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失传多年的秘法

  据老爹说。今天中午我在河边遇到的那具提线木偶是从他的主人那儿失控跑出来的,杀伤力并不强,老爹几人很容易地把那只怪物用火烧死了。

  老爹有些担忧,“一个两个都好说,如果这种秘法如果被大规模地应用到成千上万的人群中,还真的不好办,何况今天遇到的这个还是失控的,如果是一群被操控的人形木偶,它的威力将会跟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差不多。”

  我心头一凛,如果当真那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现在有没有什么线索?”

  老爹沉重地说:“这种秘法曾经在我们穆家族谱中出现过。”

  “什么?”

  “这种秘法是将生人的魂魄活活抽出来,放入主人的意念,以此来操纵人形木偶的行动。”

  我睁大了眼睛,穆家族谱里怎么会记载这么阴毒的术法?穆家本就是游走在阴阳两界的世家,处理这种白事本就很容易积累业障,如果沾染这种残忍阴骘的术法,那更是灾上加灾,祸上添祸了。

  “两百多年前我们家族出现一个天分极高但是行事乖张狠厉的人,他的妻子儿女被仇人所害,尸骨无存,一夜间家里只剩下他一个。自此之后,他闭门不出,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研究出了这一套取人魂魄,练成木偶的邪术,随后带着这些木偶大军杀到仇人家中,这些木偶大军力大无比、刀枪不入而且训练有素,顺利将仇人灭门了。他了却了这段血海深仇,了结了心愿之后就自刎了。之后,因为这个术法太过阴毒狠辣,所以当时的穆家家主就把这个术法封了起来,并且规定穆家子孙世世代代都不得用这种禁术。”

  “可是两百年后,木偶术怎么会突然出现?”我的心猛地提了起来,“难道是穆家人做的?”

  老爹沉沉地看了我一眼:“没错,这种木偶术只可能是从穆家族谱中来的。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有穆家人在豢养这群木偶大军。刚才你太爷爷去仓库查看过了,记载木偶术的那本古籍已经不翼而飞,因此罪魁祸首说不定就在我们中间。”

  我打了个寒颤,老爹的话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

  虽然我不喜欢这个人情冷漠的家族,但是这种身边隐藏着惊天阴谋家的感觉真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老爹笑了两下,安慰我:“别瞎操心了,看今天那个木偶,他的主人段位应该不高,木偶人的反映速度、杀伤力等等完全比不上两百年前的那位天才,我和太爷爷商量过了,这件事先秘而不发,不要对外公布发现木偶人的秘密。在暗中慢慢察访,以免打草惊蛇。”老爹伸手摸摸我的长发,说道,“你操心也帮不上什么忙,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我的嘴角勉强扯起一个笑容,不过我想这个笑容肯定很难看吧。

  也是,我对法术什么的一窍不通,还是个天生就吸引鬼怪的聚阴之体,好好呆着不要拖老爹后腿就好了,又能指望我帮什么呐。

  老爹才四十出头,却比同龄人显得更加苍老,两鬓竟稀稀疏疏地冒出了一些白发,我的鼻子止不住有些发酸。

  当天下午,老爹就带着我离开穆家村,回到自己城里的家中。

  老爹把我留在家中,就出门忙活了。我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了一下,几天不在家灰尘落得到处都是,等我终于收拾好了,已经快五点了。

  老爹打来电话,说今晚就不回来了。

  我知道,他是在调查人形木偶的事情。老爹嘴上没说什么,但我知道他心里是非常重视的。

  这个家表面看上去是个普通的店铺,但是厉害的降妖除魔的法器也不是没有,家里的门窗上贴了太爷爷亲自画的驱鬼符,一般的孤魂野鬼根本没办法闯进来。我一个人也不害怕有什么恶鬼跑过来找我的麻烦。

  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我也不想做什么菜,从厨房里翻出一包泡面,煮了也就凑合一顿。草草吃完了晚饭,我到书房温习了一会儿功课,这两天都在老家,功课一个字没碰,落下了很多。

  除了数学,我各科功课都还不错,虽然不算班级上出类拔萃的,但都处于中上水平。明天就是数学老师每周测验的时候了,我可不想被那个变态老师抓住把柄,专心致志地做起数学作业。

  做完两张数学卷子,我直起身,伸了个懒腰,这些数学题算得我头都要炸掉了,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明天还要上课,得快点睡觉,要不明天测验的时候非得打瞌睡不可。

  我匆匆洗漱了一下,走进卧室,刚打开卧室的灯就吓了一跳,他穿着一袭黑衣,是古时候的那种款式,单手负后而立,戴着那张面具低着头翻动着我下午换下来随便扔在床上的衣物。

  他白皙纤长的指尖挑起我的单薄的贴身衣物,微微偏了头,一脸戏谑地看着我。

  我脸色白了一阵又红了一阵,赶紧冲上去把我的衣服抢了下来。

  他沉沉地笑出声,“又不是没看过,害羞什么。”

  我的脸烧的厉害,躲闪着他的目光:“你怎么来了?”

  “走进来的。”他轻轻一挥手,床上凌乱的衣物像被一阵风卷起一样的全被扫到了地上。

  也是,太爷爷的法力怎么能跟这位北冥至尊的鬼界老大抗衡,你看,人家随随便便就闯进来了。

  他伸手打了个响指,房里的灯“呲啦”一声熄灭了。

  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我推入他的怀中,他的怀里冰冷刺骨,我如坠冰窟,被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的眼神紧紧盯着我的侧脸,我慌乱地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我明天还要上课……”再像前两天那么折腾我,明天的数学测验我就真的要挂了啊。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些不悦:“作为我的冥婚妻子,你要有点自觉。妻子该尽的义务你一项都不能少。”

  我哑口无言,他说得对。我是他冥婚的正式妻子,手上还戴着他给我的骷髅戒指,确实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的这种要求。

  他手指轻轻一弹,房间里的灯光暗了暗,映照着我雪白的肌肤,我埋着头低声说:“等……等一下。”我努力挣脱他,从床头柜上拿来今天从药店里买的药,慌乱的扯开外包装,就要往嗓子里咽。他冰冷纤长的手指伸了过来,拿过我手里的药片,扫了一眼药盒上的名称,冷冷一笑:“你不想给我生孩子?”

  我知道,他又要说生儿育女是我作为妻子应尽的义务和责任了,但是我还在上学,如果怀孕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出去见人了。别人指指点点的眼神我已经受够了。

  我沉默着不说话,他轻声冷哼了一下,手指上燃起的幽冥火焰将药片燃成青烟,消散在空中。

  “你以为……这种愚蠢人类发明的东西,对我有用吗?”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滑下脸庞,砸在被子上,他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别哭了,在你上学的时候,我不会让你怀上灵胎。所以这种东西,你也不需要。”

  我匆匆擦干净眼泪,只要不怀孕,让我能像正常人一样上课学习就好了。他冷冷笑着,重新将我压在身下,一点一点将我吃干抹净……

  

第9章 失传多年的秘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