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鹤敬忠

  第三十七章:鹤敬忠

  “杨管家好,我就在这里睡了一觉,下次注意。”秦州边说便侧身往走。

  “年轻人,可找到什么没有?”鹤敬忠突然这样问到。

  秦州一脸笑容瞬间恢复了严肃,杨泰顿时一脸怒气的看着秦州,大声骂到:“好啊,你到鹤府来究竟是做什么?”

  面对两人的质问,秦州也不在隐瞒,一手按着桌子,看着鹤敬忠的眼睛问到:“鹤大人,可否记得白楚令?”

  “白楚令。”

  鹤敬忠没有说话,口中饭直接吞了下去,看着秦州,久久的才问到:“你是白楚令的后人?”

  鹤敬忠没有想到这一天还是到来了,更没有想到的是白家的后人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当面质疑他,这个太久远的故事,鹤敬忠一直忘不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群官兵冲入鹤府,手持刀剑一进鹤府便四处搜寻。

  一位身穿府衙的府兵闯入书房,手中拿着一道手喻,对着鹤敬忠缓缓说到:“鹤大人,刺史大人有令,跟我们到大同府衙一趟吧。”

  鹤敬忠以前弹劾过煜州刺史余衿煊,今日余衿煊命人拿着抓捕手令直接逮捕鹤敬忠,有那么一点公报私仇的感觉。

  “你们凭什么抓我们老爷?”面对带刀的府兵,杨泰没有丝毫退缩上前大声问到,鹤苧也看见了府兵,急忙上来拉住鹤敬忠的衣袖叫到:“爹,怎么了,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全部带走。”

  府兵将鹤府上下五个人通通抓了起来,书房被翻了个遍,所有白纸都被府兵装在一个框里,连同五个人一同被带走了,鹤府也被官府查封,贴上白条,本来就冷清的鹤府一下子成了空无人烟的院子。

  抓捕鹤敬忠是余衿煊一手安排的,虽说煜州城内由吴王说了算,可余衿煊也有掌控军政大权的手令,这个手令是新皇赐予的,只需上报朝廷,无需请示吴王。

  封地上存在另一个掌管军政大权的人,本就不合乎情理,可吴王还就同意了,而且对余衿煊也十分友善,至今相安无事,以至于新皇拿吴王没有任何办法,眼前的煜州城,余衿煊的势力极其庞大,吴王也不得不退避三分,可吴王还是将煜州城管理的井井有条,对于余衿煊在煜州横行霸道,吴王却不与理会,总是安抚百姓,所以吴王在煜州的声望很高,老百姓们只知煜州有吴王不知长安有天子。

  大同府衙公堂之上,府兵翻找着鹤敬忠书房中有字的白纸,很快,府兵便在其中找到了写着一首诗的纸,余衿煊拿着纸让鹤敬忠看了一眼问到:“可是你写的?”

  鹤敬忠看到自己写的诗时,就知道这一切是有人故意陷害自己,可,那首诗确实是鹤敬忠惦念亡妻所写,知道的人并不多,余衿煊又是从何处知晓这首诗的出处。

  “太渊飞鱼不化龙,你胆子可真不小,这诗你都敢写,你是龙,当今天子诗什么?”余衿煊猛的一拍桌子,将台上的令箭往地上一扔说到:“每人先打二十大板,打完再问。”

第三十七章:鹤敬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