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fate命运之夜

喜欢喝白开水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请选择你的从者!”

  “光辉之子库丘林”

  “光辉容貌迪卢木多·奥耶那”

  “阶职Lancer!”

  “迪卢木多·奥耶多。”

  那双眼睛很温柔且坚定,那滴泪痣很是特别,女孩冷漠的看着,她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嘴里叼着一只烟。

  “恭喜您,拥有从者,作为奖励将得到库丘林的永恒刻念。”

  “是否装备?”

  “警告请选择装备!”

  “请选择装备!”

  “请选择装备!”

  “选择装备。”

  弹了弹烟灰,对着系统摆出一副无聊死的表情,看来不装备是不行的了。

  “永恒刻念:库丘林用自己的血为死去的妻子刻画的印记。”

  “然后?”

  啥玩意?刻个印记还可以再续前缘?悲催!这货还真的是天真。

  “请选择人物,请详细添加资料。”

  “姓名:墓歌”

  “性别:女”

  “年龄:16”

  “身高:1.65”

  “家庭成员:没人”

  “爱好:抽烟喝酒”

  “兴趣:唱歌”

  “是否确定?”

  “没烟了?”

  手里没抽几口的烟没了,这啥情况?玩个游戏还这么多麻烦?

  “自动扫描中…”

  “自动同步自动填补…”

  “三围:胸34D,腰23,腿长一米”

  “移居日本冬之木”

  “身份:无业游民,魔法师”

  “经济来源:打工”

  “爱好:养花,唱歌”

  “请添加您的战斗数据…”

  “你倒是继续扫描啊?”

  啥玩意?你不是能扫描吗?问我嘎哈?

  “扫描中…”

  “警告…警告…”

  “玩家实力超越S级…”

  “停止扫描…停…”

  “啪塔…!!”

  “呃?”

  什么鬼?怎么就黑了?这啥情况?

  “嗯?”

  映入眼帘的是满院子的蔷薇,含苞欲放,此刻是晚上,满天星辰像极了大海却又比海更美,这是哪?

  “呼……”

  苦涩的味道刺痛着喉咙,她还活着,那么这是哪?

  “试问,你是我的御主吗?”

  男人一头短发,额间还有一丝碎发,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睛是黄金色的,右眼角下还有一刻泪痣,手持一柄猩红色的长枪,墨绿色的贴身衣,正疑惑的看着她。

  “呃…算是吧!”

  右手的手背刺痛着,那玩意好像叫令咒,悲催,现在的游戏都是这么逼真吗?

  “Set宣告——此身为剑与汝命同在,陪你到最后,为你带回荣光。”

  单膝下跪,他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他的君主。

  “我说,你别动不动就下跪好不好,你叫啥?”

  我擦嘞?还有这神操作?甩自己一巴掌居然痛的一批,嘿哟,不会是真的吧?蹲在他面前托起他下巴,与他对视,俊俏的脸庞,总的来说也算不上丑,反倒是有几分俊美,黄金色的眼睛好像太阳,难怪叫光辉容貌,真的是长的有点妖孽。

  “御主,我叫迪哈姆德。”

  被托起的下巴,眼前如同深渊一样的眼睛是绯红色的,像极了漩涡陷进去就出不来了,长发遮住她粉嫩的皮肤,如果把头发拨开,大概会是很美的吧?可能是靠的太近了,她身上有着浓浓的酒味,还有烟草味,让迪哈姆德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他讨厌这个味道,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我就墓歌,墓碑的墓,唱歌的歌。”

  “另外别称呼我御主,我讨厌这个称呼。”

  那双眼里闪过一丝的厌恶还有嫌弃,大概是他不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放手在离他不远处抽着烟说,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还是闻的到。

  “是,那么我就叫你墓歌吧。”

  即使她走远了,还是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味道,此刻他才仔细看他的君主,一头黑色的长发,刘海着住她一大张脸,绯红色的眼睛,在她眼里只看到阴沉沉的冷漠,黑白色格子卫衣包裹着早就成熟的山丘,细细的腰仿佛一掐就断,让他不得不怀疑她是否有认真吃饭,牛仔裤下是她的长腿,穿着拖鞋,为何她给他的感觉,她很孤独。

  “你有什么愿望吗?”

  抽完一支烟,那家伙愣是不说话了,墓歌只能开口,总不能僵死吧?

