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6】报复

  【26】报复

  荒郊野外,极阴之地。

  他就坐在观音庙前,慕子千不来则视为主动认输,如此,离那个计划也就更近了一步。

  他看到远处来了一行人,带头的人居然是余世尧,余世尧看到秦州时,邪眸中露出一丝暗沉的微笑。

  “他来做什么?“

  秦州感觉不妙,对方的意图很明显,上次他将余世尧推下水,这个仇,余世尧一直念念不忘,无时无刻想着怎么报复他。

  就在昨天。

  慕子千与秦州打赌,余世尧的机会来了,荒山野岭,四处无人,多么好的行凶场所,就算失手杀了秦州。

  死无对证,官府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所有人都知道千戟岭是大凶之地,死个人再正常不过,天意如此,余世尧怎能放过。

  天衣无缝的计划,余世尧觉的自己是个天才。

  欺负人,没得商量。

  余世尧带着家奴将他围了起来,得意忘形的说到:“小子,上次把我推进水池,让我很没面子。”

  余世尧自认,在煜州城内,第一公子的位置无人能及。

  家奴恶狠狠的瞪着秦州,秦州一脸茫然,没想到等了半天,却等来了余世尧这个王八蛋。

  对方人多,动手肯定吃亏。

  唯一的路已经被堵死了,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他正准备拼死一搏。

  就在此时,又有两道身影从远处走来,原本渺无人烟的地方,今日却来了十多人,残破的观音庙,一座座孤寂的坟墓,散发出袅袅硝烟。

  千戟岭看上去多了一层朦胧的阴影,看上去极为恐怖。

  这两人分别是慕兰清与慕子千,嚣张的余世尧,见到慕兰清的那一刻,如同见到鬼魅一般,躲在家奴的身后,不敢抬头。

  “这是怎么回事?“

  余世尧的举动,让他感觉到了不安,慕兰清真如傅山岳说的那般可怕,他自然是不信。

  余世尧的表情与动作让他不得不相信,慕兰清莫非真是魔鬼转世不成。

  无风不起浪,有时候传言非空穴来风。

  余世尧与慕子千看上去极为怪异,慕子千也一直躲在姐姐的身后,除了秦州昂首挺胸,其余的人都露出莫名的恐惧。

  “慕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见面先打个招呼,他可不想在美女面前失了仪态。

  “是吗?”

  他很淡定的与慕兰清对视,慕兰清冷冷的笑着。

  忽然,他似乎听到身边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起初,他并没有在意,当他将目光缓缓移动,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时。

  四周的一切突然变成了地狱。

  天空是红火色的,地面也是火红色,观音庙消失不见,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火海。

  他分不清是幻境还是真实,慕兰清就站在不远处,依然对他冷笑着。

  “幻术吗?“

  地面出现许多骷髅兵,走路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他现在明白了,上一次撞鬼,并不是他运气太差,而是慕兰清有一种特殊的能力。

  “通灵……“

  通灵并非御灵,慕兰清的双眼只能让她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另一个世界的。

  同样,另一个世界的东西也能看见她。这个世界,是被神灵遗弃的废墟,当人或者生灵得不到轮回转世的机会时,就会停留在这个世界,眼前的一切,虚幻真实。

  分不清是真是假。

  他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存在,却无法触摸这个世界的边缘,除非,对方停止释放力量,才能将他从这个世界拉出来。

  在死亡面前,生命显得十分渺小,慕兰清以为他会害怕,恐惧,惊恐。

  他经历过边塞之战,害怕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他一把抓住慕兰清冷冷的说到。

  “死了也要拉你垫背,你这个疯女人。”

  这个世界只有阴森,恐惧,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看见与常人不一样的东西。

  那时候只有她自己能看到。

  后来,她发现只要将精神力集中,便能将附近的人同化,被同化之人也能看到她能看到的一切。

  她已经习惯了。

  “这样的世界,我从小就能看见,上次遇见的那个水鬼,也是我故意让你看见的。”

  慕兰清并没有因为秦州的谩骂而方寸大乱,而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但要解除幻术,就必须控制施展幻术本体,他缓慢移动着,直到靠近对方十米左右,他瞬间加快速度,猛的一下打在慕兰清的后脑勺。

  慕兰清晕过去了,眼前的一切消失了。

  慕兰清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慕府,急忙叫来丫鬟小云询问道。

  “我是怎么回来的?”

  小云吞吞吐吐不肯说,慕子千呆在一旁说到:“姐,说了,你可别生气!”

