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黑狼山,地处煜州城西北方,有山势之险,又有丛林深藏,几个人藏于其中,很难将其找出,没有足够的人手,很难将黑狼寨一网打尽。

  “等一等。”秦州叫道。

  三人停住了脚步,贸然前进,只会落入马贼的陷井,上一次,若不是秦世麟拼命搭救,秦州估计已被马贼当场撕票,这一次,又是同样的场景,前进,无疑是在找死。胡朝峰还以为有情况,四处探望,发现四周并没有什么动静,紧张的情绪瞬间放松下来,撇了一眼秦州道:“一个土匪窝而已,怕了?”

  胡朝峰是官,黑狼寨是贼,若官怕贼,这个世道不就乾坤颠倒,黑白不分了吗,这,只是胡朝峰的个人想法。

  “我们只有三个人,恐怕……”杨凤琳毕竟是女子,虽然女扮男装,胆子却无法装扮,胆小是女子的通病,女子遇上马贼,轻则名节不保,重则丢了性命。就在三人犹豫之际,十几个马贼手持大刀出现在四周。

  跑,已经晚了,秦州与胡朝峰张开双臂护住杨凤琳,紧紧的盯着十几个马贼,胡朝峰冷眼一扫,手中大刀缓缓拔出,然后跨步冲了上去,而,同时,一张巨网将三人笼罩,一下子将三人紧紧的包裹在一起。

  “今天,注册了六个人,够我们吃半个月的了。”一个马贼大声说道。

  马贼吃人,秦州与胡朝峰自然不信,完全是吓唬人的,可,杨凤琳的神情有些颤抖,若若的说了一句。“他们不会真吃人吧。”

  “这,你也信。”

  秦州虽然被马贼抓过一次,后来对马贼也是极为关注的,不过秦州发现,黑狼寨的马贼似乎很少作案,也没有出现过马贼杀人的案子,而,两次碰到马贼都是极其凶恶的存在,是官府无能,还是没有人报案,或者是马贼已经强大到能够控制整个煜州的局势,导致没有人敢报案,后来秦州才知道,不是没人报案,而是马贼压根儿就没有做案,一个不曾作案的马贼会吃人,说理也说不通。

  黑狼寨的马贼有三处疑点,秦州一直想不通,一是,朝廷不剿匪,二是,既然不剿匪,为何不诏安,虽然是土匪,只要经过思想改化,开疆扩土还是有所作为的,而,第三则是,马贼不作乱,只是囤积于黑狼山,四周的村民还能领银子,不抢劫便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又何来银子发给村民,一切就像一个谜团一样缠绕不清。

  唯一能解释的便是,黑狼寨的背后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支持,否则这庞大的财政开支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更重要的是,聚集大部分年轻力壮的男子意欲何为,私自募兵可是要被灭九族的,如此大的罪名,没有巨大的利益作为回报,估计没有人会这样做。

  或许,今天便能解开这个谜团。

  三人被五花大绑,押往黑狼寨,从外面看,黑狼寨就像一个破损的山寨,可这一进黑狼寨风景就完全不同,统一的军事设备设施,如同一个练兵场,关键是,这里是黑狼寨而并非兵营,私自训练则视为造反,如此一来,这黑狼寨明显要与朝廷对着干,扩充势力就不足为奇。

  再次相见,朱二毛一脸惊讶,上一次被秦世麟劫持的仇,现在是时候报了,邪恶的眼神看着秦州,冷言道:“小子,又栽在我的手上,你爹死了我看谁还来救你。”

  朱二毛手持皮鞭,猛的朝秦州身上抽去。

  “啊”

  皮鞭落在秦州的身上,忍不住还是叫了出来,衣服贴着肉,一条红色的印记出现在秦州的胸口至腹部,皮肉出现血丝,皮肤寸裂显露出红色的血肉,一鞭抽完,接着又是一辩。

  “啊”

  一条深红的印记出现在秦州的胸口至腹部,皮肉寸裂,血液透过血肉钻了出来,透过衣服逐渐扩大。

  “虎落平阳被犬欺,不让我回到煜州城,不然,我定会向大人死谏围剿你们黑狼寨。”胡朝峰看不下去,大声的吼道。

  “回去,你们还有回去的机会吗?”朱二毛笑的很阴森,带了一丝狂,黑狼寨除了腾跃甲就是他最大,在这里他朱二毛就是天王老子,惹他,就是找死。

  朱二毛愤恨的朝胡朝峰抽了一鞭,胡朝峰咬紧牙齿,一声不吭,直接硬接下了一鞭。

  “住手。”朱二毛扬起皮鞭准备再次抽打时,被腾跃甲叫住了。

  “大哥,这小子上次让我吃了一些苦头,不打他消消气,以后我还怎么在道上混。”朱二毛手中的皮鞭并没有落下,悬在空中许久,只为得到大哥一句话,最后失望的落下皮鞭,一脸不甘心的模样。

  “把他们都押到后面去。”

  腾跃甲有绝对的话语权,马贼毫不犹豫的将三人押到黑狼寨后面,与之前的三人关在一起。

  “进入。”

  马贼不耐烦的将三人推入木牢中,彦于津三人闭着眼养神,突见有动静,睁眼一看,秦州便出现在眼前,随着马贼一关牢门,六人相互看着,瞬间沉默了几秒。

  “三位大人,你们怎么也被抓进来了?”秦州一脸惊奇,大理寺对于秦州来说可谓不是一般人,能入大理寺入职的人没两把刷子,根本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就算不是武艺超群爷必须是才硕古今,像彦于津便是十八年前的金科状元,其思维缜密,想象力丰富,就连太宗都曾称赞他是个奇才,当今陛下更是非常器重他。

  秦州心里,彦于津如同神一般存在,可还是被马贼抓住了,看见秦州,三人也是一阵苦笑道:“哎,我等性命是小,煜州有人居心叵测是大,自古封王就是一大隐患,如今恐怕免不了一边血雨腥风。”

  彦于津一开始就怀疑李恪,如今在他的封地出现了秘密的训练军营,要说他没有贼心,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就算陛下再念兄弟情义,谋逆大罪,又如何赦免吴王的死罪。

  “为何朝廷一直没有出兵剿匪?”秦州突然问道。

  彦于津沉凝片刻后说道:“那是因为,朝廷没有收到煜州任何匪患奏折。”

第六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