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那下次我们去那边吧?”

  “明天吗?”

  “看情况哟~”

  “啊?”

  “……”

  眼前的女孩穿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刘海遮住她一大半的脸,绯红色像极了盛开的玫瑰花,旁边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衬衫搭配着黑色长裤,手里拎着一大堆东西,黄金色的眼里很是温柔却不曾离开过那女孩身上。

  “呃?”

  这人是?谁?怎么感觉好眼熟?湛蓝色的贴身衣,蓝色的长发在肩膀上搭着,猩红的眼里是野兽一样的狂妄野蛮,男人长得有点像流氓癞子,双手搭在他肩上的长枪上。

  “瑟坦达?”

  什么?谁的名字?愣愣的看着他,嘴里呢喃着某个人的名字,眼睛里湿哒哒的,胸口的痛楚是那样的真实,伸手捂着胸口,冰冷的眼泪已经掉了出来。

  “你?”

  当他听到那个很久没人被叫过的名字,愣愣的看着眼前捂着胸口哭泣的女孩,仔细一看她竟和她长的有些相似。

  “迪哈姆德,可以请你先回去等我吗?”

  胸口的痛楚让墓歌有些难以忍受,转身对着迪哈姆德正在警惕拦路的那个人。

  “好。”

  对于墓歌的请求,迪哈姆德并没有反驳。

  “那我们换个地方聊天吧?”

  “比如说安静的湖畔或者寂静的森林?”

  为什么呢?到底为什么?墓歌缓缓地开口笑着看着眼前那个收起长枪的男人,他的头发很蓝就像湖水一样,猩红色眼睛里是深不见底的野兽气息,尽管他看上去像极了流氓癞子,但是在墓歌看来他似乎有些可爱,胸口的疼痛并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痛。

  “老子都无所谓~”

  那女孩笑起来像极了记忆里的某个人,眼睛也是一样的绯红色,只不过她没有吸烟喝酒的习惯,库丘林有些欣喜又有些慌,当年对她的思念,让他不顾一切的完成禁咒,可是他并不后悔,只要有相遇的机会,他都不会去放弃,因为他真的很爱她。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那个梦里,男人哭泣的乞求着,看不清脸,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为什么会想帮他擦眼泪呢?后来男人诡异的微笑,再后来男人和某人约好回来堂堂正正打一场,迎接他的却是死亡,多么可笑啊,可是男人并不后悔,他笑了,墓歌缓缓地开口看着坐在她面前的男人,这是一片森林,准确的说这是森林的深处,可能是晚上的原因,黑暗中她看不到他的表情,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着野兽的气息,像一头紧盯着猎物的狼,几乎分分钟钟能把她撕碎。

  “瑟坦达,你知道这个名字的主人是谁吗?”

  近在迟尺的眼神里是深不见底的阴沉,比盛开的红玫瑰还要鲜艳,库丘林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把她抵在树下靠着,越看越像她了,到底是不是她呢?

  “我不知道。”

  那双血色的眼里是蓄势待发的杀意,正死死的盯着她,明明是凶巴巴的,为什么墓歌可以看见那深不见底名为欲望的野兽在器叫着。

  “老子叫库丘林,以后想我了就在心里叫这个名字。”

  她开口说不知道的瞬间,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果然不是她,放开她转身走向树阴里,用平时的声音说着,但是,为什么不是她呢?

  “抱歉,我可能认错人了。”

  下巴差点就他捏掉了,话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为什么背影看起来有些孤单?真是讽刺啊,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居然觉得别人孤独,墓歌缓缓地开口,挥手从空间里淘出烟。

  “小心着凉。”

  院子里,迪哈姆德拖着被子盖在正在发呆的墓歌,找不到厚的衣服,只能把被子拖过来,自从她回来后,似乎有些魂不守舍,在想什么吗?

  “迪哈姆德,闭上眼睛,等我一下。”

  墓歌缓缓地开口,对着旁边的迪哈姆德说着,手里挥动着燃起的烟,在龙飞凤舞的描绘着咒文。

  “嗯?”

  虽然迪哈姆德想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还是乖巧的闭上眼,等待着。

  “可以了。”

  墓歌手里举着一朵盛开勿忘我递给迪哈姆德,那是用蓝宝石做的,鲜艳夺目且漂亮。

  “勿忘我?”

  那朵勿忘我玲珑剔透,可以清晰的看见每一片花瓣,迪哈姆德有些惊讶的看着墓歌,她的眼里似乎有些什么在闪耀,不由自主的伸手接过勿忘我,愣愣的看着她。

  “The city of ruins still beautiful”(废墟之城依旧美丽)

  “I have been here waiting for your return.”(我一直在这,等候你的归来)

  “Cling to that forget-me-not.”(紧握着那只勿忘我)

  “It's like a cage bird.”(仿佛是笼中鸟一样)

  “How on earth can you touch your heart?”(究竟如何才能触碰到你的心?)

  “I became stronger than anyone.”(我变得比任何人都坚强)

  “I let go of my soul and let you hear my song.”(我放开灵魂让你听见我的歌)

  “Sing for you”(为你而歌唱)

  “The forget-me-not that you gave me.”(你给我的那支勿忘我)

  “On this”(就在这)

  “Do you remember”(你还记得吗)

  “What were you talking about?”(你当初说的话还有哪些?)

  “When the season is not in full bloom.”(当这个季节的勿忘我盛开)

  “You will return”(你便归来)

  “Flowers bloom and fall year after year.”(花开花落一年又一年)

  “You never came back.”(你却再也没有回来)

  “I've been doing it all the time.”(我却一直做着)

  “Dream of your return”(你回来的梦)”

  “勿忘我的花语好像是永恒的记忆吧?”

  墓歌缓缓地开口说着,望着不远处院里未盛开的勿忘我,点燃一根烟,坐在地上,倒也是无聊,但是她懒,不想出门。

  “勿忘我的花语是不要忘记我。”

  那歌声悲凉且温柔,是因为某个人吗?迪哈姆德有些担扰的看着她,地上堆积一堆的烟头,她到底抽了多少?

  “迪哈姆德,把客房整理下,过几天好像要来客人。”

  不要忘记我吗?墓歌面无表情的看着院里还没盛开的勿忘我,忘不掉的终究还是忘了,无论如何忘了就是忘了。

  “客人?”

  迪哈姆德有些惊讶的看着墓歌,但是他并没有问为什么,而是静静的看着她,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

  “一个来作死总账的砸碎而已。”

  伸手抚摸着自己右眼,墓歌缓缓地开口,毕竟,这么多年了,该收回来不是吗?

  “……”

  迪哈姆德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她,那眼睛里的冰冷,像极了冬天的雪水,冰冷刺骨。

  “啊呀,很快就要见面了呢~”

  某个房间里,女孩一身白色的长裙,坐落在床上,蓝色的长发,一双绯红色的眼睛,兴奋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