  慕兰清用命令的语气说到:“说。”

  “是秦州背你回来的。”

  慕子千本来不想说的,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怕什么来什么,慕兰清脸色铁青,人人都惧怕她,不是她长得丑,而是她的世界里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贪婪她美色之人,都会感受到来自异世界的恐惧。

  慕兰清气的将枕头砸向慕子千。

  “你说谁背我回来的”许是慕兰清没有注意听,想再次确认一下。

  “还能有谁,自然是秦州背你回来的,我可背不动。”

  慕子千一副嫌弃姐姐体重的表情。

  此时,慕堂秋一脚踏入女儿的闺房,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随机露出了神一般的笑容说到。

  “女儿,我已经找了媒人去找秦家说亲去了,秦州的父亲也是朝廷大员,将来可是前途无量。”

  慕堂秋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想把女儿嫁出去,因为慕兰清呆在慕府一日,慕堂秋就要饱受另一个世界带来的折磨。

  自从有了慕兰清的存在,慕府不断出现鬼怪魍魉,慕兰清的娘就是被直接吓死的。

  这种日子他过够了。

  “爹,女儿还不想嫁。”

  慕兰清直接开启了耍萌模式,可慕堂秋冷哼到。

  “你早晚都是要嫁人的,爹还想好好的安度晚年。”

  慕堂秋一心想把女儿嫁出去,奈何无人敢接手,秦州背着慕兰清回府之时,慕堂秋就打算再说亲。

  好不容易有个男子敢靠近她,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秦州刚来煜州,不了解情况,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事情办了,慕兰清长得又漂亮,就不信秦州抵挡得了这突如其来的的红颜诱惑。

  慕兰清将被子卷过来将头盖住,不理会父亲的话语。

  “希望他会被吓住。“慕兰清心里这样想着。

  秦府内……

  一个体态雍容的中年妇女,一脸香粉白蜡,手指上带着七八个戒指,一看就是土匪下山或者暴发户之类的。

  为慕府说媒不成功也能拿银子,陈婆极为乐意跑这件差事。

  云秀两姐妹坐于中央,秦州也被叫来坐在陈婆的对面,秦府刚来煜州城,云秀不想太得罪人,虽然还没打算给秦州说媒,陈婆主动找上门来,万万不可拒绝,说不定眼前的陈婆就给那个大官员保过媒,得罪了陈婆也就意味着得罪了很多人。

  “娘,儿子还不想成亲,所以你看这个是不是我就可以走了。”

  秦州被陈婆盯的头皮有些发麻,低着头看着手指在大腿上划来划去。

  云秀是过来人,自然是为儿子将来做考虑。

  一旁的云慧赶紧打圆场问到:“不知陈婆说的是哪家的姑娘?”

  “煜州慕家,慕员外的大女儿。”陈婆回应到。

  “不会是白水半城,慕王谢宋的慕家吧。”云慧这样问到。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就是慕员外。”陈婆大声说到。

  “慕员外的大女儿,年芳二八,长得不用我陈婆多说,秦公子艳福不浅,背着人家姑娘从千戟岭到慕府,你们都已经这样了,慕员外极为注重家府名声,才让我陈婆前来说媒。”

  陈婆和了一口茶缓缓气。

  云秀一眼瞪着秦州,感情自己儿子毁人家名誉,不得已才找媒人上门说媒,这事要是要让秦世麟知道了,肯定饶不了秦州。

  千戟岭是什么地,云秀多少也有耳闻,自己儿子与慕府小姐幽会千戟岭,然后慕府小姐晕倒,秦州将慕兰清背回慕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秦州玷污了人家姑娘清誉,这事传出去对慕家影响极坏,对秦府影响也不小。

  秦州如此做法,哪家姑娘还敢嫁入秦府。

  云秀对秦州没好脸色,转身让碧春给了陈婆十两银子说到。

  “还望陈婆转告慕员外,秦府一定上门提亲。”

  云秀一说,陈婆乐的笑不出花来,这要是真给慕府说成了一门秦是,慕堂秋还不得感激死死陈婆,好处肯定少不了。想起白花花的银子,陈婆就乐的受不了,带着她那庸俗的体态出了秦府朝慕府而去。

  陈婆走后,云秀冷声到:“跪下。”

  他折身便跪下,从小到大,他都很听父母的话,却也时常给父母惹麻烦,云秀嘴上管的严,心里确实十分疼爱的。

  “千戟岭鬼神莫测,那种地方是你去的吗?”云秀大声呵斥道。。

  “娘,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沉闷的说到,在云秀面前他永远是个乖孩子,从不敢违背父母的意愿。

  “知错就改,这门亲事你同意也行,不同意也行,毁了人家姑娘清誉,这可不是我们秦府干的事,我会派人去慕府提亲,这事没得商量。”

  他看了一眼云慧的表情,低头说到。

  “你们到时候可别后悔。”

