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奇怪的梦

  第五章:奇怪的梦

  秦州入睡以后,却突然感觉自己清醒无比,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荒地,那个面色枯黄的刺客正追着秦州,赤红的眼瞳如暗夜魔物一般令人毛骨悚然,突然前方又出现了一座坟墓,坟墓前站着一个少女在对着秦州笑,少女的脸色惨白,如同死人的脸,那一笑,秦州楞是停住了脚步,扭头看着极速而来的银针。

  “痛……”

  一股刺痛传遍全身,秦州猛的醒来,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一想起白天在墓碑前的事情,秦州便觉得背后发凉,莫非这世间正的有鬼。

  伤口传来一阵烧痒,秦州拉开衣服看着伤口已经干涸,已经没有痛感,只是觉得痒痒的,想用手去挠。

  “吱……”深夜里,秦州听到了微弱的声音,声音很小,若不是夜深人静根本不会听到。

  秦州赶紧起身透过门缝看着外面,一道熟悉的身影悄然的离开院子,这个身影秦州自然认识,便是就他一命的梅九龄。好奇心促使秦州跟了上去,今晚没有月色,路面看不太清楚,可梅九龄走的很快,秦州跟着梅九龄走过的路,紧紧的跟着,奇怪的是梅九龄居然没有发现秦州,一切显得太不正常,可秦州就是太好奇了,完全忘记了这是深夜,梅九龄是一位隐世高手,没有发现秦州是绝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释,便是梅九龄想让秦州知道这件事情。

  梅九龄打开石壁上的机关,走近了密室,秦州走到密室外,伸手去触碰开关却又止住了,里面什么情况秦州不清楚,而且梅九龄就在里面,一切都是未知的,秦州收回了手,转身离开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秦州自己也不例外,梅九龄又救过秦州的命,所以秦州又停止了剥开这层迷雾的想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回到房间睡大觉。

  翌日……

  前院白衣弟子的晨练吵醒了秦州,秦州这才睁开睡眼,起身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只见一个个白衣弟子手中持剑,缓慢的挥舞着,慢的让人着急。

  晨练,并非只是练习剑术,而是心性,习武本就是一个长期坚持过程,心性很重要,每日按时晨练,只是为了磨炼一个人的心性,以后的江湖之路才会走的更远一些。

  秦州站在一旁观看,看了一会儿便摇头叹息,若是在战场上,这武功着实难看,能不能保住性命还难说,与传说中的花拳秀腿没什么两样,遇上这样的武功,秦州自信可以打十个,要是伤口痊愈能打二十个。

  秦州发现人群之中那个秀气的白衣弟子,也就是秦州祭拜倪小玲时,那个警告秦州的白衣弟子,晨练的动作与其他人差不多,只是秦州感觉哪里有一点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嘘嘘……”秦州朝郭奇吹口哨,郭奇收了动作走了过来,有点小气的说到:“干啥,我在晨练,我劝你伤好了赶紧下山回家。”

  郭奇转身而去,秦州一手将郭奇拉住问到:“你们山庄是不是闹鬼?”

  郭奇一瞪眼,脸色平平的说到:“你看见了,我劝你晚上别乱跑,伤好了就下山回家。”

  “问你一个人,倪小玲你知道吗?”秦州随口问到,郭奇做了一个不要乱说的手势,然后小声的说到:“倪小玲死后化成厉鬼,我们都知道这件事,你还是别打听,师傅会不高兴的。”

  秦州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倪小玲,梅九龄,朱琦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其中梅九龄与朱琦还活着,倪小玲却死了,而且还化成厉鬼,这一切吸引着秦州,秦州也很想弄清楚这三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傅来了,我得去晨练了。”郭奇回到原位继续晨练,梅九龄带着一身浩然之气站在台子上,同样也挥舞了起来,梅剑山庄除了秦州都在晨练,秦州眼睛一亮,突然想起了昨晚的事情,透透的绕开所有人的视线来到后山,用手转动开关进入石洞内,光线的照射,石洞内显得很明亮,眼前除了一些生活用品,没有其它东西,秦州突然感觉有一点冷,洞内还有空间,秦州探身看了看,洞内空空如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不对……

  秦州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洞内明明空空如也,却感觉四周的空气很冷,整个山庄透着一股神秘的色彩,可秦州就是找不出问题的所在,除了石壁上的红蜡烛秦州没能发现什么,只好匆匆的离开山洞。

  回到山庄时,所有弟子正在吃饭,只有一张空桌子,而且桌子上还坐了一个人,这个人秦州也认识,那个警告过他的弟子,秦州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其它空位置,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上去,然后嘿嘿一笑说到:“早。”

  秦州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直接说了一个早字,现在已是日晒三杆,这个早字有些差强人意,白衣弟子瞟了一眼没有理会,秦州吃了一口饭正想问他叫什么名字,白衣弟子啪的一声端起碗筷离开了。

  秦州感觉被打脸,忍着一口气把饭吃完,整个过程秦州被所有人藐视的目光锁定着,秦州感觉今天是最丢脸的一天,居然被一个男人嫌弃了。

  “想不到,本公子一脸帅气,居然被人嫌弃,哎……”秦州一声叹息到,郭奇朝着秦州小声到:“白苏师兄对人人都这样,你又不是第一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是,白苏师兄有的时候真像一个女人,就爱斤斤计较。”一个白衣弟子嘀咕道。

  “白师兄要是女人,我把剑啃了,你们没看见他每次比试那股狠劲,感觉谁跟他有仇似的,要不是师傅在,估计会一剑杀了我们。”另一个白衣弟子说到。

  秦州在一旁听着,感觉梅剑山庄每一个正常的,难怪要隐世不出,看来的尽快离开这里才行。

  秦州一想起郭奇说的那个鬼,就想起晚上做的那个梦,梦里那个死人的脸,秦州背后冒起一层细汗,回到房间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梅剑山庄,山下大千世界才是秦州向往的地方,梅剑山庄只有一群怪人还有那个女鬼。

第五章:奇怪的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