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奇怪的数学老师

  次日,我被闹钟叫醒,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不对,是没有其他……鬼。

  室内那一阵欢好过后的迤逦气氛在,提醒着我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懵然半响,总算回过神来,闹钟显示已经七点一刻了,我撑起身子,腰部以下的部位酸胀难忍,火辣辣的感觉还在。我的眼眶热热的,咬了咬牙,再耽误下去就要迟到了。

  起身洗漱时,看着镜子中那个面容憔悴、脸色青灰发白的女孩子,明明只有十八岁,青春活力、朝气蓬勃这些形容词就已然不适合我了。

  天天跟个鬼滚床单,他不是人,当然可以不眠不休,但我是个正常人,会不会阴气入体,早早死掉啊……

  我严重怀疑江傲天是想这样天天缠着我,让我阴虚至死,这样就可以永远跟他在一起了。

  想到这儿我就一点胃口都没有,在冰箱里拿了瓶牛奶就出门了。

  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我的心情乱糟糟的,嫁给鬼……我的人生就像一个黑洞,一眼看过去,全是黑暗,没有光明。

  踩着上课预备铃声进了教室,班主任瞪着那双像铜铃一样大的牛眼睛死死横了我一眼。我又没迟到,真不知道干嘛用那么凶的眼神瞪我,纯属吃饱了撑的。

  非要我提前半个小时来才行吗?

  同桌傅莉莉热络的跟我打了声招呼。她是我高中唯一的好朋友,天生胆子大的惊人,即使我被传的像个怪胎,她仍然能无所顾忌地跟我做朋友。我也不知道该说她艺高人胆大,还是天生缺根筋。

  她拿了本书遮住嘴,转过来跟我说话:“你这两天都去哪里了?”

  也就是回了趟老家、嫁了个鬼老公,还遇到了个恐怖的木偶怪物。

  还真是再见面她还是青春无敌美少女,我却成了个残花败柳已婚人士……

  “老家有点事,回去处理完了。”

  傅莉莉点了点头,忽然指着我的脖子“咦”了一声:“你老家蚊子倒是很多嘛,这么红。”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来,一枚红彤彤的印子镶嵌在我的脖子上。是他昨晚在我的脖颈间留下的烙印。我脸色一红,赶紧把衣服往上扯了扯挡住那枚“红草莓”,跟傅莉莉结结巴巴地解释:“老家……穷乡僻壤的,别的都没有,就是蚊子特别多,这两天回老家都是去喂蚊子去了。”

  傅莉莉天生少根筋,从抽屉里翻出个风油精递给我,也没再追问。

  班主任在讲台上“砰砰”敲了敲,警告的说:“安静安静!上课了还说什么话!一点纪律性都没有!”

  傅莉莉在前排同学的掩护下大大丢了个白眼,小声嘀咕:“明明只是打了预备铃,还没有正式上课,凶什么凶啊!”

  “傅莉莉你在嘟囔什么!别以为我没听到。”

  傅莉莉赶紧坐直身子,一本正经的大声回答:“报告老师!我刚才在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汲取知识了,请您开始上课吧!”

  我简直对她的随机应变佩服的五体投地,瞎话真是信手拈来啊,说的那么夸张,也不想想老师会不会相信。

  班主任冷冷哼了一声,倒也没再说什么。

  好不容易下课了,傅莉莉抓过我的右手一脸好奇:“刚才就看见你带着这个戒指,”她看了看,抖了抖身子,“这个骷髅戒指还挺特别的……”

  阴气森森的,能不特别嘛。

  “不过看起来还真的挺非主流的嘛。没想到你喜欢这种调调。是不是学校门口十元店里面淘换的。”

  这……

  不知道江傲天要是知道他留下的信物被一个凡夫俗子当成是市值十块人民币的非主流配饰会是什么反应。

  “哎,灵儿,这个骷髅戒指怎么还会发光?好特别哦。”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应该是装了红色的小灯泡吧。那个商家做工还挺细致的嘛哈哈哈……”

  “现在小饰品市场的竞争压力也挺大的嘛。”

  “是啊哈哈……”

  ……

  到了我最讨厌的数学课,而且今天要连续上两节数学课,真是烦透了。数学老师简直是我最厌恶的老师,没有之一。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天天顶着那快秃顶的头发,仅剩的几根头发还油腻腻的贴在头皮上,满脸横肉,肥头大耳,简直比天蓬元帅还猪八戒。

  他的发型被我们戏称为“地方支援中央”,很猥琐的发型。

  第一节数学课是测验课,我盯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数学题目,只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冒金星,明明昨晚都有认真复习,为什么一放到数学卷子上就完全搞不清出状况了。

  跟傅莉莉一起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两个学渣自求多福吧。

  稀里糊涂地做了半个小时,数学老师宣布答题时间结束。数学老师拿到全班的卷子,犀利地瞥了我一眼,顿时我有种非常不详的直觉。只见他从那一大摞卷子里面抽出一张,迅速扫了一遍后,把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穆灵儿,你看看你这张卷子!你怎么做的,乱七八糟,最后一道大题直接一个字都没碰!还坐着干什么!给我站起来!”

  果然。

  我迅速站了起来,酸软的腿却抖个不停。

  “站没站相,还没罚站几分钟就都成那个样子,像什么话!给我站到外面去!罚站一节课!”

  我在心里诅咒了他一万遍,收拾了书本灰溜溜的站到教室外面罚站去了。数学老师喋喋不休的声音传了出来,我把上半身靠在墙壁上休息,本来就快要散架的身子被数学老师逼着罚站,我真是太郁闷了!

  我昏昏沉沉的站着,下课铃在我千呼万唤中终于打响了。教室的门从里面被人推开,我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站直了身子,只是双腿还在微微打着哆嗦。

  “今天下午放学后,去我办公室找我,我单独给你说一下这个题目。”

  想让我听题目,还让我在教室外面罚站,直接让我在里面听课不就得了吗?

  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果然外表像猪头,脑子也跟猪头差不离。我在心里咒骂了他一百遍,面上却不显出来,向老师据了个躬就回教室了。

  

第10章 奇怪的数学老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