  “我没有愿望…”

  愿望?什么愿望?他没有愿望,他只是想守护君主到最后,尽前世的忠义,仅此而已,迪哈姆德苦笑着说。

  “巧了,我也没有愿望~”

  “这就悲催了~”

  “两个没有愿望的家伙堆在一起了~”

  点燃一支烟,打开一罐啤酒,坐在地上一副闲的发慌的模样,那么问题来了,她到底是怎么召唤他的?

  “……”

  不远处墙上蔷薇花悄悄的绽放,很是炙热她的眼,难道是蔷薇花为媒了?

  “我当是在想…”

  “请带我离开”

  “谁都好”

  “请带我走”

  “带我离开”

  “拜托”

  “然后你就来了,蔷薇花就开了。”

  伸手取下一朵绯红色的蔷薇,扔给他,大概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其实当时早就晕过去了,完全不知道啥情况。

  “请带我离开这里…”

  那时候,格拉尼亚也是这样说的,后来…我们,说起来也奇怪,在英灵殿就是被这句话惊醒的,想带她离开,带她走,才出现这里的,手里的蔷薇已经盛开了。

  “那么…”

  “迪哈姆德”

  “我的骑士”

  “你遵从我的呼唤而来”

  “请务必陪我到最后”

  他似乎有些苦恼,,墓歌缓缓地走到他面前,单膝下跪,抓住他的左手,直视他的眼神,温柔的看着他说完,并且亲吻他的手背。

  “遵命。”

  惊讶的看着她单膝下跪,即使不是为了圣杯,他也会陪他到最后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被亲吻的地方似乎在发烫。

  “迪哈姆德君,我房间在你的隔壁,有什么可以随时过来找我呢。”

  墓歌微笑的看着迪哈姆德,显然她可能吓到对方了,但是她并没有停留多久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好像是个…很善良的孩子,大概吧。”

  迪哈姆德看着墓歌替她铺好的被褥,有些不太习惯,不过还是躺了下来盖好被子。

  “叽呀……”

  玄关被打开,墓歌穿着一件长衬衫作为睡衣,脸色有些哀伤凄凉,看着睡在被褥里侧身熟睡的男人,他的睡颜有些安静显得那么神圣不可侵犯。

  “嘘…听我说。”

  轻轻的掀开被褥从背面抱着他,饱满的果实贴在他坚硬的背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把头埋在他脖子里,小心翼翼的乞求着。

  “……”

  墓歌?他一直没有睡觉的习惯,索性躺下了试试看能不能睡着,那浓浓的酒气混杂着烟草味,他记住了她的味道,知道是她,他并没有起来,小心翼翼的声音带着抽泣,迪哈姆德遵从她命令,并没有开口说话,等待她说话。

  “落魄的魔法师失去了信心”

  “每晚都喝酒买醉”

  “妓呢每晚都陪酒”

  “魔法师爱上了妓”

  “妓是戏子”

  “戏子没有情也没有心”

  “魔法师和妓缠绵了一个月”

  “最终还是离开了”

  “但是没有人再见过他”

  “妓怀孕了”

  “孩子出生的那天”

  “魔法师回来了”

  “并且娶了妓”

  “此后魔法师带着不同的男人回来”

  “没人再见到妓”

  “但是进去的男人”

  “没有见到一个出来”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孩子一把火烧了房子”

  “开始旅行”

  “没人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没人知道那孩子经历了什么”

  “只知道那孩子”

  “喜欢抽烟喝酒”

  “摆弄花草”

  “嗯,就这样吧。”

  “晚安,迪哈…姆德!!?”

  墓歌轻轻的准备起身离开,却被迪哈姆德猛地转身,快速的压在身下,迅速的揽入怀里,头抵着她的头,腰上的手狠狠的抓住她,仿佛怕跑了。

  “……”

  尽管她没有任何表情说明她在哭泣,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她撕心裂肺的痛楚,像这样云淡风轻的说出来,就像是挖开旧伤口再撒把盐,身子轻轻的颤抖着,明明想哭却强忍着,这样的女孩,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迪哈姆德尽量轻点,但是他发现他做不到轻轻的,因为总感觉那样,她会逃脱。

  “……”

  好像这样也不错,整个人在他怀里,就这样睡吧,大概会做个好梦吧?可惜事与愿违,又看见熟悉又恶心的场景。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