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血染

  第五十二章:血染

  “这慕员外的大女儿,年芳二八,长得不用我陈婆多说,秦公子艳福不浅,背着人家姑娘从千戟岭到慕府,你们都已经这样了,慕员外极为注重家府名声,这才让我陈婆前来说媒。”陈婆和了一口茶缓缓气。

  云秀一眼瞪着秦州,感情自己儿子毁人家名誉,不得已才找媒人上门说媒,这事要是要让秦世麟知道了,肯定不了秦州。

  千戟岭是什么地,云秀多少也有耳闻,自己儿子与慕府小姐幽会千戟岭,然后慕府小姐晕倒,秦州将慕兰清背回慕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秦州玷污了人家姑娘清誉,这事传出去对慕家影响极坏,对秦府影响也不小,秦州如此做法,哪家姑娘还敢嫁入秦府。

  云秀对秦州没好脸色,转身让碧春给了陈婆十两银子说到:“还望陈婆转告慕员外,秦府一定上门提亲。”

  云秀一说,陈婆乐的笑不出花来,这要是真给慕府说成了一门秦是,慕堂秋还不得感激死死陈婆,好处肯定少不了。想起白花花的银子,陈婆就乐的受不了,带着她那庸俗的体态出了秦府朝慕府而去。

  陈婆走后,云秀冷声到:“跪下。”

  秦州折身便跪下,从下到大,秦州都很听父母的话,却也时常给父母惹麻烦,虽然嘴上管的严,心里确实十分疼爱的。

  “千戟岭鬼神莫测,那种地方是你去的吗?”云秀对着秦州大声问到。

  “娘,以后再也不敢了。”

  秦州沉闷的说到,在云秀面前秦州永远是个乖孩子,从不敢违背父母的意愿。

  “知错就改,这门亲事你同意也行,不同意也行,毁了人家姑娘清誉,这可不是我们秦府干的事,我会派人去慕府提亲,这事没得商量。”秦州还看了一眼云慧的表情,低头说到:“你们到时候可别后悔。”

  而,此时,一个山洞内,鹤苧按照师父的吩咐学会与伏地魔蛛相处,可伏地魔蛛一溜烟就钻到地下去了,根本不给鹤苧相处的机会,至于朱琦为什么能让伏地魔蛛听话,伏地魔蛛对于朱琦也许是害怕,朱琦的话就是命令,若是不听,后果就是受尽折磨。鹤苧天生善良,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只会看到她温柔的一面,对于地下的伏地魔蛛,鹤苧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它们浮出地面。

  日久生情,人与动物都是一样,伏地魔蛛与鹤苧相处也有一段时日了,当初鹤苧是被伏地魔蛛抓来的,所以伏地魔蛛有点怕鹤苧的报复,一个朱琦就够他们受的,再加一个鹤苧,伏地魔蛛一想就觉得后怕,干脆躲在地下不出来,换做朱琦,它们绝对不敢,因为朱琦能把他们震出来弹在墙上,让它们无处可逃。

  突然,伏地魔蛛钻出地面,规规矩矩的爬在地面,而此时,朱琦正好走进洞穴。

  “弟子拜见师傅。”

  鹤苧显得极为乖巧,朱琦则是一脸嫌弃,鹤苧给朱琦的感觉不是可爱,而是懦弱,无能和白痴的形象。

  一道玄力将鹤苧抛向空中,重重的撞在墙上,鹤苧忍着痛又爬了起来,这已经是鹤苧第十二次的摔倒,朱琦并没有因此而怜悯她,而是一手抓住鹤苧怒吼到:“这算什么,在我眼里,你如蝼蚁一般,杀你父亲的人何曾有过怜悯,那个脚踏你的男人又何尝有过怜悯,你的家奴对你的不止是笑,而是祈求,祈求你给他们一条活路,你若只是一个卑微下贱的人,没有人会怜悯你,可笑的怜悯,可笑,简直可笑。”

