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卧房内,顾玖正依偎在青梅怀里,颈项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

  当顾玖见到顾大人那一刻,眼泪唰的一下落了下来。

  她无声哭泣,泪眼朦胧,眼中满是孺慕之情。她一脸病弱,让人见之生怜。

  见到顾玖,顾大人先就惊了一跳。

  他对这个女儿,不怎么上心。女儿病了,他也没来看过几回。

  只是没想到,短短一两月没见,顾玖竟然病弱成这般模样。

  都说顾玖在养病,看她这模样,病没养好,反倒是将身体给养坏了。

  顾大人顿时皱起眉头,之前心里头对顾玖的怒火,转眼间消失了一大半。

  不过他依旧板着脸,“怎么回事?”

  顾玖示意青梅扶着她起来,一脸虚弱地给顾大人行礼,“女儿以后不能在父亲身边尽孝,请父亲见谅。”

  “胡言乱语。有病就好好养病,寻什么短见。简直是瞎胡闹。”

  顾大人语气虽然严厉,话语中却也透着父亲对女儿的关心。

  顾玖凄凉一笑,眼泪缓缓的,一滴一滴落下。这个模样的顾玖,是那样的委屈,无助,让人看着无比的心疼。

  “不是女儿胡言乱语,即便女儿今日不寻短见,只怕也活不了几日。”

  说完,顾玖这拿起手绢,捂着嘴,咳了起来。

  露在衣袖外的一截手臂,干瘦细长,根本不像个十四五岁小姑娘该有的样子。

  顾大人紧皱眉头,重新打量顾玖。这是他的女儿?为何养病却越养越弱。大夫不是说,只是一般的风寒吗?

  谢氏站在顾大人身边,见状,赶紧说道:“二姑娘,你可不能乱说啊!你还小,就不要胡思乱想。赶紧上床上躺着,把药喝了。”

  顾玖扫了眼依旧跪在地上的桃红,轻声说道:“回禀太太,我不敢喝药。”

  “生了病,怎么能不喝药。你这孩子,性子就是倔。”谢氏明着关心,实则是在指责顾玖耍小性子,闹得人仰马翻,不像话。

  顾玖轻咳一声,整个人越发显得赢弱不堪。

  她微微垂首。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拼演技,顾玖自认还不曾输过。

  上辈子不曾输过,这辈子也不会输。

  自她凌晨醒来,就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岂能让谢氏随便两句话就给终结。

  “太太误会了。不是我不肯喝药,而是不敢喝。”

  谢氏怒斥,“又在胡说八道。大夫特意给你开的药,怎么就不敢喝。你是在指责大夫的医术不到家,还是在指责我和老爷没有照顾好你?”

  “我……”

  “你简直就是胡闹!大夫早就吩咐了,要好生养着。你看看你将全家人闹得不得安宁,连老爷都被你惊动了。你还不知错吗?”

  谢氏连珠炮问,顾玖无声落泪,楚楚可怜。分明就是一个被继母苛待的可怜小姑娘。

  谢氏暗道,小丫头片子,整天就知道哭哭哭,晦气。等老爷走了,再收拾你。

  顾玖弱弱地望着顾大人,“父亲!”

  这一声父亲,是何等的绝望,伤心,恐惧,惶惶然。

  谢氏见状,怒气横生。还敢装,她张口就要怒斥。却不料,顾大人却突然抬手制止了谢氏。

  顾玖望着顾大人,自醒来后,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琢磨顾大人的性格,这场戏要如何演,才能打动他。

  顾大人顾知礼,官居三品,现任晋州刺史一职。

  顾大人能够在如此年纪身居高位,一来靠自身能力,二来靠祖萌。

  顾大人的父亲,也就是顾玖的祖父,同现在的平南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

  平南侯是嫡长子,顾玖的祖父是嫡次子。

  后来,两兄弟分家,顾玖的祖父别府居住。两家在京城的府邸,就隔着一道院墙。

  说起来,顾玖也算是侯门之后。

  而顾大人自小在侯府长大,见多识广,内宅阴私,多少知道一点。

  所以当顾玖露出恐惧的眼神时,瞬间触动了他心中某一个角落。

  “二丫头,你刚才说,你不是不肯喝药,而是不敢喝药,为何?”

