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4章 化妆盒里的古怪(四)

  我无奈苦笑了两声,我是一介凡人,能与冥界神祗结为夫妻已经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如果没有他,自己早就已经命悬一线,确实没有理由,也没有立场奢求太多。

  黑无常飘了过来,严肃的说:“娘娘,你跟帝君大人闹别扭,苦的可是我们这群在帝君大人手下办事的。”

  白无常“嘻嘻”笑了一下,附和着:“这两天帝君大人脸黑跟八爷似的,像个定时炸弹,谁都不敢招惹。娘娘你可行行好,给我们这些辛苦打工的一条活路。”

  我奇怪极了,这是什么意思?正要开口,黑白无常已经晃动着铁链拉着那住女鬼消失在白雾中。

  送走了那只可怕的骷髅女鬼,老爹跑到三楼取了那只木制化妆盒下来,这化妆盒与里面的木数字都是槐木,五行属阴,可以附鬼,老爹在化妆盒底部一阵摸索,“啪嗒”一声打开里面隐藏的机括。

  我惊讶的睁大了眼,没想到化妆盒里面还另有玄机。

  弹出来的夹层底部刻着黑白无常的画像,栩栩如生,乍一看就有种从地府里冒出来的阴森鬼差的感觉,我摸摸手臂,皮肤上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爹从弹出来的夹层里面掏出了几块黑乎乎的零碎骨殖,从布包里翻出一个贴满符咒的密封塑料袋,把这些零碎骨殖放了进去,我毛骨悚然,“这些骨殖……不会是刚刚那个女鬼的部分遗骸吧?”

  老爹点点头,冷笑着说:“你那同学的奶奶还真够狠的,不仅要把情敌活剐至死,连死后都不放过那个女人,把她的骨殖放在这化妆盒里,还用这黑白无常的画像困住她的魂魄,让这女人生生世世都不得轮回,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孙女竟然把这化妆盒翻出了,反而把这骷髅女鬼放了出来。”

  自古人心最令人恐惧,什么鬼魂都不如一颗恶毒阴狠的人心造成的破坏力大。

  老爹啧啧摇了摇头,说道:“最毒妇人心,嫉妒别人的美貌就把她的皮肉片片分离,死活死后都不让她轮回。这种恶毒的老妇人去了地府有她好受的。”

  生人如若在阳间犯下罪孽,即使当时不吐露实情,或者欺上瞒下以逃过法网和惩戒,在阳间所犯的罪恶立时显现,自会根据自己的罪孽和业障打入不同的地狱受苦楚。

  肖梦琪的奶奶因为怨恨自己的丈夫肖三郎在外私设外宅,私养小妾,嫉妒那女子的美夺去了丈夫的宠爱和关怀,因而痛下杀手且行事如此狠辣,死后必定在地狱受尽自己应尽的惩罚。

  有些人总是仗着权势、地位和金钱在阳间行事不仁不义,猖獗无度,自以为能瞒天过海,然而,“人在做,天在看”,生前无论何等权势滔天、家财万贯,死后自己犯下的罪孽终觉要偿还。

  陈光福是如此,肖梦琪的奶奶也是如此。

  第二天一大早,我走到肖梦琪和顾阿姨的门口,一把将门上贴的黄符撕了下来,刚打开门,一个手臂长的花瓶就朝我的脑袋直直砸了过来,我惊得叫了一声,好在身后的老爹身手矫健,将我往后一拉。

  我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小心脏:“肖梦琪,你干什么啊!谋杀救命恩人啊!”

  肖梦琪和顾阿姨两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地从角落走出来。我撇了撇嘴,肖梦琪在学校厉害的跟个女霸王一样,现在吓成个这个样子,外强中干,欺软怕硬。

  “我们都办好了,接下来不会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出来吧。”

  肖梦琪哆哆嗦嗦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拉了拉我的袖子问:“那女鬼已经被你们收了?”

  我点点头。

  她的脸色煞白地没有一丝血色,双眼布满血丝,显得狰狞恐怖。很显然,昨晚她并没有休息好。

  “她为什么要缠着我?我也没干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

  我大大翻了个白眼,她是忘了自己在学校欺凌弱小的优秀事迹了吗?前不久她还兜头泼了我一盆新鲜腥臭的狗血呢。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也许你看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聚少成多,可能就会给自己的命运造成不小的变化和影响。”

  肖梦琪面上连连点头,但是我看的出她有些不耐烦,不想听我说话,我有点无语也有些小小的不爽,有求于人的时候笑脸相迎,一旦利用完了就把别人丢在一边,是把我当成利用工具了吗。

  我有些不高兴,不想再呆在肖梦琪家中片刻,只淡淡地跟她说:“三楼的化妆间被那女鬼弄得乱七八糟的,你等会自己收拾一下,我们把你那个木头化妆盒带走了。”

  肖梦琪摆了摆手,巴不得我们赶紧把那个丧气的东西带走。

  老爹把我送回古玩店之后,开车出去处理那骷髅女鬼的骨殖。昨晚与那骷髅女鬼缠斗了半天,身上满是腐臭和阴寒的气味,我钻到浴室里用特制的药材细细洗了一遍,我们这种终年游走在阴阳两界的家族里常年备着特效药材,如果沾上阴气,用此清洗身子可以消毒、除秽。

  洗完身子,全身神清气爽,我钻到被窝里美美的补了个觉。昨晚折腾了那么久全身真是又酸又麻。困倦的厉害。

第34章 化妆盒里的古怪(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