  鹤苧再一次被摔倒在地,只有朱琦不在的时候鹤苧才会过得轻松一点,那个梦一直缠绕着她,黑夜里,她每每从噩梦中醒来,又将坠入噩梦中区,所以她不让自己睡去,而,内心善良的她几乎快要崩溃,一团血色将她包裹,一个阴冷的笑声在她的脑海里狂笑。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求你不要,不要。”鹤苧再一次昏迷,这个世界有些冰冷,而鹤苧只想找一处温暖的地方,还有不要在做那个噩梦,可那个噩梦一直困扰着她,让她在崩溃的边缘毁灭,意志被另一个意志吞噬着,或许这个世界容不下她,而那个她拼命的挣扎,想要冲破一切束缚,掌控这个全新的身体。

  朱琦则是要将那个她逼出来,现在的鹤苧太懦弱,憎恨的传承不需要懦弱的扶持,只有血染与杀伐的结合。

  朱琦就是要将鹤苧训练成一个杀人机器,训练成一个为所欲为,彻底在这个世界嚣张跋扈的人,而现在的鹤苧还缺血染的浸泡,来自亲人,朋友,或者爱人的血染吞噬。

  “将我教你的功夫演示一遍。”朱琦双手悬背而立,鹤苧的恨意突然猛增,内息在体内极速流转,几个月的功夫,鹤苧的内息就以清晰可见的速度增强,这是唯一值得朱琦兴奋的源头,朱琦自然不会表露在脸上,仍旧一副嫌弃的眼神看着。

  只见鹤苧头颈效法乎乾,取其刚坚纯粹,足膝效法坎离为水火之象,水济火,为济水,心肾为水火之脏,水宜升,火宜降,水火只见一滴纯粹的内力拥挤而出,接着一连二,二连三,万物复苏,如春意朦胧。

  梅剑山庄虽以折梅手为主,可没有作为基石的纳卦经,一切都是花拳绣腿,根本足以在江湖立足。鹤苧吸起一块石子在指尖悬转,石子竟然在空气的摩擦中擦出一丝火花,最后化为一粒很小的沙子泯灭在指尖之上。

  朱琦大惊,没想到鹤苧这么快就练成了,若是在以前朱琦可是足足的花了三年时间才勉强练成的,而鹤苧只用了不到三个月,这速度简直了。

  “离我想象的还差的很远,看来你并不适合习武。”朱琦的话让鹤苧觉得失落,鹤苧每日睡的很少,几乎就没睡过,修炼的时间占据了她全部的一切,没想到朱琦还是不满意。

  “你还缺少最纯粹的恨,因为你的心里还有一丝情的存在,所以只要在你心里停留过的人都要杀掉,一个不留。”鹤苧的灵魂就像受到刺激了一般,她最怕的果然还是来了,所有的牵连只是为了这一切的斩断,骨肉相连的切割,这份血染足以让鹤苧崩溃。

  朱琦留下的抉择,足以让世人闻之疯狂,这得经历什么样的恨,才能有这般抉择,鹤苧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开始有点后悔拜朱琦为师,余世尧带给她的只是噩梦与痛苦,而朱琦带给她的更是千百倍的痛苦,还有这份痛苦的抉择。

  “这上面的人一个不留。”

  朱琦叠着一张宣纸,鹤苧接过宣纸后,当眼睛看着上面的名字时,脸色顿时惊恐了起来。“不,师傅,怎么可能。”

  宣纸上的名字,几乎概括了鹤苧认识的所有人,一个不漏,包括秦州在内,排在第一的名字并不是余世尧,而是杨泰,鹤府的老管家,秦州排在第四,余世尧排在了最后一位。

  这些名字,鹤苧从未与任何人提起过,却依然出现在鹤苧的手中,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又像是一个计划,而鹤苧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而鹤苧不得不利用下棋人的手来达到她自己的目的,而,这个代价太沉重,几乎让鹤苧喘不过气来,要不是发生了太多的事,鹤苧也不会这般艰难的抉择。

第五十二章:血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