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月荷轩

  第十八章:月荷轩

  发簪老板的话让秦州心里舒服,秦州看着眼前的发簪老板,质疑到:“刚才你为何不说你这里有两块发簪,害的我被打。”

  “哎哟,公子,你不是到她是谁?”发簪老板头疼的说到,看着秦州有点迷茫,发簪老板接着说到:“上次那个开胭脂店的王老板,就一盒胭脂不买给她,后来把王老板的店给整关了,别看她长得漂亮,心眼小,容不得人,公子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老板可是那位姑娘是那位员外的千金?”秦州握着两块发簪问到,发簪老板也看出来了,回答问题,对方就买发簪,不回答,丢下发簪走人,不过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对方居然不知道,肯定是外地来的,此时不宰更待何时,发簪老板闭口不言,半响才说到:“我还不想惹麻烦,公子还是去别处打听吧。”

  秦州二话不说,立刻掏出一定银子放于台面,发簪老板看着银子吞了一口口水,一拍桌子说到:“好,我就豁出去,公子可知这煜州城内有五大家族,分别是白水占半城,慕宋王谢各分家,除了白水家族,就属慕家势力最大。”

  “莫非那位姑娘是慕家的千金?”秦州开口说到。

  “聪明,公子一点就通,这发簪你看。”

  秦州再次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笑着离开了,既然知道对方住在哪里,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

  大唐已经繁华了几十年,所谓物极必反,先辈们用生命换来的江山,如今已沦为后背人腐朽的乐土,名家世子,达官显贵想的不再是为国效力,而是如何为自己找到乐子,开国之初名仕已声望聚人,如今用钱财聚人,没有利益的驱动,这个世界将不再运转。

  煜州城内最繁华的地方莫过于月荷轩,月荷轩内有个眉心小屋,眉心小屋里有一个花魁名叫苏眉,据说与这位苏眉姑娘说一句话都要十两银子,可谓字字千金,早知道十两银子足够黑狼寨支付一个人十年费用,而在月荷轩与苏眉姑娘说一句话就是十两,没有足够的银子连眉心小屋都进不了。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灯红酒绿的巷子,而月荷轩的人气最旺,来这里消费的至少也是员外级别的,寻常人家在这里消费一次,估计就要卖房子来抵债,所以秦州也不得不邹眉头,秦世麟让秦州结交煜州士族名流,没有志同道合谈何结交,烟花之地,酒肉朋友便是如此,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在你扬名立万之时同享富贵,在你倒霉之时与你划清界限,秦州所能利用的便是,在美酒之中添上一点琼浆。

  “这就是你说的地方?”宋辰看着月荷轩三个字质疑到,此时,月荷轩内的姑娘见秦州与宋辰急忙出来迎接,春色一览,静中取悦,宋辰虽行走江湖,为人还是比较本分的,每次来去冲忙,对于月荷轩了解不是很多,可眼前的阵势让宋辰感觉到一丝不安,宋辰脑子里出现两个字,眼前这个月荷轩是风月场所,要是被白苏知道了,肯定玩完。

  “我说,你小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敢带我来这里,找死是吧。”宋辰带着一股威胁的气息说到。

  秦州一本正经的拉过来一个紫衣女子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紫衣女子含额一笑,手指遮羞回应道:“我叫小木玲,公子我等你很久了呢。”

  宋辰一摸脑门,没想到秦州居然是一个色胆包天的人,当初怎么就没看出来,这里阴气太重,宋辰感觉到了一股压抑,没有给秦州打招呼转身准备离去,这时,秦州一把拉住宋辰,说道:“急什么,不想知道白苏的身世了?”

  宋辰的好脾气被秦州给弄没了,没好气的说到:“你小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秦州却一脸不在乎宋辰的反应,对着小木玲说到:“你可知道白苏的身世?”

  秦州这么一问,手里递给了小木玲一锭银子,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银子,没有秦州做不成的事,有了银子,小木玲先是一愣,接着急忙点头说到:“知道,知道,不过这说来话长,二位不妨到我房间里坐下来慢慢听。”

  秦州与宋辰对视一眼,宋辰一万个不愿意,不肯进入月荷轩,秦州硬是一把抓住宋辰好言相劝到:“我们主要目的就是了解白苏的身世,很快的,几句话的事情。”

  宋辰半信半疑的被秦州拉着进入月荷轩来到小木玲的闺房之中坐下,小木玲给两人端上二杯茶,宋辰为了知道白苏的身世也是强忍着听小木玲说了一通废话,秦州突然双手抱腹尴尬的说到:“我先去方便一下。”

  秦州出了门,来到前来要了一瓶酒和几个下酒菜,找了一个角落处,将藏在怀中的迷药撒在菜和酒中,看了看四周这才端着酒菜回到小木玲的闺房,此时,宋辰正要离去,秦州放下酒菜急忙安抚宋辰。

  “宋大哥,我去打听了一下,结果还真打听了一些消息。”秦州这么一说,宋辰有安定了下来,但脸色沉凝了许多,有点不信任的问到:“你小子,说的没一句实话,没工夫和你瞎闹,先走了。”

  秦州一把抓住宋辰说到:“宋大哥,白苏很小的时候家里出了大的变故,可能就只剩她一个人了。”

  宋辰忽然坐了下来,听秦州继续说着,秦州边说边给宋辰与小木玲倒酒:“那白楚令官居六品,本来大好的前途,听说是勾结反叛势力三龙会,被皇帝下旨抄家灭九族的。”

  秦州不时的观察宋辰的眼睛,之见宋辰听的入神,完全就像是在听自己的身世一般,这更让秦州觉得不爽,秦州的话风突然转变,一声叹息:“哎,这人,官位再高,也高不过皇帝,这皇帝要杀你,有仇也没地方报。”

  秦州举杯与宋辰碰杯,一口酒下肚,小木玲拨弄风姿,陪宋辰一起喝酒,秦州的双眼看着宋辰端着酒杯将酒喝了下去,而下一刻,宋辰与小木玲觉得脑子迷迷糊糊,扑通一下子就就爬在了桌子上。

第十八章:月荷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