  此时,山洞内。

  鹤苧呆在一个角落里,不敢四处走动,一不小心就会踩死地上的蜘蛛,她很善良,也很害怕。

  伏地魔蛛盘在蛛网上一动不动,看上去像是睡着了,只有无数的小蜘蛛在不停的蠕动攀爬。

  日久生情,人与动物都是一样。

  伏地魔蛛与鹤苧相处也有一段时日了,鹤苧是被伏地魔蛛抓来的,所以伏地魔蛛害怕鹤苧的报复。

  她最亲的人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亲人了,那个人为什么要杀她父亲,还有那个人,鹤苧发誓,一定要杀了他。

  鹤苧柔弱的眼神里散发着一丝戾气。

  她太弱小了,根本不可能做什么,所以她决定拜师,

  伏地魔蛛钻出地面,规规矩矩的爬在地面,此时,玉华道长正好走进洞穴。

  “求师傅收我为徒。”

  鹤苧显得极为乖巧,玉华道长一脸嫌弃。

  一道玄力将鹤苧抛向空中,重重的撞在墙上,鹤苧忍着痛又爬了起来,这已经是鹤苧第十二次的摔倒,玉华道长并没有怜悯她,而是一手抓住鹤苧怒吼到。

  “就凭你也配做我的弟子。”

  鹤苧再一次被摔倒在地,只有玉华道长不在的时候,鹤苧才会过得轻松一点。

  每次玉华道长出现,都如同一个噩梦缠绕着她,黑夜里,她从噩梦中醒来,又将坠入噩梦中去。

  内心善良的她几乎快要崩溃,一团血色将她包裹,一个阴冷的笑声在她的脑海里狂笑。

  “哈哈哈哈,快到本公子碗里来。”

  “求你不要,不要。”她再一次昏迷。

  这个世界有些冰冷,她只想找一处温暖的地方,可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她,让她在崩溃的边缘毁灭。

  意志被另一个意志吞噬着,这个世界容不下她,而那个她拼命的挣扎,想要冲破一切束缚,掌控这个全新的身体。

  玉华道长则是要将那个她逼出来,现在的她太懦弱,憎恨的传承不需要懦弱的扶持。

  只有血染与杀伐才能完美结合。

  玉华道长意欲将鹤苧训练成杀手,而现在的她太弱了。

  天生就不是冷血的心,只有斩断最后的牵挂才能成为一名杀手,所以她必须杀死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

  “你太弱了。”

  玉华道长双手悬背而立,鹤苧的恨意突然猛增,憎恨在体内聚集。

  “好,很好,我传你几句口诀。”

  玉华道长附耳小声的将口诀传给了她。

  几个月的功夫,她的力量以清晰可见的速度增强。

  不知过了多久。

  鹤苧感觉体内有一股热流。

  “坎离为水火之象,水济火,为济水,心肾为水火之脏,水宜升,火宜降。”

  水火只见一滴纯粹的内力拥挤而出,接着一连二,二连三,万物复苏,如春意朦胧。

  梅庄以折梅手为主,没有内劲作为基石,一切都是花拳绣腿。

  鹤苧吸起一块石子在指尖悬转,石子竟然在空气的摩擦中擦出一丝火花,最后化为一粒很小的沙子泯灭在指尖之上。

  玉华道长大惊,没想到鹤苧这么快就练成了,他自己足足的花了三年时间才勉强练成的,而鹤苧只用了不到一个月。

  这速度简直了。

  “离我想象的还差的很远,看来你并不适合习武。”

  玉华道长的话让她觉得失落,她每日睡的很少,几乎就没睡过,修炼的时间占据了她全部的一切。

  “你还缺少最纯粹的恨,因为你的心里还有一丝情的存在,所以只要在你心里停留过的人都要杀掉,一个不留。”

  她的灵魂就像受到刺激了一般,最怕的还是来了,所有的牵连,只是为了这一刻的斩断,骨肉相连的切割,这份血染足以让她崩溃。

  另一个她就会被彻底释放出来。

  软弱的她死了,无情的她便会重生。

  玉华道长的命令,足以让世人闻之疯狂,这得经历什么样的恨,才能有这般抉择,她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

  余世尧带给她的只是噩梦和痛苦,玉华道长带给她的却是千百倍的痛苦。

  “这上面的人一个不留。”

  玉华道长叠着一张白纸,她接过宣纸后,当眼睛看着上面的名字时,脸色顿时惊恐了起来。“不,师傅,怎么可能。”

  白纸上的名字,几乎概括了鹤苧认识的所有人,一个不漏,包括秦州在内,排在第一的名字并不是余世尧,而是杨泰,鹤府的老管家,秦州排在第四。

  余世尧排在了最后一位。

  这些名字,她从未与任何人提起过,此时却出现在她的手中。

  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

  又像是一个计划,而她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

  这个代价太沉重,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26】报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