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在意的人

  韩信一想到诸葛老师就发怵。那人的心是真的脏,韩信一想到那些整人的法子,就浑身发寒,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再和诸葛老师有接触。

  “呵,现在放假,他可管不着我。”现在都放假了他可不相信诸葛老师还会特地跑来管这事。

  扁鹊冷哼一声,瞥韩信了一眼,不再作声。

  韩信见扁鹊不和自已争辨,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一家伙该不会又像上次那样说不过我,给我偷偷下泻药吧?想上次悲惨的经历,韩信内心是拒绝的。

  “你们在干什么?”

  听见这个清冷严厉的声音,四人都不禁头皮发麻。自觉站在一线,鞠躬,齐声道:“老师好。”

  诸葛亮刚进教室,便看到这幅光景。点点头,道:“好。”

  庄周望了望门外,有些疑惑:“赵老师没来吗?”

  诸葛亮皱眉,怪异的看了几眼庄周,冷哼道:“问这个干嘛?”

  庄周连连摆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奇怪,今天赵老师竟然没和您在一起。”

  诸葛亮危险的眯起漂亮的眼眸,如覆冰霜,厉声道:“他来做什么,又没他的课。”

  庄周看出诸葛老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乖巧的点点头,不再发问。

  诸葛亮自顾自的走上讲台,整理好桌面。清了清嗓子,朗声道:“快上课了,都回去坐好。”

  众人蛮不情愿的乖乖坐回了座上。李白坐在庄周左手边,扁鹊坐在庄周右手边,韩信坐在李白的斜对面。

  韩信不满的独自哼哼,还转过头对李白做了个鬼脸。

  一只突然出现的粉笔直中韩信的后脑勺,韩信痛的退吸一口冷气。

  “韩信,你在干嘛?”

  听见诸葛亮严厉的声音,韩信撇嘴,顾不上疼痛,连忙坐直身子,认真听讲。

  李白看韩信吃瘪,不知怎的忍不住低笑起来。

  “李白,你笑什么?我的课很好笑吗?”视线扫过李白,目光冷得仿佛可以冻死人。

  李白浑身一僵,立马坐势端正,他可不想承受诸葛老师的怒火。

  韩信趁诸葛亮转过去的时候,又对李白做了口形:“啧,活该。”充满幸灾乐祸的意味。

  李白单手撑着下颚,忍不住要弯弯嘴角,却硬板着脸,用口形回道:“幼稚。”

  诸葛亮瞥了一眼李白,又看看韩信,冷哼一声,粉笔敲击黑板,继续讲课。

  “这一题我点人起来回答。”

  众人又是一惊,连忙伏低自己的高度。都祈望不要点到自己。

  “韩信,你来回答一下。”诸葛亮话音刚落,众人皆松了口气,几家欢喜欢几家愁。

  韩信一脸茫然。他连题目都不知道是什么,哪里会做。站在座位上,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正当韩信急得要死时,听见有人压低声音,重复道:“选C,选C。”

  韩信仿佛遇到救星,来不急思考,想也不想的朗声道:“这题选C。”

  一个粉笔头横空而来,差点把他砸懵逼。

  “填空题哪来的选项?”诸葛亮厉声道,上他的课竟然还敢打野。(打野:指上课不认真听讲,搞别的小动作。)简直不知好歹。又道:“下课后把类似的题型选10个,认真做完。记清楚,我要详细的解题步骤,明早检查。”

  韩信顿时苦了一张脸,做10题?还要详细的解题步骤?简直要了他这种数学渣的命啊!

  诸葛亮看韩信愁苦的脸色,颇为满意的点点头,道:“坐下。”

  韩信半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就听见低低的浅笑声,猛然回首,发现是李白在他身后偷笑。韩信气不打一处来,气愤得牙痒痒。好啊,你个李小白,居然敢害我,咱们走着瞧。

  李白见韩信恶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还用口形挑衅自己说:“咱们走着瞧。”便冷笑着用口形回道:“我等着。”

  韩信闷哼一声,就没再作声。

  李白觉得无趣,便又将注意转回黑板上。

  庄周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用白晳修长的手指戳了戳边上面无表情的扁鹊。张了张唇,又指了韩信。

  意思是:方才告诉韩信错误答案的人是你对吗?

  扁鹊也不否认,果断的点了点头。

  庄周笑意更深了,对扁鹊做了噤声的手势,又开始听讲。韩信好像误会李白了呢,事情要变得有意思了。

  下课后,韩信难得的没来找李白,李白也乐得清闲,专心研究诸葛老师上课时讲的题。

  说实话李白的数学也不是太好,主要原因是他自己讨厌数学,不愿学,以致于总在及格线上徘徊。不过比韩信总不及格要强上许多。

  庄周温和的弯了弯眉眼:“方才谢谢了,小医生。”

  扁鹊腼腆羞涩的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开口:“没什么。”

  “小医生,你不是不用补习吗?”庄周忽然偏头问。

  “你的病情不稳定,妈妈说让我多看着你。”

  庄周自幼染上嗜睡的毛病,扁鹊的母亲是他的主治医生。多年的相处扁鹊的母亲进乎将庄周看成了自己的孩子在照料,扁鹊和庄周差不多年龄,扁鹊的母亲常常会带自己的儿子陪庄周解闷。

  知道扁鹊和庄周在同一班级,还让儿子时时留意庄周的病情。几次庄周发病都是扁鹊先注意到,避免了庄周长睡不醒的情况。对此庄周和家人真得很感激扁鹊和他母亲。

  “唉,又麻烦你了。”庄周叹息,自己的情况他自己也清楚,受扁鹊家诸多照顾,他真的有些不知如何回报这份恩情。

  “没事,我很喜欢。”扁鹊直白的话弄得庄周有些不好意思。

  李白在一旁看着,冷哼了一声。真腻歪,还是自己和韩信的相处方式好点。

  一想到韩信,目光又忍不住移向斜对面。李白皱眉。这家伙还要生气到什么时候?

  “小白,要吃巧克力吗?”庄周见李白有些不开心的样子,笑道。

  “哼。”李白冷哼一声,瞥了一眼笑容满面的庄周,闷声道:“要酒心的。”

  庄周笑的有些无奈,挑选出一颗酒心巧克力递给李白。看来小白真的很喜欢酒心口味的呢。

在意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