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由于这几天天爱都忙着在外面收集证据总是早出晚归,所以对慕容夫人那边就一直没有时间去探望。灵儿一直在天安身边跟着帮忙处理有信阁里的杂事,冬虫负责接收外面的信息,夏草主要负责收集府内的信息,文竹还是一如既往的在书房里面伺候,虽然不能跟在天爱身边,但是总能从书房天爱整理的资料中得到一些讯息。

  将军府整个都处于紧张状态,大家能帮忙收集证据的帮着收集证据,没能力收集证据的大都忙着想对策以防邹将军被问罪时自己不被波及,将军府的主子们每天忙忙碌碌,准备迎接随时可能到来的风险,有那几个觉得翻案无望的已经收拾家当准备脱离将军府自立门户去了,免得被牵连;那些下人也都人心惶惶,主子们的不安更加剧了她们心中的恐惧,可是他们大多是被卖进府里的就是将军府的人,如果主子不放手的话她们将逃无可逃。这一切的不安邹老太爷都看在眼里,也是关键时刻才看出人心,以往自己总觉得老夫人对自己庶出的几个孩子都过于苛待,所以平时自己就多偏袒他们,也给了他们很多府里的实权,就连平时他们中饱私囊自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看着家里有难他们一个个推脱的倒是干净,如今更是觉得将军必死无疑了所以一个个的手收拾家当要求分家另立门户。整个将军府只有邹景琦兄妹几个在忙于奔波。

  一连几天都没有去娘亲那里看看,天爱实在是不放心,所以今天一大早就趁着早饭的功夫去娘亲那里走走,由于临时决定的所以除了紧跟在天爱身边的冬虫知道天爱的去向,其他人是一概不知的,还以为她又跟以前一样一大早就出去办事了呢。

  天爱一个人沿着小路来到娘亲的院子里,这里还和以前一样安静,跟府里紧张的氛围截然不同,秦妈妈本来正准备去外面叫丫鬟端洗脸水过来,没想到就看到天爱了,连忙招呼道:“天爱小姐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夫人一直都担心着呢。”

  天爱对秦妈妈很恭敬的说:“秦妈妈辛苦了,只是这几天忙着外面的事,对娘亲这里倒是疏忽了,还望秦妈妈多照顾着点。”

  秦妈妈知道事情的轻重,点点头说:“小姐放心,你只管去忙,夫人这里我会照顾好的。”

  秦妈妈能这样尽心尽力的照顾娘亲,天爱真的很感激,不过这份心意她却记在了心里,多余的话也不多说了,此时娘亲以及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是天爱来了吗?快点进来。”慕容夫人显然是刚起床不久,还正在梳妆。

  其实一直以来慕容夫人的妆容都很简单,一般情况下除了秦妈妈就是她自己也能打理了,此时她就是自己一个人坐在镜子面前梳妆,听到天爱说话才扭头看着门外。

  天爱尽量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进去屋里,秦妈妈去外面叫人打洗脸水了,不过想着夫人和小姐应该有话要说,所以还是晚点在送过去吧。

  天爱微笑着从母亲手里接过梳子说:“娘亲,还是我帮你梳头吧,我还没有帮别人梳过头呢。”

  慕容夫人听女儿这么说也很顺从的把梳子递过去,边递边说:“那你可得多多练习才行,虽说我们都有人伺候着不用是是亲力亲为,可是技多不压身,万一碰到什么情况没人帮忙,我们总不能蓬头垢面的去见人吧。”

  天爱听母亲这么说,调皮的梳着头说:“那我就拿娘亲练习了啊,一定把娘亲打扮的美美的。”

  慕容夫人听女儿这么说倒是好笑了起来:“呵呵,就你贫嘴。”

  虽然大家都不想讨论那个话题,可是早晚还是逃不过的,所以迟疑了一会儿慕容夫人还是问出来了:“天爱,他的事情到底查的怎么样了?”

  天爱正在梳头的手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边帮母亲挽着发边说:“知情人只有林将军和萧将军,虽然一个是父亲的亲信一个是皇后那边的人,可是关于那封信则是他们二人一起发现的,所以想从他们那里翻案是不可能的。”

  慕容夫人听天爱这么说,虽然很想不去理会,可是毕竟曾是自己最爱的人,所以还是揪着心问:“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天爱也很想找到办法,可是过两天皇上就要审问父亲了,如果现在还没有找到证据那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但是还是宽慰母亲说:“母亲放心,我会多派人去找到办法的。”

  慕容夫人知道女儿已经尽力了,也不在强求,只是反过来安慰女儿说:“母亲相信你,可是你凡事也要量力而为,不要强求。”

  天爱点了点头说:“好,你放心吧。”

  母女俩说完话也梳妆好了,正好这个时候秦妈妈将洗脸水端了上来,慕容夫人就先去洗漱了,趁着这个功夫秦妈妈向天爱问道:“小姐,你这几天一直都派文竹来送药吗?”

  “文竹还在送药吗?你没让母亲喝吧?”天爱紧张的问道。

  “没有,没有,她这几天送药的时候都被我打发做别的事了,药都被倒在床下的盆子里,只是她还要继续送吗,我怕到时候会瞒不过。”秦妈妈也比较担心。

  天爱叹了口气说:“秦妈妈放心,我会特别嘱咐她的,以后她都不会再送药来了,即使送来了你明确的拒绝就行了,我们也是时候主动出击,不能在忍了。”

  秦妈妈听天爱这么说才放心的说道:“有你这句话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文竹不是你的人吗,难道也不可信吗?”秦妈妈对于天爱让自己防备文竹一事一直不明白。

  天爱想了想说:“文竹本是官家小姐,只是父亲蒙冤才被灭族,她一直想要替父亲翻案,只是一直没有办法,现在如果有人说能够帮她父亲翻案,她能不动心吗?”

  秦妈妈懂了的说:“原来是这样,真是白眼狼,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陈年旧案有几个能翻案成功的。”

  秦妈妈说着这话的时候天爱已经拿出装药的盆子出来了,仔细研究了一下这药渣,沉着脸说:“这药里不是我给文竹的配方,应该被她私自更改了用量,平常人很难看的出来的,看来这文竹真的不能在留了。”

  慕容夫人是不会反对女儿做任何事情的,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是打草惊蛇的时候,就安慰女儿说:“天爱,既然我们知道了是文竹下的毒,可是她的目的和她背后的人我们还都不知道呢,现在不是处理她的时候。”

  天爱想了想也知道母亲的话有道理,可是她实在是不愿意母亲再一次涉险,毕竟对方要文竹下药是针对母亲的。慕容夫人看出女儿的心思,安慰道:“天爱,你也不必太过忧心,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既然知道了我就会防备的,眼下你还有其他的事要做,以后我们更加小心就是了,等你父亲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在整治这边也来得及。”

  怀着对母亲的愧疚,天爱暗暗发誓,等父亲的事一了结一定要找出那个害母亲的凶手。

  “母亲,辛苦你了,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下午我就派两个懂点武功的过来,一时保你周全,二来也能帮你传递消息。”天爱精心部署着。

  女儿的好意慕容夫人自然不会拒绝,当下点头说道:“好,都听你的安排。”

  天爱点点头,准备一会儿出去就安排这些事,心里却在微微叹息着:‘正值多事之秋,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第六十一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