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秦州开始后悔为什要知道真相,不然母亲也就不会离开,一切还如往常一样,接二连三的悲痛压着秦州有些喘不过气来,云秀就像一双大手护着秦州,如今大手没了,秦州感觉赤裸的站在大家面前,秦州跪伏在母亲的床前,双眼无神,就这样发呆。

  “我们就不要去打扰他,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那她?”云慧特意的看了看慕兰清,宦平摇头,拉着云慧离开了。

  此时的秦州如同一尊木雕,趴在云秀的床边,看着带着一丝微笑的母亲,那种痛,是没有泪水的,并非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是沉寂在那一刻的悲伤里,久久无法逃离。

  云秀是秦州生命里最重要人。

  慕兰清也感受到了秦州内心的伤痛,突然有一种与其共同分担的想法,往日的慕兰清喜欢作恶,可看见此时的秦州,突然萌生出了一种探知的欲望。

  他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想知道,可他似乎很难过,慕兰清伸出手触摸秦州的脸,秦州有了一丝反应,可,此时的秦州对于一席依人的慕兰清,只是若若的看了一眼,便又沉寂在那无比绝望的悲痛里。

  连母亲的死,都找不到一个仇人来泄愤,只能憋在心里,慢慢的折磨自己,不过是再多几道伤口,痛与很痛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说话只能显得格格不入,唯一的安慰便是一直守候,或许是那一份婚约,让慕兰清没有了顾虑,觉得秦州便是自己以后的男人,所以,看见秦州过度悲伤,有一种想要去安慰他,不知不觉,慕兰清的头便躺在了秦州的肩上,就这样睡着了。

  直到清晨,树林中的蝉鸣,秦州微微睁开眼睛,却发现慕兰清躺在身旁,本要伸手去弄醒她,却又不忍心,只好一动不动等着慕兰清醒来。

  秦州身体一动,慕兰清便有了感觉,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秦州的身上,脑子里回想了起来,顿时有略显尴尬。

  居然是自己主动的……

  慕兰清心如猫爪,这要是传出去了,以后还怎么见人,突然,慕兰清又安静了下来,现在的场合,似乎不太适合说这些。

  慕兰清醒来第一时间便保持了一定距离,两人的关系又多了一份微妙的联系,此时的秦州,父母双双离去,除了伤痛,别无其它。

  “你也别太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你父母也不想看见你这个样子。”慕兰清安慰道。

  许是,秦州过的太如意了,父母的离去,就像一道雷火从天而降,打的秦州措手不及,也没有办法调节自己的心情,而慕兰清的守护,让秦州有了一丝暖意,这份暖意正在逐渐扩大,慢慢的祛除秦州的那份悲伤。

  煜州城内的一处民宅中……

  小梅正忙着晾晒衣服,突然门被打开,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外,小梅兴奋的叫到:“小姐,你还活着。”

  门外的人自然是鹤苧,此时的她脸色暗沉,没有一丝表情,看上去犹如一个黑洞,将所有目光吸食殆尽,小梅疾步来到鹤苧身边,一把抓住鹤苧的手臂,带着喘息的兴奋说道:“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杨叔,小姐回来了。”

  小梅将鹤苧回来的消息告诉杨泰,鹤苧的神情有了一丝纠结,内心深处却出现了一个声音,杀了她,杀了她,没了这些牵绊你才能更进一步,才能手刃仇人,杀了她!

  就在小梅最开心的时候,一道玄力化作气刃刺入小梅胸口,鹤苧的双眼顿时有了一丝悲伤。

  “不”鹤苧一声大叫。

  杨泰听到小梅的呼叫,立刻出了门,却看见一把气流如刀锋从小梅的身体里穿了出来,口中,胸口红色的鲜血溢出,没有一丝挣扎的失去了生机。

  “小梅……”杨泰惊恐的叫了一声。

  只见,小梅的身体从气流锋刃中滑出倒地,而,手持气流锋刃的人,杨泰再熟悉不过了,鹤苧是杨泰从小看着长大的,如今的鹤苧却让杨泰感觉到很陌生,还有一丝冰冷。

  “小姐,小梅做错了什么,你为何要杀她?”

  还在犹豫什么,杀了他,拜托束缚,做一个正真自由的人,内心深处的声音再次出现,善良的鹤苧在身体里被束缚着,被抽搐灵魂封印在最底层,永远无法浮出水面。

  只是感觉一阵风吹动,杨泰的身体便被气流锋刃穿过,而鹤苧口中说出来一个名字:“下一个,秦州。”

  煜州出现了三具尸体,衙门已经封锁现场,一时间,这个消息迅速的传开了。

  秦州送慕兰清离开大门,转身回到府中,忽然秦州感觉到背后突然出现一个人,回头一看,是鹤苧,上前两步说道:“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而此时,慕兰清袖口里的小梳却感受到了一股杀气,一般武功平凡的人是感受不到杀气的,但处于灵魂状态的小梳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份实质性的杀机。

  “主人,他好像有危险。”

  慕兰清与小梳相处很久,这份默契还是有的,主人,看来你得动用全力才能救他。

  鹤苧已非往日的鹤苧,秦州自然不知道这些,只是觉得有些对不住她,秦州看着鹤苧,虽然感觉对方怪怪的,可能是她父亲死了,对她的打击比较大,一时间还不能走出,父亲死亡的影子,秦州何尝不是,突然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秦州挪步向鹤苧走去。

  突然,四周房屋瞬间变幻,如同堕入地狱了一般,如此变幻,秦州自然知道是慕兰清在远处动用了瞳力,在千戟岭的时候,秦州曾见识过,可今日为何。

  秦州只见一道气流锋刃正靠近自己,如此速度,秦州想躲也无法躲开,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秦州尽本能的抓住鹤苧的手,气流锋刃穿过秦州的衣襟,刺入皮肉之中。

  痛,一股剧烈的痛感……

  这并非幻境,而是真实存在的世界,一个被神灵遗弃的世界,灵魂停留在这里,过着漫天无日的风景,只是这一切太过于凄凉罢了。

  鹤苧也在被秦州握住的那一刻僵住了,秦州的手就像一盏灯,照亮鹤苧内心的独白,只是因为秦州曾出现在鹤苧的心里,所以灭心之劫,秦州必死,否则鹤苧就死。

第五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