊,他也没有什么资格说呀,别人说无聊,那多光荣啊,分明就是种炫耀!

  “喂,你好啊!英子,还记得我吗?”卫紫云说话愈来愈嗲声嗲气的,感情色彩之夸张,让屋外的齐父齐母都吓了一跳。

  也许是因为刚才安静了一阵,这声音一传出来,确实让他们有点不适应,所以卫母喃喃念叨道:“这孩子肯定是个煞星!最好是什么动静都不要有,一有动静就害人一惊一乍的,早点去死了,说不定还是做了好事!”

  “我是紫云啊,你的老同学啦!记不记得,记不记得?哈哈……”|

  “哦,紫云呀!你还记得我家座机电话?哎呀,真是难得呀,想当年毕业的时候就留了这么个座机号码,你也不多跟老同学联系,原来到现在你还是记得的?”

  显然,电话那头的老同学也是个风风火火,伶牙俐齿的女孩。而卫紫云虽然精神上有些亢奋,在老同学面前却也并不多话,所以只听电话那头的女孩喋喋不休。

  “……你现在是在家里吧?是不是好无聊的……”

  “没有啊,我陪在我父母身边,挺好的!”卫紫云搭腔道。

  “早就听说你生病了,家门都出不了,一定好难受吧?也真是难为了你爹妈呢,别人家孩子趁着年轻都出门谋生去,就你还要让爹妈照顾着……“

  “是吗?”卫紫云漫不经心地走动着,挨到床边就忍不住四仰八叉地趟了下去,然后又爬起来。“你不是也在家里吗?”

  “哎,我也是一言难尽呢!”英子轻轻一声叹息,话题仿若要转到自己身上,那不太悦耳的沙哑腔调才总算引起了卫紫云一丝不怀好意的兴趣。

  “我大学毕业后,其实是出去闯荡了一番的,在广州也就干了两年吧,我妈硬是要把我叫回来,在镇上当了个中学老师,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的……”

  “哎,现在的农村里真是萧条,年轻人都出去了,我却回来了,每天早出晚归,上班回家,生活真是无聊透顶……”

  “这不是挺好吗?当老师好着呢,端的可是国家的饭碗,有个这么优越的正式工作,要结婚找对象的话,那可都是紧俏货了!”

  卫紫云话一出口,自觉观点如此古怪,非得让一般年轻人难以认同不可。只是奈何它又在自己思想里这么根深蒂固呢?哎,想到这个真的是辛酸,于是悄无声息地,泪水也不由得从脸颊滑落……

  “哎,紫云!你不是考了个蛮好的大学吗?为什么不读完呢?”也不知过了多久,等卫紫云收敛起情绪,才听到英子还在正儿八经问自己问题。

  “你知道呀?”卫紫云想了想,悻悻地反问了一句。

  “哎呀,你也真是的,看来老师说你有精神病是真的啦!我看你还真是病得不轻,后来还听说你在大学里找人谈恋爱了,然后又失恋了,受不住打击,只好退学回家了!是不是这样的?”

  啊,对头!之所以想打这个电话,只能说卫紫云的心思就在这里。要知道恼羞成怒之下,卫紫云会觉得要是自己也是个老实本分的学生多好啊,不去上网,就更不会碰上那个痞子。而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卫紫云从一进校园,给大家留下的印象都是极好的。在青春荷尔蒙鼓动下,被他吸引的男生可不在少数。

  卫紫云喜欢心理学,第一次留连社团招新,就跟那心理学社的师哥对上眼了,卫紫云对此其实是有些遐想的。好吧,这事情卫紫云不愿多想,只知道一想就痛。

  想起打电话给英子,无非就是因为大学里的时候,这个高考时期才重新认回来的少年玩伴英子,曾经给她打过一个电话,说起各自的兴趣爱好以及参加校园社团的情况。然后英子听说卫紫云参加的心理学社,就说她哥哥高中时候有一同学,考取的就是卫紫云所在的这所大学,而且就是学心理学的,比她俩高两届的样子。当时,卫紫云就心花怒放了,那不就是和那个跟自己对上眼的师哥同一届吗?哈哈,说不定还是上下铺的兄弟呢!

  英子好像是被卫紫云的反应激怒了,又像是因为害怕而想赶紧摆脱了这所谓精神病人的纠缠,总之电话嘟地一声挂掉了,让卫紫云听着莫名其妙地笑了,那喜笑颜开的表情,再没心没肺不过了。

  好吧,随着电话嘟地一声挂掉,卫紫云那如浮云般的情绪也渐行飘远,而打这个电话的最初动机,也自然而然被胡乱抛到了后脑勺。

  倒床上打盹,忒没多久,卫紫云竟被清凉的竹席冷醒来了,于是出得门来想晒晒太阳。卫父卫母都忙得不亦乐乎,后来卫紫云也找到了事做,那就是跟在他们身后哼哼唧唧,泪眼汪汪的。

  从不远的外婆家往这边走来的,是已满头白发的大姨妈,她手里抱着一堆旧床单被套,说是要借用卫母的缝纫机。卫紫云抹了把眼泪,把大姨妈迎进屋里,自己却转身出来,蹲在台阶边缘继续哼哼唧唧。

  卫母洗完手脚,便进去陪大姨妈闲聊,卫紫云下意识里侧耳倾听着。

  说什么卫紫云泪眼汪汪的样子,和小时候的样子一样可爱?卫紫云忍不住飘飘然,她们无非都是想安抚自己一颗破碎的心吧,是啊,小时候的卫紫云,可是很招人喜欢的,尤其是给每年都从远方大城市回来探亲的大姨妈,留下了深刻印象。

1、焦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