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面纱

  第四十六章:面纱

  秦州略微点头,接着独自一人顺着小路前行,走了二十多步的样子,忽见流水从小木桥下流过,而对面的雨亭中,一个半纱遮面的女子坐于雨亭内,秦州刚要顺手去摘取过道内的花,苏眉却坐在原处说到:“花落自羞,花香宜人,秦公子是执意要这花提前羞涩枯萎吗?”

  苏眉的话没有指责的意思,就是让秦州不要让花提前枯萎,含蓄的让秦州不要摘花,秦州自然不会在苏眉面前失态,多少人求之而不得,今日苏眉却成全了秦州,其实秦州也有所吃惊,为什么苏眉要选择自己而不是傅山岳,相比傅山岳来说,秦州不过是一个小官的儿子,要不是傅山岳好交友,估计秦州连见傅山岳都比较困难。

  秦州移步雨亭,坐于苏眉对立面,看着一溪流水说到:“下雨雨亭,下雨雨停,苏姑娘对这雨亭情有独钟啊。”

  苏眉只是一笑,立刻就明白了秦州的意思,就是说苏眉从接第一个客人开始,一直都在雨亭中,没有新意。

  “世人都好春色,唯独秦公子不喜雨亭。”白苏一摸香茶,滚烫的热水细流入壶,一股清香开始弥漫,秦州不懂茶,可问这味特别宜人,于是好奇的问到:“姑娘这茶可否让我瞧瞧?”

  读物思人,借茶传情,秦州的要求让苏眉无法拒绝,凝迟了片刻,白苏将装茶的木盒轻拿轻放在秦州面前,细语到:“秦公子若是喜欢,待会送秦公子一盒茶叶。”

  秦州打开木盒,仔细的看着木盒中的茶叶,再看了看苏眉的手,接着端起茶叶靠近鼻子闻了问,突然秦州感觉鼻子瘙痒一个喷嚏打出,秦州的手自动下移,喷嚏的气流直冲苏眉,突如起来的喷嚏让苏眉戳不及防,喷嚏的气流将苏眉的面纱掀起,一张毓秀的脸出现在秦州眼里,咋一看秀色可餐,这仔细一看又觉得哪里不对劲,秦州还特意凑近了瞧瞧。

  喷嚏气流过后,面纱落下,秦州收回了目光。

  “好看吗?”苏眉冷冷的问到。

  秦州不语,柔了柔鼻子,带着一丝歉意说到:“苏姑娘,实在不好意思,昨夜小感风寒,失礼了,失礼了。”

  秦州哪有感冒,喷嚏也是故意的,就是为了看清苏眉的脸,结果秦州看到的是一张从没有见过的脸,虽然清秀绝伦,却透着一股怪异的美。

  苏眉也是斜眼看了看,手指缓缓移到耳边,直接将纱巾取下,一张完整清秀的脸庞显露在秦州面前,秦州若是呆了一下,自叹到:“难怪人人都想一睹姑娘容颜,奈何姑娘半纱遮面,唯独今日我有幸一睹姑娘沉鱼落雁之容颜。”

  秦州的话是赞叹,同样也是亵渎,虽然没有手上动手动脚,却在心里开始了龌龊不堪的想法。

  秦州抱着木盒,看着苏眉的脸,忘记了茶香宜人,苏眉端起茶杯给了秦州一个提示,秦州这才端起茶杯与苏眉一同共饮。

第四十六章:面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