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散财

  邹雪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疼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身上还是不能动,昨天孩子刚生下来自己就疼晕过去了,连孩子是男是女都还不知道,现在艰难的想要起身寻找孩子,可是刚动了一下身上就跟被千万斤的石磙碾了一遍似的,疼的她实在是不能动弹。

  天爱本来就在邹雪床边的椅子上躺着休息一会儿,本来也没敢睡熟,迷迷糊糊听到姐姐动了一下,就连忙跑到邹雪身边,看着姐姐已经醒了,连忙关心的问道:“姐姐,你醒了,渴不渴要不要喝水。”

  邹雪确实觉得嗓子干的慌,很是虚弱地点点头:“好。”

  天爱转过身去旁边的桌子上倒了杯水,来到床边先是放到床边的凳子上,知道姐姐现在身上一定很疼,轻轻的抬起姐姐的头,慢慢的拿起水杯喂给邹雪。

  喝了杯水感觉好多了,邹雪重新躺下看了看四周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孩子,很是疑惑的看着天爱,刚想问,天爱就直接回答:“姐姐,孩子很好,在隔壁林妈妈看着的,你放心吧。”

  邹雪听到孩子没事就放下一大半的心,紧接着又询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天爱听到这个问题,本来正在给邹雪掖被子的手先是停顿了一下,接着又继续帮姐姐掖被子,边干活边微笑的看着姐姐说:“是个女孩儿,很漂亮。”

  邹雪听的这个消息很是失望,自己寄予了那么大的厚望,为什么老天爷就是不让自己如愿呢,如今这个又是女孩儿,自己该如何是好啊,想想以后的日子,就决得很是难过。

  天爱看着姐姐这个样子,就知道姐姐心里一定很是难过了,可是生男生女也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再说了姐姐这次生产就很是危险,如今情绪更是不能受太大的波动,否则真的很危险了。

  天爱决定要好好的和姐姐谈一谈,毕竟自己不能一直在这守着,以后的路还要自己走,天爱坐在姐姐旁边,看着姐姐说:“姐姐,我知道这次又是女儿让你很不高兴,可是那毕竟是你自己的孩子,如果连你都不疼爱她那么谁又能保护好这个小生命呢?”

  邹雪知道妹妹说的有道理,可是一想到这胎又是女儿,自己真的高兴不起来,可是看着妹妹那有些严肃的眼神,还是忍不住的说:“妹妹,我现在是什么处境你也知道,本来第一个是女儿已经很让婆婆不高兴了,但是看在父亲的面上她们也不会再表面上太过为难我,可是如今父亲入狱,我这生下的又是个女儿,估计婆家就不会再容的下我了。”想到以后的处境邹雪很是伤心的哭了起来。

  可是天爱却不这么想:“父亲的事暂且不论,如今你打算怎么办,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并且是个女孩儿,你打算怎么做/”

  邹雪听到天爱直接这么问,更是难过的痛苦了起来,可是一哭就扯的下半身疼的不行,只能强忍着身体不动,可是心里的痛苦真的太难熬了。

  天爱握着姐姐的手说:“姐姐,如今你可要想好了,以你现在的处境,姐夫纳小是必然的事,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么我就接你回娘家,哥哥和我都会保证你不会再受到委屈;可是如果你留在这里的话就必须要做到心如止水,从此以后对姐夫就要做到不争不妒,保护好自己和孩子们。你要怎么选?”

  邹雪知道妹妹说的这两条路是自己现在唯一的两条路了,可是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父亲,再说了自己父亲的事情还未摆平,自己更不能回去添乱了,只能咬咬牙说:“我选择留在这里,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姐姐已经做出选择,那么接下来的路自己就要帮她铺好了。

  天爱看着姐姐这么为难的样子,既心疼又无奈的说:“姐姐,你放心,等天一亮我就去找司徒夫人,到时候必定不会让她为难你。”

  听到司徒夫人,邹雪连忙拉着天爱的手说:“你打算怎么做?”因为府里最难缠的就是司徒夫人了,也难怪邹雪会这么紧张。

  天爱拍拍姐姐的手示意她安心:“姐姐,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找她只是让她以后不能在为难你而已。”

  邹雪听到妹妹这样说才放下心来,说了这么多话,邹雪实在是累及了,抓着天爱的手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天爱看着姐姐睡着了,又去外间看了看小侄女,看着大家都睡着了,谁也没有惊扰,慢慢的走了出去,茯苓迷迷糊糊的好像看见有人出去了,她也连忙爬起来追出去想要看个究竟。到了外面才发现是天爱小姐一个人在外面的台阶上坐着。

  茯苓走到天爱身边坐下,天爱看着茯苓也出来了就说道:“茯苓,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茯苓摇摇头说:“不辛苦,大小姐那才叫辛苦。”

  天爱知道茯苓是真的担心姐姐,决定把自己的打算告诉茯苓说:“茯苓,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茯苓的命都是天爱救的,现在别说让她做一件事了,就是十件她也是愿意做的,所以立马点头说:“一切听小姐的吩咐。”

  天爱当然知道茯苓是可靠的,不然也不能让她来照顾姐姐,所以天爱很放心的对茯苓说:“我想把云想银楼的生意记到刚出生的小侄女名下,把一品楼记到妍妍的名下;不过她们现在都还小,暂时都由姐姐照看,可是姐姐如今身体不好,我想暂时由你代为管理。”