  “老爷……”谢氏着急。

  顾大人摆手,制止谢氏说话,甚至还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俨然一副要耐心听顾玖讲述的态度。

  顾玖福了福身,就这个简单的动作,都累得喘气。

  她虚弱的模样,越发说明,她之前说不敢喝药,只怕真的有内情。

  顾玖拿着手绢,擦掉眼泪,“父亲容禀,女儿病了后,一直都是丫鬟桃红负责煎药,喂药。

  女儿每每喝了药,便觉困倦。睡醒后,又觉身体沉重,心慌气短,胸闷,总是喘不过气来。

  一开始,女儿只当自己身体弱,受不住药力。只是时日一长,如今女儿连床都下不了。

  女儿也曾问过大夫,大夫说女儿只是一般的风寒。可是为何病情却越来越沉重。女儿本不想多生事端,更不愿怀疑身边人。但是今日……今日……”

  顾玖泣不成声。

  顾大人问道:“今日怎么了?”

  “今日女儿才知,女儿名为府中嫡出二姑娘,但是在某些黑心烂肠的人心里,只怕连个丫鬟都不如。她们恨不得女儿早点死,死了她们也就不用日夜伺候,轻轻松松再找个新主子。”

  “此话何来?”

  顾玖擦掉眼泪,指着放在置物架一角的药材包,“若非亲眼见到,女儿也不敢相信,世上竟然有如此恶毒之人。她们都巴不得女儿早死。”

  谢氏插话,“二丫头,话可不能乱说。这府中从上到下,一切井井有条,每人恪守职责。何来黑心烂肠的人?又有谁敢巴不得你早死。”

  顾玖柔声说道:“太太整日忙着管理府中大事,芷兰院的情况有所疏忽在所难免。那起子黑心烂肠的人,见太太不曾过问芷兰院,自然就生出了二心。”

  “老爷,你听听这话,她这是在指责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够关心她啊!老爷明鉴,妾身每日操劳,管教子女,何曾懈怠过。”谢氏拿着手绢,擦着眼泪,一副被人冤枉,伤心欲绝的模样。

  顾玖轻飘飘地说道:“太太误会了。正是因为太太日夜操劳,人都累瘦了,我才不敢拿身边的小事打扰太太。若是让太太分心,那便是我的罪过。”

  谢氏还要说,顾大人却懒得听。

  他抬手制止,“将置物架上的那包东西拿来。”

  管家顾全亲自上前,取下药包。

  顾大人板着脸,“打开!”

  药包打开,里面全都是药材,而且明显发霉变质。

  瞬间,顾大人脸色便沉了下来。

  青梅当即跪下,“请老爷为我家姑娘做主。今天奴婢奉命前往库房拿药材为姑娘煎药,库房婆子直接将这些药材丢给奴婢。

  奴婢要理论,婆子却说平日桃红拿的就是这样的药材给姑娘煎药,反正吃不死人,凭什么奴婢就能特殊。奴婢无法,只能先将药材拿回来。”

  “你胡说!”桃红突然大叫起来,“老爷明鉴,奴婢从来没有拿过发霉变质的药材煎药给姑娘服用。”

  青梅却说道,“奴婢若有一字虚言,必遭天打雷劈。”

  桃红面无人色,指着青梅,“你为何要害我。我知道了,你记恨我取代了你的位置,所以伺机报复我。我要和你拼了。”

  桃红扑向青梅。

  青梅夸张大叫。

  “拦住她!”顾大人大怒。

  小厮们扑上去,三两下控制住桃红,顺便堵住她的嘴巴。

  顾大人狠狠拍着桌子,太不像话了。

  自己的闺女,就算他不上心,也不允许下人如此糟践她。

  还有这个叫桃红的丫鬟,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当着他的面就敢打人,可想而知,平日里是如何嚣张。

第4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