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 狠心的母亲

  傅莉莉胆战心惊的打了他爹的电话,我将傅莉莉送上他爹的车,傅莉莉抓着我的双手依然在剧烈颤抖:“灵儿,我送你回家吧,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我的眼泪都快吓得掉下来了,江傲天手上提着那只鬼,一言不发地跟着我们,傅莉莉看不见,但是我看得见啊!那只女婴就像被剥了皮的小野兽,浑身皱巴巴的。

  我赶紧送走傅莉莉,转身眼神仍然不敢往江傲天的手上看,战战兢兢地问他:“你……你怎么还不把她送走。”再看下去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恶心的要命啊!

  江傲天玩味的嗤笑了一声,告诉我,我刚才答应女婴要帮她找到自己的家,答应了这些鬼魂的要求,就会被这些孤魂野鬼跟着,这些孤魂野鬼都是心有执念,才徘徊阳间不愿离去。

  只要完成了他们的要求,那鬼才能放过我。听完后,我恨不得反手甩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怎么就这么嘴欠!为什么当时就顺嘴答应了呢!

  那只女婴鬼的双眼慢慢流下浑浊的血液,我的心脏被猛地拽了起来,眼泪被吓得汹涌地掉了下来。

  江傲天手上一用力,那女婴尖叫一声,乖乖变成了原来天真可爱的正常女婴的模样,白皙细腻的脸庞,红润的双颊,圆滚滚的双眼滴溜溜乱转,咿呀咿呀张着的小嘴吐着口水泡泡,那可爱的样子跟刚才恐怖的模样真是截然不同!

  这、这是幻术吗?好迷惑人!

  “胆子这么小,还要逞能到处乱跑。给我添乱。”

  我委屈地撇了撇嘴,我也不想啊。要不然怎么叫意外。

  旁边一个中年男人看着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赶忙躲开了。

  我摇头苦笑,在别人眼中,我会独自一人说话、独自一人笑、独自一人哭,不是怪咖就是白痴。

  江傲天带着我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手指屈起,画了个符,符咒发出耀眼的白光,再睁眼的时候,我们已经回到房间。小女婴自觉地爬到角落,乖乖地看着我。她这个正常的样子看的我舒服多了,想想如果没有意外死掉,她应该也是这么可爱、无忧无虑的成长,是家里的小公主,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吧……这么想着,我的心中涌起一阵不忍和同情:“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吗?”

  “我只记得我的妈妈带着我到了刚刚那间房子,先是好温柔的给我唱了一首催眠曲,然后双手扼住了我的脖子,渐渐收紧,后来我的意识就慢慢模糊起来了。”

  我顿时震惊了,这女婴是被自己的妈妈亲手掐死的?!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她的妈妈怎么狠心杀死自己仍在襁褓中的女儿?

  虽然我的母亲在我出生时就去世了,但是老爹总是捧着妈妈的照片,跟我说她在怀我时的幸福和美满,即使母亲早逝,但她对我的爱不比老爹少,我实在难以想象有母亲竟能杀死自己的孩儿。

  不过……我以后会有孩子吗?

  人和鬼诞下的宝宝会是什么东西?半人半鬼的怪物么?如果能生出健健康康的正常宝宝就好了7……

  忽然我心中有点发慌,我竟然开始考虑起自己和他的后代了?

  江傲天淡淡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这女婴的母亲是个高中生,未婚先孕,生下这女婴之后迫于压力,将她带到厕所里掐死了。后来这女婴怨气未消,魂魄滞留在自己的死亡之地,只要遇到与自己的女婴年龄相仿的女孩子就会显形,但好在没有害命。”

  女婴蹲在脸上,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有点不忍,这女婴的悲惨经历真是太让人怜悯了,可是我手上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帮她找妈妈……

  我懊恼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江傲天手掌一翻,出现一扎牛皮纸,递给我,我愣了一下,抬起头不解地望着他,江傲天轻挑眉毛,说:“上面有她妈妈的基本资料。自己没什么本事还敢随便答应孤魂野鬼的话,真是自不量力。”

  我欲哭无泪,谁知道随口说的一句话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多麻烦!真是应了那句话,祸从口出。赶紧打开牛皮纸,上面金线描绘的字体隐隐流动,记载了那个女孩的基本信息。原来她是我同校高三(二)班的学姐刘玲玲,上面还清楚写着她的家庭地址和联系电话。

  没想到现在冥府的办公方式还挺与时俱进的,时代真的是在不停地发展啊!

  有了江傲天这个强大的靠山,不光能驱邪镇鬼,还能获得一手资讯,也太便捷了吧?自己这算不算利用职权走后门……我抬眸偷偷看向身旁的男子,他的脸上戴着面具,琢磨不出表情。

  江傲天……这是不是关心我?

  屋子里有太爷爷的符咒,即使有江傲天在,女婴也不能呆得太久,他往女婴的印堂处轻轻一点,让女婴在房子周围徘徊游荡,但不可离去,也不能害人、捉弄人,否则去了地府必定狠狠受罚。女婴乖乖的点点头,不声不响的退下离开了。

  我心中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江傲天还有点人性,要是自己的房里飘着这只鬼,今晚睡着是别想了。

  “我帮了你这么多……你应该怎么报答我?”他长腿迈近,将我牢牢困在墙壁和他的胸膛之间,墙壁很冷,但他的胸膛却比墙壁寒冷彻骨一百倍,他的手指伸过,抚摸上我细腻光滑的脸颊,我忍不住恨恨打了个寒颤,惊恐的抬头看他:“你干什么?”现在可是大白天,他不会想想在……

  他忽如其来的动作让我困惑,更让我无地自容。

  我的羞耻感一阵阵涌来,把我的心一把揪住,闷得我喘不过气来。

  他的手指一用力,抬起我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下来,他冰冷的胸膛紧紧靠着我的。我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透过朦胧的双眼,她的眸子里涌现着汹涌的暗流,仿佛要融化我的血肉,将我的筋骨一节节、一寸寸煅烧、融化。

  他的双手紧紧扼着我的腰,霸道,不留一丝丝留恋和怜惜,在我的口腔里肆虐,带来一阵阵要命的颤栗和酥麻,一次次将我带上天堂,又再次沉入地狱。

  迷迷蒙蒙间,他在我的耳边冷冷地留下一句话:“以后别再惹下这么多麻烦。否则……你会很辛苦。”

  我想睁眼,但是只能徒劳地动了动自己的手指。

  ……

  等我起床后,依然是我一个人。这个渣鬼吃完就走人,一点情分都不讲。我忿忿地咒骂了他一声。换上长衣长裤,把自己的手脚包裹的严严实实后走下楼,老爹正跟一个打扮风流的花花公子谈生意,仔细一看,竟然是那个在医院里遇到的公子哥二世祖。

  他看到我也愣了一下,马上走过来,摆出一张花花公子的风流笑容,朝我伸出手:“你好,小姐,我们真有缘分,又遇到了。我叫陈韦明,很高兴认识你。”

  老爹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捏的嘎嘣作响:“陈先生,我们也很有缘分啊哈哈哈。”

  陈韦明的脸上露出一副狰狞痛苦的神色,努力将自己的双手从老爹的魔爪中挣脱出来。

第23章 狠心的母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