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08

  澄师附中的艺术楼名曰“令仪”,取自《诗经•小雅•湛露》,意指“美好的容止,优雅的风度”。令仪楼是整个澄师附中最美丽的建筑之一。

  在外围,它拥有巨大的花园、喷泉、雕塑。在教学区,它涵括分别被标记为A、B、C的三栋楼,A栋用于学习绘画、雕塑、书法等;C栋用于学习音乐、舞蹈、戏剧等;被A栋和C栋夹在中间的B栋虽是三栋楼中最矮的,却是最受学生欢迎的。因为整个楼的内部其实是一个影剧院,每周五晚上都会播放一部电影,全校师生免费观赏,只有两百个座位,先到先得。

  此时的C栋四楼标号为06的房间里,飘出了一阵与环境格格不入的……饭菜的香味。

  “在我的琴室里面吃午饭,大哥,您是认真的吗?”

  回应一脸黑线的井新泽的是咀嚼的声音。尽管咀嚼的声音被主人压得很低,几乎听不清晰,但是在此时寂静的房间内,还是被无限放大。

  C栋的四楼是装潢得精致典雅的钢琴小提琴室。与一楼的教室不同,四楼的这些,是属于私人拥有的琴室。想拥有专属于自己的私人琴室的学生,需要在开学前就要动笔写申请书,并支付一年一千元的租用费,并且只能申请一年。申请成功后,在使用过程中,如果乐器遭到人为受损,则要自掏腰包修理。私人琴室只有六间,手慢了就没了。

  整个琴室约占四十平方米,印刻着金色的YAMAHA字样的纯白色三角钢琴被放置在最中央。在琴室的角落有桌椅和可供一个人躺下休息的长沙发。

  “我也没办法啊,现在一看到教导主任就头疼。这让我总有种错觉,那家伙在监视我……啧,烦死了。整个学校除了宿舍以外,只有你的琴房这里最安全了。”

  将外卖盒的透明塑料盖盖好,把垃圾裹好扔进袋子里,用纸巾把桌子擦拭干净,所有行为被完成得井然有序,显然动作的发出者已经做得十分熟练了。一切都处理完毕后,白楚墨笑嘻嘻地看着端着茶杯的井新泽:“你说对吧?我们亲爱的钢琴王子新泽殿下?”

  对方一计眼刀掷过来:“又是这个理由,也不嫌烦……还有啊,那些女孩子们这样也就算了,毕竟嘴长在她们脸上,怎么连你也……我真心不喜欢这个称呼,感觉……好白痴。这又不是什么偶像电视剧,真是的。”

  白家的大少爷毫无形象地嘿嘿一笑:“新泽,你饶了我吧,说句实话,也只有到你这里,我才能真正没有顾及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我受够被别人管着的滋味了。”

  几个月前,白楚墨和井新泽两人在白楚墨的父亲、班主任和教导主任三人,以及教室的监控探头的监视下,成功地做完了五套近几年J省的高考试卷和三套高考模拟卷(教导主任为防止意外,强制性加入的),完美地达成了既定的目标。

  白楚墨的父亲遵守交易的约定,向教导主任提出了“让两个孩子不用上课,时间自由支配,但要参加考试,且每次考试排在年级前二十,若没有完成,交易失败,乖乖回去上课”的提议。

  “既然有聪明的脑子,就要用在正道上。更何况,对于你,是一定要逼一逼的。看,这个目标果然漂亮地完成了。”这是白千丞临走前,留给儿子的话。

  上知天文地理,下晓鸡毛蒜皮。写得了诗词歌赋,做得出数理化生,就连政治和历史也玩得很溜。而且,在白楚墨的“悉心”教导下,井新泽还学习了一些简单的日语和法语,现在和妹妹井星柳通电话,第一句不是“こんにちは(日语:你好,用于白天)”就是“Bonjour(法语:你好)。”

  用白楚墨的话来说,那就是——阿泽从一个正直阳光好少年,硬生生被自己带跑偏了。

  “你这不叫‘勇于承担责任’,ok?要是想说‘井新泽也开始犯二了’就直说,不拦你。”井新泽失笑,表示这人有毒。

  顿时感觉自己的人生快要圆满了。白楚墨在沙发上寻了个位置,舒舒服服地躺下。

  “人生快要圆满了?我看你是快要圆寂了吧。”

  一个调笑的声音传了过来。楚颜站在琴室的门口,一手撑着门框,一手叉着腰。

  “楚颜,中午好。”井新泽礼貌地扬起笑脸,问候着。

  “中午好!新泽帅哥,你怎么和他在一起?”楚颜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接过井新泽递过来的一盒果汁。

  “阿颜,你什么意思,阿泽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啊?”还没捂热的沙发被人占去了一半,白楚墨斜了她一眼,装作很不爽的样子。

  “离笨蛋远一点,小心会传染!”楚颜毫不客气。

  “喂!”

  又来了……听着两个活宝完全没营养的对话,井新泽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领带,默默叹气。

  “不过,话说,我突然想到今年情人节的时候,阿泽好像收到很多情书吧?不过你看都不看,直接丢进垃圾桶了,那些女孩子们要是知道了,可是会很伤心的吧?”白楚墨在转移话题上非常有一套,本来准备在一旁看戏的井新泽猝不及防中招。

  似乎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楚颜也看了过来,摆出一副认真倾听的好孩子模样。好吧……其实是有自己的私心的。毕竟,自己对他……

  因为表哥白楚墨的关系,楚颜是全校为数不多的,能和井新泽近距离接触的女生之一,因此广受羡慕和嫉妒。

  “那又怎么样?不敢当面告白的人不在考虑范围内。”井新泽撑着下巴,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原来是这样。楚颜在心里暗自点头。

  “要说颜值方面嘛,我也不逊于你,为什么我就收不到情书呢?”其实是有的,只是在数量上,没有井新泽的那么惊人罢了。

  井新泽有一张清逸俊秀的脸,五官像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又像是顶级雕刻家手上的玉石,棱角分明,精雕细琢,无可挑剔。和井新泽的面孔相比,白楚墨则有着深邃的眼眸,鼻梁立体挺拔,整张脸尽显凌厉张扬。

  “你自己清楚。”

  “也是,谁叫我性格这么恶劣呢?”白楚墨捋了捋额前的碎发,笑得一脸理所当然。

  白楚墨性格桀骜不驯、我行我素、霸气强势,这是在整个校园里面出了名的。

  “哇,原来你知道啊?”楚颜眨了眨眼,做出恍然大悟状。

  “阿颜,我发现你有点欠收拾哦。”

  “彼此彼此,你也没好到哪里去。”

  “……那个,两位,我要练琴了。你们可以选择留在这里,但是麻烦你们安静。你们也可以选择……”

  这是被下逐客令的意思了。

  看到来自井新泽“你们考虑清楚了再回答”的表情,两个活宝乖乖闭上了嘴巴。

第三章 0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