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6章 词曲

  “词曲内容可记得?”风莫邪坐起身,目光炯炯地望着洛辰。

  “记得,怎会忘记!如今王妃在宫宴上的曲子已成了戡陵时下最当红受捧的曲目了,茶楼酒肆每天都有人在弹唱,可没有谁能真正唱出王妃的意境来。”兴致高昂地谈及此处时,洛辰的情绪突然变得低沉,似是惋惜,似有不解……可还是缓缓说着词曲的内容。

  “一时间,尘封了千年的过往,轮回中,已觉醒了新生,

  即使魂穿千年,物是人非,还是那般清冷,那般孤寂。

  纵有众星捧月,依旧落寞。喜也好,厌也罢。不近人,人不近。

  无论今朝,无论往昔,一切都将湮没。

  死何俱!活为何?千年难悟千年烦扰。

  月夜孤影与你对饮,一杯敬相知,一杯敬相随。

  这世间传说着一种瑰丽与壮阔,

  飞蛾愿为一份希冀扑向烈火,虽死无悔。

  心若冰石,亦想赴火,是化冰为水?是炼石成金?

  参不破这封印与枷锁,迈不出这清冷与孤寂。

  也许,注定了的人生是命运的另一种修行。

  也许,不被苦痛所侵噬是封印和枷锁的守护。

  无言独对明月,能知否?能明否?

  能知否?能明否?”

  “王妃可有说这是何曲?”风莫邪若有所思的问。

  “回主子,没有!”洛辰的眼神忽然黯淡了下去。

  风莫邪扯了被子缓缓躺了下去,淡淡地说了声“都下去吧!”

  风莫邪只觉得心隐隐作痛,有想摆脱的勇气,却有着摆不脱的无奈,只能与月相交相惜,孤寂落寞,生无恋死无悔,不断挣扎着,结果只能伤痕累累的认命。

  胸口一阵憋闷,喉中腥甜直往上冲,风莫邪旋即侧身床边,一口闷血吐了出来。

  刚想召洛辰收拾,不想沈星月刚好进来看到这一幕,呆呆地望着风莫邪,半天不语定在了门口。

  风莫邪无奈,不想被看到偏巧就能遇上,真是无巧不成书,怕什么来什么。

  “王妃!”风莫邪柔声喊道。

  沈星月茫然无措地看着地上那滩殷红的血迹,心口传来丝丝缕缕的刺痛,越来越强,越来越烈。她忙转身跑了出去。

  “主子,莫桑先生说您身体没什么大碍,自昨晚到现在这已是第五次了,真的没事吗?”洛辰拧着眉一脸担忧,手脚麻利地擦拭着一地的血渍。

  半晌风莫邪才淡淡出声,“是本王急切了。无碍!”

  洛辰微怔,随即脸色发白,惶恐地看向风莫邪,“主子,您自己在运功剥离渊虺?莫桑先生说您不可动灵力的。主子――”活辰的语气里充满哀求。

  主子这么急着剥离渊虺是为何?一般来说怎么也要两三年后剥离呀。您再强大也得等上一年才好啊!洛辰心中不解,他家主子到底在急什么?

  风莫邪蹙眉,烦燥地摆了摆手躺了回去,“收拾妥当就下去吧。”

  看来近期是不能再运功了,断的筋脉虽已愈合毕竟时间尚短,裂的筋脉因为强行运功,愈合的裂缝已隐隐有了裂痕,得想个万全之策才行。风莫邪捏了捏眉心暗自思忖着,以至于沈星月站在床边也没注意到。

第86章 词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