  能得到天爱的信任,茯苓当然会很高兴了,可是想到大小姐的处境,只怕没有给司徒家点甜头,估计大小姐的日子还是不好过。茯苓担心的说:“可是天爱小姐,只怕仅仅这样恐怕司徒家还会为难大小姐的。”

  天爱点点头说:“你想的很周到,只是还要给她们点甜头才行,这样,把锦绣绸缎庄记到姐姐名下,在姐姐未恢复前,由司徒夫人代为管理,收益就作为姐姐调养身体用,你觉得怎么样。”

  茯苓觉得这样的话司徒夫人一定不会再为难大小姐了,毕竟大小姐的两个孩子都是姓司徒的,给了她们也就是给了司徒家,再说了锦绣绸缎庄的收益一直都不错,大小姐调养身体根本用不了那么多,也就是说收益到时候会被司徒夫人收走的。

  茯苓觉得真是太便宜司徒家了:“那可真是太便宜司徒家了。”

  天爱摇摇头无奈的说:“那也没办法,姐姐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适宜移动,只能留在这里好好静养。”

  俩人又说了会话,天色就大亮了,天爱不能一直待在这,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所以天一亮她就去找司徒夫人去了。

  到了司徒夫人的房间,司徒夫人正在吃早餐,本来还想给天爱点脸色看看,可是天爱直接走到她的面前下人拦都拦不住。

  司徒夫人很是生气的说:“你们邹家的教养还真是好啊,难道不知道礼数吗?”

  天爱也不想跟她多说,开门见山的说:“给司徒夫人谈笔生意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谈生意?”司徒夫人很是好奇,能谈什么生意,难道不是求自己好好照顾她姐姐吗?到时候自己一定会把邹雪给撵出去,耽误自己抱孙子。

  天爱点点头说:“我准备把云想银楼交给刚出生的小侄女,把一品楼交给妍妍。”

  这云想银楼和一品楼虽说刚成立不久,可是生意却斗很好,就算用日进斗金也不为过,现在听说天爱把这两个生意交给自己的孙女,还是很吃惊的说:“这两个生意都是你的,你能做的了主?”

  天爱直接将这两个生意的房契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司徒夫人刚想拿起来在仔细看看,可是一下都被天爱收走了。

  司徒夫人虽然很眼馋,可是那时自己孙女的,还没有交到自己的手上,眼馋也没用,当下为难的对天爱说:“两个孙女都是我司徒家的,给了她们就是给了司徒家。”司徒夫人还在盘算着送两个孙女手里把这两个铺子收走。

  天爱早知道会这样,继续说:“这两个铺子可以给两个侄女,但是前提是得跟着我姐姐,并且在她们没有成年之前都由姐姐掌管。”

  司徒夫人听天爱这么说,立马泄了气,那还有自己什么事啊?

  天爱早料到会是这个情况,立马又诱惑的说:“这个锦绣绸缎庄会记到姐姐名下,不过姐姐身体不好,在姐姐身体未康复之前还希望夫人能够帮着姐姐打理,姐姐调养身体所需的费用都可以从这里出。”

  “真的,那你放心,照顾好儿媳妇也是我这当婆婆该做的。”司徒夫人很是高兴的接过这个房契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锦绣绸缎庄可是比前两个生意更好的,司徒夫人当然得好好收着了。

  看着司徒夫人这个样子,天爱知道自己送对了,当下对司徒夫人说:“夫人,那你看姐姐那边?”

  司徒夫人听天安这么说,连忙客气的说:“儿媳生孩子辛苦了,我还没看过刚出生的小孙女呢,我们这就走吧。”说完就和天爱一起去邹雪的院子里了。

  到了邹雪的院子的时候,邹雪已经醒了,她正在看自己刚出生的小女儿,虽然嘴上说难过,可是真的看见自己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的时候还是很疼爱的。

  司徒夫人来到邹雪的房间,邹雪刚要起身,可是身上一下子疼的起不来,司徒夫人看见邹雪这个样子,连忙阻止邹雪并说:“儿媳生产劳累了,好好休息,等老爷回来了就给这孩子上族谱起名字。”又和邹雪说了些客气话,不过实在装不出来了,就赶紧打哈哈的走了。

  邹雪直到夫人走了之后还没有回过神来,按理说婆婆应该大发雷霆才是,怎么会这么客气呢,很是疑惑的看着天爱,天爱知道现在也没有必要告诉姐姐这些,就打哈哈的说:“或许是她良心发现了呢。”

  这话邹雪当然不会相信,但是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好事,对天爱也很是感激。天爱又拿出那两张房契交给姐姐并嘱咐姐姐收好。

  邹雪知道妹妹这是给自己找后路,感念妹妹想的周到。天爱看着姐姐这里安排的差不多了,就决定回去了。

  天爱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对姐姐说:“姐姐,短时间内你婆婆应该不会再找你麻烦,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养好身体,等我回去了就多安排些人给你,别的别多想了,好好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邹雪知道自己不能在给家里添麻烦了,也想开了的对天爱说:“你只管放心去忙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天爱看着姐姐确实是放下了,就准备走了,走之前还特意叮嘱茯苓和林妈妈要照顾好邹雪和刚出生的小婴儿,这次虽说散了些财,但是能安排好邹雪也算了了一件事,还是值得的。

第六十三章 散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